返回

【海贼王】恋爱哪有一帆风顺(剧情NP)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8.索隆的愁绪
    朦朦胧胧之中,似乎听到闹铃声。有一个潜意识告诉自己应该起床上班了。
    废了好大劲睁开眼睛,眼前有个绿头发的男人看着她在说话。
    半响,意识回笼。
    因为治愈术的关系梦梦成功撑到天光破晓,在远远能看到岸边港口的时候因为体能不支陷入昏迷。现在看着周围明显是医院的样式,梦梦意识到她得救了。
    少女眨了眨眼睛,对着少年剑士露出一个明媚的笑容。
    “索隆,我活下来啦!”
    剑士松了一口气,然后表情放缓,嘴角也勾了起来。
    “嗯。”
    经过这一次事件,梦梦深深感到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要是天生拥有凯多老师的体质,别说尖钉,核爆都不在话下。
    于是积分第一需求马上就变成了如何提高身体素质。
    索隆把梦梦安全送回商船队驻地酒店以后就补觉去了,梦梦沉浸于索隆居然守了她两天叁夜没有合眼的感动中,完全没有注意索隆在出门的时候不自然地停顿了一下才离开。
    梦梦此刻只关心积分结算。
    生死一线的时候,拿了积分就马上换技能,完全没有细看结算界面。印象中好像有新结算事项。还有索隆的心愿算是完成了吗?好感度有进一步提升吗?
    打开系统界面,【索隆】图标由透明变成了浅绿色,图标底部依旧落着点点绿色光点。所以这好感度算是过了一个阶段到新的一轮了吗?心愿也消失了。
    梦梦赶紧把这几天的结算翻出来,才看了两行,笑容就止不住要扬到耳根。
    啊啊啊啊啊!把脸埋进枕头里,自己闹了个脸红,“索隆这个人,也太绝了,我的少女心呜呜呜。”
    除了日常和声望的结算,新增的4条为:
    达成成就:【少年剑士的初吻】,触发条件:少年时期的罗罗诺亚·索隆出于真心的亲吻。积分奖励:5000。
    完成心愿:【不要死】,完成条件:在重伤情况下完好无损的存活下来。积分奖励:12000。
    完成心愿:【想让她再次露出笑容】,完成条件:对索隆展露笑容,并被对方认可。积分奖励:6500。
    完成罗罗诺亚·索隆好感度等级解锁,解锁奖励1000积分。好感度提升方式请自行探索。
    即使昏迷两天没有做日常,梦梦的总积分也变成了28480分。梦梦感慨,索隆让我一夜暴富,积分大头全是索隆提供的。
    翻开商城,寻找体质增强的道具。从药丸到药浴,从广播体操到锻体秘术。暂时性和长期才能有成果的被排除后,只剩下两个选项,一个是3000积分的【吸魂幡】,说明:以他人肉身锻幡,投入越多回报越大。这也太邪教了!而另一个是25000积分的【被祝福的肉体】,说明:吸收一切魔法元素提升体质,与强者切磋事半功倍。
    可惜没有试用,也没有退款。梦梦纠结再叁,先花10积分买了一个【强体丸】,说明:吃下此丸,你感觉身体强壮了一点。
    和糖豆一样的药丸躺在梦梦手里,梦梦一口吞了下去,感受了一下。
    ……
    什么感受也没有!
    所以强壮了一点就真的只是一点吗!!?
    好家伙,商城明明白白表明什么叫做好货不便宜,便宜没好货。
    老老实实花2万5买了【被祝福的肉体】,刚一扣完积分,梦梦就感受到了更纯粹更蓬勃的魔法元素。意识一动,魔法元素就缓缓流动到身旁。
    本来大病初愈的梦梦还觉得有些虚弱,不一会儿就感觉自己被魔法元素滋润得精力充沛,跑个800米体测一点问题都没有。
    梦梦想哭,真贵,真好。
    但是这个说明里和强者切磋事半功倍又是什么?强者身边倒是有一个,就是和索隆打架…她怕是不想活了。
    肉体强壮度是有保障了,但是遇事总不能全凭抗打性吧。手里捏着3470分,买什么都不够,突然脑子灵光一闪,想到最开始被她嫌弃贵,现在嫌弃上不了档次的海军六式。
    岚脚和指枪,叁千五和五千。超预算了,放弃。
    一千五的铁块是不可能铁块的,这辈子都不可能铁块。君不见强如罗布·路奇都被铁块坑死。总觉得这个技能自带倒霉buff。
    最后梦梦买了1200的剃和1800的纸绘。我打不过,我还不能跑了吗?只要我跑得够快,伤害就追不上我。
    结果买完之后大呼被骗,原本以为是技能不难所以便宜,结果买完出现了说明:掌握了海军六式剃、纸绘,本世界武力道具熟练度请自行提升。
    只剩下480积分的梦梦悲痛哀嚎,虽然我是富婆,但是我好穷。
    哀嚎归哀嚎,本着国人“来都来了,买都买了”的原则,还是老老实实练习了起来。
    索隆的睡眠时间一向很短,比起休息他更倾向于把时间花在提升剑道之上。所以即使是两天叁夜没有睡觉,对他来说也不算什么。
    只是睡了3个小时,索隆就转醒了。窗外阳光明媚,有不知名的小鸟在树枝上跳跃着发出清脆的叫声。
    看着那只雀跃的小鸟,脑海里不由自主浮现出梦的笑脸。索隆握了握刀,心想她真的太弱了。
    不带任何滤镜,单纯的武力评价。
    可转念一想,别人活了16年,有家族里的保镖跟着从来没出过事,怎么转头到了自己手里不过一天就差点丢了性命。
    可他不知道,亨利·梦之前的16年,连一块平民的土地都没有踏足过,是货真价实的笼中金丝雀。
    索隆只觉得胸中郁烦,有一股不知名的陌生的情绪拧着他。这股情绪从梦说不是他的错开始就盘旋在他胸口,守着昏迷的梦的时候想不清楚,这会梦没有生命之忧了他仍想不清楚。
    他讨厌复杂的事物,于是把一切归结于自己过于弱小。
    挥刀吧,到能斩断一切的时候就没有迷茫了。
    短暂思考了一下,拜托的事情已经完成,可以再次上路了。
    可是握住门把手的时候,脑子里想的却是不告而别是不是不太好。
    对了,还没告诉她,他在她昏迷的时候把她父母的白骨葬在了哪。
    那…告诉她以后再上路。
    如此说服自己的时候,那种拧巴的感觉又上来了。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拧巴,也不知道为什么离开梦身边的时候会下意识期望她叫住自己。
    正在自我纠结的时候,房门被轻轻敲响。
    本就握着门把手的索隆立马打开了门,门外的梦梦显然没有想到开门那么快,被吓了一跳。
    但很快她又露出了那种无忧无虑的笑容,看着那样的一张笑脸,索隆一句告别的话都说不出来。
    “你是起了吗?还是我吵醒你了?”梦边说边自然地走进屋里,索隆只好随着她回转至屋内。
    “没,我已经起来了。怎么了?”索隆接过梦递过来的两瓶龙舌兰,她又给他酒,她总在给他酒。
    他突然脑袋灵光了一下,意识到梦在讨好他。然后就想到她躺在他怀里的告白,觉得这酒有些烫手。
    “我有一件事想拜托你…”似乎遇到她,她就一直在拜托自己事情。
    “嗯?”但是他想听听她接下去要说什么。
    “因为我太弱啦!给你添了好多麻烦…”索隆听着眉头就扭了起来,但是梦接着说,“我从魔法书里找到几个能保命的技能,想拜托你陪我练习,我想变强!”
    “练习?”
    “嗯嗯。”少女走上前,抓住索隆的手臂,“拜托啦!我会开给你报酬…或者别的什么也可以…”
    心中那股烦闷消散了一些,索隆打断她,“不需要,我答应。”
    就…做完这件事再说吧。
    ———————————————————————
    再剧情一章,是连着的3章h,如果喜欢求收藏求评论求珠珠,谢谢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