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海贼王】恋爱哪有一帆风顺(剧情NP)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33.会面
    从第三天开始,贝克曼弄来一条小船,他带着梦梦在鲜为人知的小岛中穿梭,他们通常停留一个早上或者下午又再次启航,他的航线越走越偏僻。
    梦梦不知道是不是有人追在他们后面,她也不去过问,在贝克曼对她伸手说我们该走了的时候,乖巧地把手放进他的手心,和他离开匆匆看过的岛屿。
    每一次醒来,贝克曼都会将红色药丸递到她的嘴边,梦梦总是毫不犹豫地吞下,再用魔法元素将药物包裹起来,不吸收其中药性。
    这个过程会让她恍惚一下,然后她就会发现头脑里多了几段虚假的记忆。
    从相识到相恋,从相恋到结婚,贝克曼编织了一个完整的背景故事。
    有那么两次,梦梦想过和贝克曼谈一谈,可她刚刚表现得清醒一些,贝克曼就哄骗着她再次吃下药丸。
    如她所料,分毫不差。
    于是梦梦再也没有“清醒”过。
    第五天的夜里格外寒冷,梦梦裹着小毯子缩在贝克曼的怀里。
    “下一个岛是去冬岛吗?怎么这么冷。”
    贝克曼看了看漆黑的海面和暗淡的星光,调整了一下航向,伸手抱紧梦梦。
    “遇到寒流了。”他低头看她,“困不困?困了就睡吧。”
    梦梦确实困,她从毯子里探出一只手,伸进贝克曼的披风里搂住他,“贝克…”
    “怎么了?”贝克曼蹭了蹭她,他脸上的胡渣扎得梦梦有些痒。
    “哎呀!好扎!”梦梦夸张地捂住半边脸。
    “好啊,嫌弃老公了是不是?”
    贝克曼笑着故意拿下巴蹭她,逗得梦梦咯咯直笑。两人笑闹了一会儿,梦梦伸手勾住贝克曼的脖子,她吧唧一口亲他脸上,“我好喜欢你,贝克。”
    贝克曼垂了垂眼,“我爱你。”
    他重新拿毯子裹住她,“睡吧,亲爱的。”
    梦梦没一会儿就睡着了,贝克曼抱着她偶尔看一看航向。
    他离约定的岛屿越来越近,但他越来越抗拒。
    “还有两天……”
    黑夜中,船只轻轻靠岸了,他没有去计划中的岛屿,而是转向了一个无人居住的荒岛。
    最后的时光,还是想两个人独处。
    把船锚丢进水里,贝克曼直起身看了看黑夜中的小岛,是个夏岛的样子,气温也很适宜,梦梦应该会喜欢。
    不知道岛上有没有危险,贝克曼刚想铺开见闻色,就看到树林里走出来一个熟悉的身影。
    贝克曼蹙了一下眉,然后他看着那个身影快步走过来,他没有动,只是掏出一支烟点燃放进嘴里。
    深深吸了一口又吐出烟雾,贝克曼无奈笑了笑,“还是被你追上了。只剩两天了,你就不能再等等吗?”
    与他约定在另外岛屿等待的男人出现在这里,贝克曼其实并没有惊讶,他总会被人追上的,只是他没想到会那么快。
    他的船长握着格里芬,抬眼看他。
    “小姑娘呢?”
    贝克曼指了指船舱,“睡着了,我们稍微走远一点谈谈吧。”
    香克斯跳上船,“我需要见到人。”他说完就往船舱里走。
    贝克曼咬着烟跟在他身后,“我不会伤害她的…”
    香克斯回过头来,冷冷看了他一眼,“你对我说谎了,贝克。”
    小船的船舱里只放得下一张折迭床,梦梦裹着小毯子躺在上面。
    香克斯进来一眼就看到了她,小姑娘闭着眼看起来睡得很安稳。
    他蹲下来,摸了摸她的脸,四处看了看,似乎一切正常。
    贝克曼沉默地靠在门口抽烟,他的眼神落在梦梦身上,左手放在裤兜里握着那瓶红色药丸,一开始满满一瓶的药已经只剩几颗。
    “她刚睡下没多久…”贝克曼开口,“让她睡吧,你可以白天再和她谈。”
    只要药效过去,她什么都不记得。
    这段时光,能够留在他的记忆里就可以了。
    可是,还是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身体里的器官扭曲着,像是吞了铅,贝克曼觉得他喘不上气。
    确认小姑娘平安无事后,香克斯看向了他最信任的伙伴,他揪住他的衣领,低声质问他,“你他妈到底想干什么啊!贝克!你说只是找她谈谈,结果直接把人带走了!”
    贝克曼握住香克斯的手腕,“我们出去谈吧。”
    香克斯看他一脸平静的表情就来气,推搡了他一把,怒气冲冲地出了船舱。
    贝克曼跟在香克斯身后,他的烟已经燃尽,摸了摸裤兜,重新掏了一支放进嘴里,擦燃火柴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的手在颤抖。
    他看了香克斯的背影一眼,深吸一口气,点燃了那支烟。
    香克斯几步就跨到船头,他扭身过来盯着贝克曼,“你到底怎么回事?”
    贝克曼吐出一口烟,视线落在地上。
    “我觉得你应该懂,我放不了手……她不一样,我也说不上来为什么不一样…”他把香烟夹在手指间,不再去抽,“我只是…太想和她单独待几天。”
    贝克曼脸上的神情是香克斯从未见过的落寞,他捏紧了格里芬又松开,他又何尝不是呢?
    香克斯沉默了很久,他叹了一口气,“你简直像是疯了!你走了两天我就接到小姑娘船上的电话……当然不是小姑娘打过来的…我录下来了,你自己听吧。”
    香克斯从怀里掏出一个录音贝丢给贝克曼。
    贝克曼按下了贝壳顶端,黄猿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真可怕捏~老夫的女儿是在红发的船上做客吗?哎呀~还请务必招待好她~毕竟是个娇气的孩子捏~”
    录音贝里只有这一段话,贝克曼捏紧了手中的物件,他脸色很不好。
    “他在威胁你…”胃很不舒服,贝克曼意识到黄猿和梦梦的关系远比他想象得亲密,那个男人掌握了很多他们不知道的事情。
    香克斯挥了挥手,“我不在意那些。倒是你…你打算怎么办?”
    没抽过的香烟一直燃到了尽头,贝克曼将烟蒂丢进海里,他脸上的伤疤扭曲着,额头有些痛。
    “…我告诉了你最后的岛屿,就是怕我放不了手……能不能…再给我两天时间…”
    贝克曼说得有些艰难,感情不像是物件,说丢下就能丢下。他再一次对香克斯说谎了,他甚至没敢让香克斯叫醒梦梦。
    只要她醒过来,香克斯必然会发现不对劲。
    同时他在庆幸,还好是香克斯。他还可以遮盖住谎言。
    香克斯皱了皱眉,他觉得贝克曼很不对劲,但是他又说不上来究竟是哪里不对劲。
    他们说了公平竞争,也说了给她自由。如果梦梦不反对,他不应该多嘴的。
    香克斯不想离开,却又被情义所困。他感同身受贝克曼的心情,却又不想任由贝克曼的行为。
    红发握紧了身上的佩刀,他还没想好究竟怎么办,抬眼便看到远处有一抹青光。
    刹那之间,一只燃烧的青鸟飞近了船只。
    他拍了拍翅膀悬停在空中,细碎的火焰落了下来。
    “终于找到了yoi~”
    青鸟变幻成人形落到甲板上,马尔科手中捏着一张跳动的生命卡指向船舱。
    “哟!所以是你们把我女朋友拐走了吗?”
    贝克曼瞬间变了脸色。
    ————————————————————————
    最近大家投珠和留言都好少,哭哭。
    写作动力锐减(;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