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禁忌之花(百合、人和妖、1对1)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二、“圣女大人”
    周围的人在说着什么,东方菱茵都没怎么听进去,只是凭着多年来社交的本能还礼貌回应着。
    至于她听不进去的理由,是因为和今天清晨一样,她再次无法解释地将注意力放在了那个人的身上。
    那个人,正坐在圣主教的另一侧身旁。也就是说,她们两个人之间,只隔着个肥胖的领导的距离。
    现在那个人脱下了黑色的长大衣,正红色的丝质长裙,紧贴着窈窕的身形,在灯光下反射出轻盈的光泽。
    早上的时候还因为只能远远看着此人包裹在中性的大衣下分辨不大出性别,现在能毫无疑问地确定,这是一位异常美丽的女性。
    这种人,大概就是传说中的,中性打扮就雌雄莫辨、英气逼人;女性化打扮就绰约多姿、艳丽夺目。
    这个人正看起来游刃有余地与圣主教交涉着,恰到好处的礼节性微笑,会伴随眼角时不时的轻轻翘起。
    饭店的工作人员过来上菜,她会注意到,再自然地在与圣主教的对话中抽出一秒钟时间表达感谢。
    在这种饭局中,她能一边不断掉和圣主教的交谈,滴水不漏接住圣主教的话;一边还能吃东西,而且吃相相当好,从来没有一次在咀嚼的同时对话。
    真不知是怎么做到的。
    而且东方菱茵分明看到,这个人居然用筷子夹起了一块白嫩的豆腐,优雅地将嘴张到适当的大小,快速把豆腐送了进去。整个过程中,食物竟然丝毫没有触碰到双唇。饭局过半,她嘴唇上的口红一点不落。
    东方菱茵为自己如此注意一个陌生人感到惊奇和尴尬,害怕自己过度盯着别人看的事实被发现,不时地故意将眼神瞟到别处。
    “小东,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南国新派来的大使馆工作人员,叫南熙薇。”
    “您好,我是东方菱茵。”被突然叫到的东方菱茵,连忙自我介绍起来,虽然不确定自己的脸是不是红着。
    “您好,东方小姐。听说阁下会参与我们南国的教育部长的医治工作,到时候辛苦您了。”
    “哪里哪里,略尽绵薄之力。”
    “小东啊,小南一个人到异国他乡工作,你以后多照顾照顾她。”领导随口吩咐道。
    “是,圣主教大人。”
    随后交换了联系方式。
    接下去,又听了圣主教好一番十分“睿智”的时事发言,又再与其他同事周旋一圈后,饭局才算结束。
    东方菱茵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出饭店,准备回家。
    城市中心夜晚霓虹灯的照耀下,车水马龙,每个行人的身上像闪着一层不真实的彩色。天空也因为光污染看不见一束星光,只是反射着略显肮脏的朦胧。
    东方菱茵抬头看了一眼,她并不讨厌这样的景象。因为有亮度的夜晚,没那么黑暗。
    她心里很清楚,如果是真实的黑夜,她会寸步难行。
    正埋头赶路,听到了那个人的声音:“请等一下!”
    她回头。南熙薇向她走来,轻声请求:“今天是我来东国的第一天,还没熟悉这里。分配给我的住处,应该就在这附近,可是我已经忘记怎么走了。听说我们大使馆分配的住所,和这里的圣医宿舍很近,不介意的话,我们能一起回去吗?”
    东方菱茵看了一眼对方给出的地址,确实就在自己家附近。
    “你跟着我走就行。”
    圣医的员工宿舍,就在市中心的一个由于有历史人文价值而没拆除的小巷。便利的免费住所,是东方菱茵这份工作最为她省钱的。每日只需步行,就能去同样位于市中心的医院工作。现在也只要步行,就能从饭店回家。
    而这个小巷,确实有点弯弯绕绕不好找,古老的建筑们富有魔力一般,在喧哗的都市中硬生生隔出一个安静的空间。
    她和这位南国的使臣南熙薇并肩行走,一句话也不说,就到了巷口。不说话的原因,可能是她本就不善言辞,也可能是不知为何,不敢和这个人讲话。
    一到巷子里面,突然就像和外面是两个世界那样,变得暗了下来。
    没几盏路灯,还有一盏坏了。东方菱茵眨了眨眼睛,费力适应起亮度的变化。
    走到她家旁边一栋楼的时候,她转过头对南熙薇说:“这里就是你家了。”
    她准备走。
    但是南熙薇靠过来,靠得很近很近。
    她甚至可以听见她的呼吸声。
    “谢谢,圣女大人。”
    应该是“圣医”,虽然只是一字之差……
    “圣女大人——”
    这强调了东方菱茵还是所谓“圣洁”的处女的称谓……
    她又叫了她一声,她的气息过来了。
    一瞬间,东方菱茵突然感觉到一阵前所未有的颤栗,心砰砰直跳。因为距离太近,几乎没有空间让她后退了,她一下子撞到了楼房的外墙上。
    “圣女大人,当心撞伤。”
    南熙薇居然靠得更近了,南熙薇居然碰到了她的手,南熙薇轻轻拉起她的手:“圣女大人,你的手好像受伤了。不要紧吧?”
    东方菱茵尽最大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呼吸,低头看了一眼,那是她今天晚饭前被玫瑰刺伤的小伤口。
    “不要紧的。”说着,她快速甩开南熙薇碰到她的手。
    “那我走了。”南熙薇离她的距离稍微远了一些。
    东方菱茵松了一口气。很快就可以回复她平时那平静的状态了。
    “对了——”
    南熙薇居然再一次靠上前来。
    东方菱茵屏住了呼吸。
    “圣女大人,今天你,一直盯着我看呢。”
    坏掉的路灯忽明忽暗,南熙薇的整张脸,连带那双殷红的唇,都在暧昧地闪闪烁烁。
    东方菱茵低下头,脸上明显的热度提醒她,此刻的自己,脸一定红成了丢人的模样。她用镇定的语气:“不好意思,因为刚才圣主教特地让我多关照你……”
    “不是哦。我说的,是今天早上,在码头的时候。”
    东方菱茵抬起头,这个人的那双唇,正翘起微微的弧度,泛着饱满欲滴的光泽。
    “我……”东方菱茵开口了,但她什么都说不出来。
    这个人靠得更近了。她的唇都靠得更近了。
    天哪。
    惊慌失措中,东方菱茵低下了头,咬紧了自己的嘴唇。
    轻轻柔柔的,有温度的,头皮被触碰到的一刹那,东方菱茵再次感受到了那种异样的震颤。
    “你的头上掉了片落叶,帮你拿下来了。”
    东方菱茵抬起头,看到南熙薇手里正晃着片枯黄的树叶。
    “……嗯,谢谢。”
    “那我回去了。晚安。”南熙薇说着,一副再平常不过的样子,转身离开了。
    这天晚上,躺在床上想向往常一样按时入睡的东方菱茵,脑子里却不停回放着南熙薇的触感,她的手、她的气息、她那双近在咫尺的唇……
    不、不,这算什么。
    东方菱茵翻了个身。
    我并没有那种世俗的欲望。只是一个见了一面,顶多勉强算两面的人而已。况且对方还是个女人。
    她如是安慰着自己,还是成功入睡了。
    但这个夜晚,她做了梦。
    梦中的南熙薇,双唇一样闪着诱人的色泽,比那条正红色的丝质长裙更为鲜艳。
    南熙薇靠近她,很近很近。
    南熙薇在她的面前坐下。
    而她跪在她的裙下。
    南熙薇撩起了裙摆。
    她看见了。她看见了南熙薇的私处。
    为她打开了的一片一片。
    精致的层层迭迭、美丽的形状,散发着芬芳。
    一整朵盛放的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