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禁忌之花(百合、人和妖、1对1)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三、不可能有欲望
    又是被工作榨干精力的一天。
    在她的灵力贡献下,南国教育部长的医治工作进行得很顺利。
    虽然东方菱茵虽然收到了来自南国大使馆今晚感谢饭局的邀请,但她没去。
    她一个人坐在书桌前,尝试制作灵力物品,失败了。
    果然最近每天高强度的医治工作,让她下班后没有一点余力了。
    她叹了口气。
    叮咚一声,门铃突然一响,她吓了一跳。
    虽然她住在圣医宿舍里,这周围也有很多其他灵力工作者的宿舍,但她和他们的关系,都仅保持在同事的程度。而且她也完全没有朋友,平时独来独往,根本没人会来找她。
    去猫眼一望,居然是柳璃湘。
    她惊讶地开了门——她和这人根本不熟,甚至都不知道柳璃湘脱离教会前是具体做什么灵力工作的。没想到对方居然会直接来家里找自己。
    “圣医大人,不好意思打扰了。”柳璃湘礼貌地轻声致歉,东方菱茵也让她进了门。
    “有什么事?”
    “其实是想感谢您那天对我的帮助,但一直联系不上您,知道您的宿舍在这,就冒昧前来了。”
    东方菱茵查看了自己的手机,原来这几天确实收到了几次柳璃湘的好友申请,但她太忙,没注意到。
    “不用谢的,都是小事情。”
    不过柳璃湘拿出一个包装精致的水果礼盒,又从巨大的帆布袋里取出好几个密封盒,里面装满了烹饪好的食物。她把这些都放在东方菱茵家的餐桌上。
    “圣医大人,我也不知道如何表达感谢,给您带了个水果礼盒,小小心意不成敬意。至于其它吃的——其实我和您的妹妹芝茵是很好的朋友,这些都是她做的。她听说我今天想来感谢您,给了我特别多的食物。虽然她没明说,但我想她是想让我转交,就带来了。”
    听闻是妹妹做的,东方菱茵心里一软,收下了东西,还立刻请柳璃湘坐:“请坐请坐。请不用客气,也请不要再以尊称叫我,直接称呼我的名字吧。”
    东方菱茵和妹妹东方芝茵之间,横亘着隔阂已经好几年。自从妹妹长大成人离开了孤儿院,去往外面的世界,她们就不怎么联系了。她很怀疑妹妹真的会给自己做吃的,可能只是单纯多给了些柳璃湘吧。
    她关心起妹妹的近况,得知芝茵过得很好,也就放心了。
    于是聊起柳璃湘的事情。
    “你之前是做什么灵力工作的呀?”
    “是这样的。我的灵力主要体现在能和动物沟通,能听懂动物的心思。我之前是灵力驯兽师。”
    “那传闻说,你退出教会,是因为要还俗结婚,是这个理由吗?”
    柳璃湘笑了一声:“不是。我都没有伴侣,哪来结婚的事情。我是为了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大概为了结婚这种一下子就能想象的理由离开教会,大家更易于理解,所以才会这样传开吧。
    “能问一下,具体是为什么吗?”
    “教会那帮人,对外一副圣洁的样子,实际上特别虚伪。我的能力,明明能用在更有意义的地方,却只让我用来训练动物表演,取悦权贵。有时候为了赶进度,甚至会逼我虐待动物,逼迫动物顺从。而动物们每一句无声的痛苦挣扎,我都能听到……”说到这里,柳璃湘露出悲愤的表情。
    东方菱茵听到这里,也忍不住感到无奈。她自己的工作又何尝不是如此?
    最近她医治的南国教育部长,根本就没什么大病,只是老年人中常见的慢性病。如果日常注意服药、控制饮食,不会对健康有太大的影响。然而这种一般的疾病,却要特地到东国来,找东方菱茵用灵力医治,优先级还排在其他危重的病人前面。
    前几天救治的那个坠楼小女孩,虽然已经心跳稳定,但还处于深度昏迷。明明小女孩的情况更为紧急,东方菱茵却无法照自己的决定先去救治人生才刚刚开始的幼童,而必须服从命令,将灵力浪费在一般医生就能医治的南国政客上,还要时不时耗费精力帮其他插队进来的权贵排查小毛病。
    如此看来,柳璃湘离开教会的原因,东方菱茵其实能理解。
    东方菱茵叹了一口气:“我理解你说的。那你接下去对自己的生活有什么打算?”
    “我打算用之前存的钱,报名学习兽医。这样我能帮到动物。”
    东方菱茵不免对这位过去并不熟悉的前同事大为赞赏,并且忍不住夸赞了她是个“高尚的人”。
    柳璃湘不好意思起来:“我也不是百分百只为了帮助动物做的这个选择啦。我没那么崇高。我自己也不想过禁欲的生活。如果做兽医,以后就算哪天失去灵力,也还能给动物医治,不必完全依靠灵力。”
    尽管已经是二十一世纪,对于从小在教会中顺从的东方菱茵来说,一切形式的“欲望”还是她羞于启齿的话题。她把脸撇到一边,没说什么。
    柳璃湘见她的神情变得不自然,就说起别的事情:“我之所以今天过来,是因为听说南国大使馆今晚宴请我们这边的圣医,你却没有出席。我担心你是不是生病了,所以才来的。你为什么没去呀?”
    自己为什么没去呢?东方菱茵也问起自己这个问题。
    她虽不喜欢这种饭局,但她向来也不缺席,而是把这当成工作的一部分对待。这次没去的理由……她隐隐察觉到,是和那个人有关。
    可能是因为,她不敢再见到南熙薇。
    那夜的梦境,再次浮现在眼前。
    东方菱茵皱紧了眉。
    “东方菱茵,我以前一直以为你也是个假正经的教会人。但是那天我被教会的人欺负的时候,你帮过我。而且今天和你说了我对教会的看法和我自己的事情,你也赞同。所以如果你有什么烦恼的话,可以和我说说看。”
    “不,我没有什么烦恼。”东方菱茵急忙否认。
    手上传来一阵隐痛,东方菱茵没有在意。
    但是柳璃湘,为什么能如此正常地谈论“不想过禁欲的生活”这种事情?
    而且大家都是因为被发现有灵力,生活在教会里的世界好久了,柳璃湘为什么会想过不禁欲的生活?难道她知道“不禁欲”,是什么感觉吗?
    东方菱茵仔细思忖着,反正柳璃湘已经和教会的人闹翻了,以后她们两人的社交圈不会重合,就算自己和她讨论关于自己“欲望”的事情,也不必担心她会告诉其他人吧。
    东方菱茵缓缓开口。这张开嘴巴的动作,仿佛是电影的慢镜头,零点几秒的时间漫长沉重得像一个世纪。终于,有生以来第一次,她想说出这个话题。
    但是话到嘴边,她又突然逞起强来,刚才那准备开口时恢弘的气势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们这种生活在教会里的人,根本没有欲望。我们不可能有欲望,又从何谈起想不想过‘禁欲’的生活呢?”
    柳璃湘听到这句,显得有些尴尬,但是接了话:“我们都是人啊。再有灵力,我们也是人啊,当然会自然地有欲望。我从青春期开始,就感觉到了。动物表演后,有些观众会来后台参观。对于有气质的小哥哥和小姐姐,我从小就会有心动的感觉啊,这都是很正常的。”
    东方菱茵心中一惊,她一直默认,只有异性之间才会产生与爱情、欲望相关的感觉。她不可思议地问:“也就是说,对女性,你也会心动吗?”
    “是啊,”柳璃湘面不改色,仿佛在述说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因为对于我来说,男性和女性的区别,不过是身体和外表上的一点区别而已,完全不重要。让我心动的,是整体的气质。再说深点,如果我爱上一个人的话,应该是因为性格、思想和契合度,连外表都不重要了,所以我都可以。”
    也就是说,就算对方是女性,自己那天心怦怦跳的感觉,也有可能……东方菱茵紧张起来。
    “那我想问你,所谓的“心动”,是什么样子的?是什么感觉?”
    “很难形容。但一旦遇到,自然而然就会知道的。”
    手指上的疼痛加重了,东方菱茵不适地皱了下眉,低头看去。
    之前被玫瑰刺伤的小伤口,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天,都还没愈合。
    东方菱茵从受伤那天起心中就有的隐隐不安逐渐清晰起来。但她依然不会承认的:“你可能只是很个别的情况。毕竟你从小就会和观众接触,他们很多都是教会以外的人。如果一个人从小几乎只在教会里长大,如果一个人从小愿意守贞、愿意保持灵力,那绝不可能会有欲望。”
    柳璃湘看着她的表情变得有些微妙,东方菱茵不知道对方是否察觉了这番话其实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将眼神移开。
    “就算是从小在教会长大,从来没有见过外人的人,也是可能有欲望的。因为这只是我们人类的天性。这也没什么可耻的。比如市中心的大教堂前面,那座雕像,不就是表达了这个主题?”
    那所有几百年历史的大教堂,是外界民众参与崇拜活动的主要场所。东方菱茵也去过几次,主要是去和大家介绍灵力医治。
    大教堂前的雕像,是外界社会艺术家的作品。左上方是一个天使,手持箭羽,做出向下刺去的姿势。而在他下方,朝着箭羽的方向,是一名向后仰的修女。修女双目紧闭、口唇半启,一副完全沉醉于痛苦与喜悦的样子(注1)。
    “雕像怎么了?雕像不是表现了,圣修女沐浴在神的圣洁之爱中的喜悦吗?”
    “嗯……圣修女脸上的表情,和处于性高潮的表情是一样的。这种所谓宗教的狂喜,和性带来的狂喜,有相似之处,同样痛苦、同样愉悦、同样强烈得令人沉迷。天使手中的箭,还有他刺向圣修女的动作,就象征了性器官和性行为。这座雕像根据圣修女的梦境制成。即使是一辈子守贞,也从未在教会外生活过的圣修女,都会梦到和性欲有关的内容。”
    东方菱茵感受到的震惊太过强烈,她说不出话来。
    手上的疼痛愈演愈烈,还传来湿湿冷冷的触感。
    “你流血了!”柳璃湘发出担忧的声音。
    东方菱茵低下头,是那天被玫瑰刺伤的伤口。只是小伤,却竟然非但没有愈合,还突然恶化了。
    “我没事。”她镇定地去清洗完伤口,又回来听柳璃湘讲了些过两天会搬出教会提供的宿舍,去外面住的事情,还一起吃了点对方带来的水果,才送了客,自己休息了。
    但是这天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东方菱茵不禁又一次想起了南熙薇。
    真是的,到底为什么对这个人这么关注……
    应该是因为,她姓“南”吧?
    嗯,一定是因为这样,只是因为,她对和自己大概有相似身世的人,有些同病相怜的感觉罢了。
    毕竟,姓“南”的话,就意味着,南熙薇,她也是个孤儿吗?
    (注1:原型《圣特蕾莎的狂喜(L'Estasi  di  Santa  Teresa  )》,这也是本文的重要灵感来源之一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