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禁忌之花(百合、人和妖、1对1)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六、初吻和欲望是令人眩晕的玫瑰红(二更)
    南熙薇许她挽着手臂,在屋子里跟来跟去。她走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
    南熙薇帮她涂烫伤药膏,还帮她包扎了前段时间被玫瑰刺伤的伤口。
    南熙薇问她要不要吃甜品,拿出来一块蛋糕,而且还是亲手做的。
    柔滑的奶油,微甜没有负担。
    南熙薇真的好厉害,居然什么都能做得那么好吃。
    除了因为实在不好意思,洗漱是东方菱茵独自弄的以外,今天晚上所有的时刻,都和南熙薇一起度过。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东方菱茵觉得自己像个小孩一样雀跃窃喜。
    即使什么都看不清,也希望今夜能晚点结束。
    到了睡觉的时候了。南熙薇带她到刚才休息过的那张床边。
    “我们睡吧。”南熙薇说。
    “啊……我们两个,难道睡一张床吗?”东方菱茵红着脸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就知道自己不对劲了。
    “是啊。我们都是女的,睡一张床有什么问题?你介意吗?”
    “不、不介意。不好意思。”的确,两个人都是女生,睡一张床实在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东方菱茵坐上床,再缓缓躺下去,只觉得自己的心在不规律地跳动。
    另一个人也躺上床了,就在她伸手可及的身边。
    柔软而有温度的肉体,虽然此刻看不清,但记忆中异常美丽的人。
    东方菱茵紧张得大气不敢出。对方的香气环绕过来,包围着她。
    花香一样。但是温和,毫不刺鼻。
    以前也曾经和妹妹、和孤儿院里的其他姐妹一起睡,可是这次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东方菱茵小心翼翼地挪动身体,想离南熙薇更远一点。
    头上再次突然有轻柔的触感。和几个星期之前一样的,那种震颤,立刻传遍全身。
    东方菱茵转过头,对着正抚摸着自己的人。
    “圣女大人,你的头发,真的很好。发质很软,又直又漂亮。”
    “啊……谢谢。”东方菱茵不知所措地回应。她那平日里高高梳起、丝毫不乱的发髻,现在已经散开放下,被南熙薇轻轻抚弄着。
    “你披着头发更好看。”
    “哦……”
    “你不弄那种古板的修女造型的时候,其实很美。”
    东方菱茵看不见南熙薇的眼神,但是她能感觉到,南熙薇正注视着自己。而且南熙薇对她轻柔的说话中,那种带有芳香的味道再次喷发在自己身上。
    东方菱茵感谢容貌担得起“倾国倾城”这个成语的人夸赞只是路人长相的自己,定了定神:“谢谢。我觉得你非常美。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觉得你好美。”
    美得简直动人心魄。
    而且和清冷的外表不同,今天晚上得知了自己有夜盲症后,南熙薇一直如此温柔地照料自己。
    东方菱茵脑子里想的是要躺得离南熙薇再远一点,可身体实际上做的,是凑上前,更靠近了。
    大脑像死机一样,一切发生得太快。
    什么都看不见的黑暗中,双唇碰上了难以形容的温暖和柔软。整张脸都能感觉到南熙薇那好闻的气息。
    后脑勺被南熙薇的手捧住了,根本没有余地给她后退。
    齿间感受到灵巧的试探,没有过多抵抗,更多香甜的气息进入了自己的口腔,忘情地搅动、缠绕。
    东方菱茵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融化在南熙薇甜美的唇间,融化到对方的身体里去了。
    她自己的身体,感觉到另一具肉体饱满的压迫。
    她的下身,开始有种奇怪的反应。她感觉到湿湿的粘液流出自己的身体,下体再碰到内裤的时候,有一点点冷冷的粘腻。
    而且很舒服。想要更多的吻、想要更多的被压迫的舒服。
    这个深吻依然持续着,互相勾引着的舌尖、互相贪婪触碰着的双唇,毫不停歇。
    什么都看不见的黑暗中,其它感官仿佛更加敏锐。
    南熙薇那甜蜜的气息,不断侵袭着东方菱茵的内部。
    眼睛突然看见了。
    一片红色。
    但是和之前那令人害怕的红色完全不同的色调。
    是一种鲜艳的、热烈的、纷纷繁繁,向下飘落,不断落在东方菱茵身上的,玫瑰花瓣的红。
    而且那股甜蜜的气息,也更加明显了。
    像世界上最清澈的泉水那样,清新的甘甜。
    是娇艳的花朵,所盛放的晶莹的露珠。
    美不胜收。
    吻进一步加深,脑中的这幅景象,美得太过绚烂,美得让人失去理智。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看到这副景象。
    想要下面被更加摩擦,想要体内被什么东西进入。
    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有这种感觉。
    东方菱茵愣住了。她好像懂了身体这是什么反应。
    可是来不及过一遍大脑,来不及她的理智告诉她,作为“圣女”是不可以这样的,身上的那个让她有这种感觉的人却突然离开了。
    所有的触感都离开了,美到炫目的画面也无影无踪,只剩下她自己在原地不断喘息。
    “我还是去睡沙发吧。”南熙薇扔下这句冷淡的话,就从床上起身,毫不留恋地走出了房间。
    是南熙薇主动吻她的,也是南熙薇突然将她推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