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禁忌之花(百合、人和妖、1对1)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七、我!不!需!要!
    没有什么比这更神圣。
    卧室墙上挂着的圣物,和教堂圣坛上的那条一模一样。
    东方菱茵看着这历史悠久的珍贵传家圣物,内心再次涌起难以言状的强烈感觉,仿佛某种超越她生命体验的伟大瞬间升起,将她整个浸入这种不可侵犯的氛围中。
    她定下心来,取下这圣器——神用来惩罚、鞭策,帮助去除任何不必要欲望、帮助灵能力者更好保持灵力的,这条“神圣之鞭”。
    她放在手里抚摸着。这粗糙但坚韧的质感,如此熟悉,伴随了她的整个生命。
    不记得是什么时候,父母发现了她那卓越的灵力天赋。从此,繁复疲累的训练就开始了。
    妹妹可以买很多很多的头花,身着可爱的公主裙。
    妹妹可以吃很多很多的零食,家里有一整个小柜子,里面放满了妹妹可以随意拿到的零食。
    妹妹可以想做什么做什么,在她旁边吃美味的食物、看好笑的电视节目、玩新奇的玩具,都可以。
    而她必须心无旁骛地训练。
    玩乐的渴望、爱美的天性,这些都是她必须舍弃的干扰。
    爸爸手持着这条“神圣”的鞭子,监视着她的练习。
    她试着集中精神,感受体内灵力的流动,再学着控制,将其显化,最终注入到一支箭、一把小刀、等等等等小型的武器中,一切都由父亲检查。
    “嗯,武器的攻击力上升了一点。但这还不够。你要更集中精力、更努力!”
    如果要她集中精力,又为什么允许妹妹在她眼前做其它事情?
    五岁的东方菱茵不满地撇了撇嘴。
    妹妹正用小勺一口一口满足地吃着今天的午后小点心。那是个焦糖布丁,看起来Q弹润滑。妹妹边吃,还边咂嘴。
    毕竟还只是个小孩子啊,东方菱茵忍不住想象了一下那柔滑的口感和奶香的甜蜜,越发朝那里看去,咽了口口水,并且觉得自己的肚子饿得咕咕叫。
    “爸爸,我也想吃布丁。”
    “继续练习!”
    “不要!我想吃布丁!我就要吃嘛!给我嘛!”
    爸爸支开了妹妹。
    “啪”,不由分说地,一记响亮的鞭挞,突如其来地落到东方菱茵的背上。
    东方菱茵愣住了,然后立刻因剧烈的疼痛哭了出来。
    “吃什么吃!有灵力的人,怎么可以为口腹之欲所诱惑!你这样怎么像五世祖父那样,做大英雄?”
    幼小的东方菱茵不明白这句话的含义,抬头仰视着父亲手中权威的鞭子,崩溃地大哭着。
    爸爸这才软下声来:“乖女儿,别哭了。爸爸给你解释。你和妹妹不一样。妹妹没有灵力,只是个普通人,所以她可以过普通小孩的生活。你可是有神赐予的灵力的。你是特殊的,你是被神优待的,你懂吗?
    “所以你是要用灵力做大事的人。要修炼灵力,就不可以沉醉于肤浅的、肉体的欲望。爸爸不是故意要打你。这条鞭子是神为了鞭策灵能力者而赐予世人的圣物,是神圣的。用它抽你,只是为了让你成为更好的人。
    “你要做特别的人,你要做像五世祖父那样伟大的人,你不需要吃点心,你不需要吃好吃的。你不可以浪费时间和精力在和灵力无关的事情上。你也不需要朋友,不需要和其他的小朋友一起玩,你懂了吗?”
    东方菱茵并没有完全听懂,她甚至不知道爸爸重复提到的“五世祖父”到底是谁。但父亲威严的神态和他紧握着的鞭子让她不敢质疑。
    她失神地重复着父亲的教诲:“我、不、需、要?”
    “对,你不需要。”
    父亲似乎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但他的脸在那条残酷的鞭子之后,在东方菱茵婆娑的泪眼中,变得模糊而看不清。
    往后的每一次,当东方菱茵再次展现出寻常孩童那样的“任性”,当她想要“屈从”于“肤浅”的欲望诱惑,那条神圣之鞭,就会再次那样有力地抽打她,它的存在就会盖过父母的存在。
    当她终于理解了灵力为何物,昔日父亲手中的鞭子已被她握在了自己手中;选择灵力的道路也成为了她自我意志执着的所在。
    这条圣鞭,早已成为不可逾越的鸿沟。每当她企图向更为轻松、快乐的愿望伸出手,更走近那个欲望存在的世界,它就会冒出来,告诉她,为了更为宏大的目标、成为更加伟大的人,
    她、不、需、要。
    “我不需要!”东方菱茵跪倒在地,挺直了背心,用力挥舞着手中的圣鞭,直到一声清脆的皮开肉绽。
    痛苦。
    痛、太痛了。
    她痛得全身颤栗,脸上的神情都在抖动中变得狰狞。
    这种震颤,显然比南熙薇那温暖柔软的肢体触碰她时引起的震颤更为强烈。
    果然还是神的鞭策更有意义。
    只是她虚弱得完全趴到了地上。
    “我不需要……”她呢喃着,脑中再次浮现起和那晚被南熙薇深吻时一样的玫瑰红。
    她立刻一个激灵,惊吓般地坐直了身子。
    南熙薇侧脸的轮廓、南熙薇暧昧的红唇、南熙薇的声音、南熙薇的抚摸。
    令人留恋。
    “我不需要!”
    东方菱茵咬紧了嘴唇。再次用力地鞭打下去。
    她痛得几乎要昏过去。
    不可以。
    怎么可以这么肤浅呢?
    因为南熙薇那么美,因为南熙薇美丽的肉体,自己就这样要屈从于肤浅的肉体欲望了吗?
    可是南熙薇还温柔地照顾她,南熙薇告诉她,她也是“美”的。
    “不、不……”
    东方菱茵在痛苦中喘着粗气。
    她又想起来,南熙薇吻过她后,立即将她推开,留她一个人在黑暗中慌乱无措。
    那之后的一天,当她必须去不可推脱的社交场所,再次见到南熙薇的时候,那个人也只是毫不在意地扫了她一眼,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地尊称她为“圣医大人”。
    而她当时,居然失望了,失望到心都好像颤了一下。
    圣鞭再次被费力地举起,今夜最后一次打在东方菱茵的后背上。
    她哭了。
    好孤独……孤独得快要痛死了。
    但即使如此——
    “我不需要,我真的不需要……”
    她强撑着站起来,拖着痛苦的身躯到书桌前,制作灵力物品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