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禁忌之花(百合、人和妖、1对1)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十二、与狼共眠(微H)(二更)
    她和它生活在重迭的领地里。
    虽说是它闯进她的生活的,但它并没有表现出攻击性,只是乖巧地陪伴在她身边,让她感到安慰。
    所以虽然是她在帮它治疗伤口,她却也有些感激它。
    她开始每天花更多的时间,帮狼采买更好的食材,认真搭配后更用心地烹饪。
    其实一只狼喜欢吃人类的食物,也是蛮奇怪的。
    但是习惯了它的陪伴后,东方菱茵开始害怕起未来分别的日子——等到狼快痊愈,就必须把它送走了。
    而狼腿上的伤,已经开始结痂。
    这天晚上,照例为狼疗伤后,东方菱茵突然又一次感受到,这匹狼有种熟悉的感觉。
    可能因为是妖怪,它的身上没有很重的动物味,反而有种好闻的,好像以前在哪里闻到的味道。
    因为狼不再回避在她面前露出瞳色,现在都会睁着眼睛和她对视。
    虽然眼眸的颜色不太一样,可是这种深不可测的感觉,曾经在哪里感受过。
    东方菱茵拿出手机,犹豫片刻,最终还是决定给那个人发条消息。
    “您好,南小姐。不好意思打扰了。听说您有事去北国了。好久不见,您在北国还好吗?”
    然后开始了等待。
    她一直逃避整理自己对南熙薇的心情。等待的过程中,她感觉到了。
    是很强烈的,她想她。
    以前没怎么在不是公事的情况下给任何人主动发消息,现在她嘲笑自己,只是等待客套问候的回话而已,有什么好不安的。
    但是过了两天,没有得到回复。
    忍不住又再发了一条。
    依旧都没有回复。
    这下东方菱茵慌乱起来,并且还因为自己的慌乱变得更加不安。
    怎么可以期待南熙薇的回复呢?
    而且她在期待什么呢?
    她在期待,和那天晚上,一样的温柔和吻吗?
    不可以的。
    她不应该需要的。
    左手的旧伤又一次显出明显的痛感。
    东方菱茵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鞭子,关上房门,再次开始了她的鞭策仪式。
    粗糙的皮鞭在柔软的皮肤上留下印记的声音。
    在空气中挥舞时“刷”的一下,再加上落在身上时响亮的“啪”。
    一种永远没办法习惯,每次都会令她浑身颤栗的疼痛。
    还有恐惧,还有其它的感受,混在一起。
    结束之后,她抱着双膝,坐在冰冷的地面上。
    其实应该没什么好难过的。要做永远保持灵能力的“圣人”,本来就必须永远一个人。
    她早就知道了,不是吗?
    虽然很痛,但今天没有流眼泪,有进步。
    她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是背部钻心的痛苦让她踉跄着又跌了下去。
    卧室的门打开了。
    刚才没关好吗?
    转头看的时候,发现狼走了过来。
    东方菱茵完全转过身去,不想让狼看到自己背部的伤口。然后才反应过来,刚才为了鞭打自己,衣服都脱光了,现在完全赤裸着的正面,暴露在狼的面前。
    不过毕竟只是只狼而已,她立刻不在意了。
    狼似乎盯着她看了几秒,然后绕到了她的背面。
    狼又很快绕回来,与她对视。
    她因为伤口被看到了,觉得不好意思起来,好像有义务解释似的。
    “我……我很想念一个人。”她落寞地诉说。
    狼听完,转过身,慢慢向前走去。见她没有跟过来,再次转身,好像在示意她跟着它。
    东方菱茵也不确定,但决定跟过去。只是走动的时候,依然禁不住因为后背的疼痛而踉跄。
    狼停了下来,踱到她的身前,往她腿间一钻。
    “啊!”她有些吃惊,急忙分开原本并拢的腿。
    狼一动不动地站在她的双腿间,抬起头看她,眼神似乎示意着什么,又低下去,如此重复。
    嗯?这是,可以坐在它身上的意思吗?
    东方菱茵将信将疑地蹲下,靠近了狼的身体。然后只感觉狼突然一抬身体,将她驼到了背上。
    果然,这只狼如果用双脚站立,一定比她高。现在她因为姿势突然的改变,半趴在狼的身上,感觉自己的身体没有狼的长呢。
    她坐起来,狼慢慢地行走,将她背到了浴室,走近了浴缸。
    “你是想让我清洗后背的伤口吗?”
    狼轻轻应了一声。
    这只野兽,居然真的太通人性。
    东方菱茵从来不曾重视自己的身体健康;每次鞭挞后,也不注意自己的伤口。现在得到同居的狼的关心,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谢谢……那我也给你洗洗吧。”
    虽然之前也为这只狼冲洗过,但这次是格外细致且温柔的清洁。以前一直没留意,今天给狼洗身体的时候,注意到了,小狼是母的。莲蓬头给狼洗净沐浴露留下的泡沫后,东方菱茵才给自己随便冲了一下。
    “痛……”她的脸无法控制地拧紧着,热水像刀刃一样刺进她反复受伤的背部皮肤,让她忍不住颤栗、抽搐。
    狼似乎一直看着她,等到她结束了淋浴才动了几下。
    因为受过热水的刺激,那不可避免的疼痛依然停留在身体上,让她再次没了力气,只是虚弱地蹲在浴缸里。
    然后她蓄起力道,伸手拽了条干的毛巾,披到狼的身上。
    “不好意思,让你等了,我马上给你擦干。”
    即使浴室的灯光略微晦暗,那一滴滴半透明的水珠,也折射出一点一点晶莹的光彩。是因为毛色实在黑亮得漂亮吧。
    狼用晶莹剔透的紫罗兰色注视着她。
    “你是一头很美的狼,”东方菱茵轻声夸赞,又想了想,补充道,“你是只很美的狼妖。”说着,给狼擦起身体来。
    狼倒好像不在意被擦干,头部向前顶,把依然干燥的毛巾送到东方菱茵的身上,再靠过来,让毛巾紧贴她的身体。
    隔着一层纯棉,狼的身体紧贴着她的身体,吸收着她身上的湿度。
    “谢谢……”东方菱茵再次向它道谢,她惊异于这只小母狼的懂事程度。这其实是个非常温柔贴心的狼妖啊。
    正当她惊讶的时候,狼更进一步靠了过来。狼伸出舌头,舔她身上还未干的部位。
    一点一点,把水一滴滴地舔掉。
    很奇怪,她居然没觉得脏,没有抗拒。
    狼一点一点地舔过她身体的各个角落。等到了她的胸部的时候,她犹豫了,但想着毕竟只是只贴心的小动物,她没闪躲,眼睁睁地看狼慢悠悠舔过她挺翘的乳房、浅色的乳晕、凸起的乳头。这个时候,她还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但是狼来到了她的身下。狼的吻抬到了她那私密的部位,明显地朝那里靠。
    她愣了一下,然后再三确认了狼的吻部真的故意碰到了那里。
    “啊……这里我自己擦干就好。”她慌张地移动,走出浴缸,自己擦干了全身。
    嗯,网上说,狗狗会通过互相闻屁股的方式来打招呼。
    狼毕竟也是犬类,刚才大概是把她当成同类了,所以才想闻她的下身吧。
    东方菱茵关了手机屏,飞快地思索着,然后又看了看躺在她身边的,和她一起睡在床上的这匹狼。
    只是一只像小狗的狼而已。
    她忍不住还是抱了抱它,毫无防备地睡了过去。
    -------------------------------------------------------------------------------
    见到了日思夜想的那个人。
    南熙薇朝她灿烂地微笑,转而又将那美丽的脸埋在她的腿间。
    这一次,不是她跪倒在她的身下,观赏她的私处,而是她在她的身下了——而且她触碰到了她。
    下身传来绵软湿润的酥麻,东方菱茵不停地扭动着身躯。
    啊,这是什么感觉……
    “熙薇,熙薇……”她叫她。她低下头,看见南熙薇正舔舐她的下方。
    “呜……熙薇……”她仰起头,任那股酥酥的痒意在身体中窜动。
    然后她再一次低头看她。
    可这一次,变成了在浴室里。
    她正坐在浴缸里,南熙薇紧贴着她的身体,用柔软的毛巾轻抚她,又坏笑着看她,再低下头,舔她乳房上那颗凸起的小葡萄。
    “啊……”东方菱茵忍不住又叫出声来。
    可是再次看到的场景,又回到了卧室的床上。南熙薇确信无疑地在她的腿间,用柔滑湿润的舌头,舔着她的下面。
    “熙薇……”她坐起来,她伸出手想触碰她:“我好想你……你在北国,还好吗?”
    -----------------------------------------------------------------------------
    手机里的闹铃声响起,东方菱茵醒了过来。
    天哪,刚才那些,算是什么梦!!!
    作为“圣女”,怎么可以???!!!做如此……!!!
    东方菱茵的脸同时因情欲和羞愧而潮红,她立刻坐起身,忍不住又想去够那挂在墙上的圣鞭。
    但是腿上有什么沉甸甸的东西,阻挡了她的动作。
    她掀开被褥。
    本来睡在她身旁的狼,不知何时,趴在了她的腿上睡。
    它的吻,安放在她的腿间。
    (大黑狼+小白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