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禁忌之花(百合、人和妖、1对1)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十四、去南小姐的家吧
    “唉……好难呀。”
    柳璃湘听说了东方菱茵要先去南国采药,回来保存好后又要马不停蹄地前往北国,便说想在她出发前的周末来看她,并且又给她带了几罐妹妹做的果酱。
    其实之前收到的那些,她也没怎么吃,很多都送给同事了。现在看来,还是应该接受或许是来自妹妹的好意。
    现在柳璃湘正躺在东方菱茵家的沙发上,抱怨着自己的个人问题。
    东方菱茵一边手里继续清点自己那些不同厚度的法衣,为即将到来的南国之行整理行李;一边想着要怎么安慰她。
    “嗯……也许你可以多参加些社交活动?”
    “最近学业太重了,兽医可不好学啊。根本没时间。”
    “那,你试试下载交友App?现在好像这种东西蛮流行的,也有不少人从网上认识对象。”
    “东方菱茵,原来你也知道这种东西呀。”柳璃湘对她笑笑。
    “当然了,我虽然是圣医,但又不是不会上网,怎么可能不知道。”
    “哦对,说起网络,你现在可都是网红了!”柳璃湘兴奋地起哄:“说说,当大网红,有什么感想呀?是不是出门都会被认出来?”
    这件事情,其实东方菱茵并不享受。
    确实有人开始在路上认出她来,还要求合影。她当然知道,她没有那么“美”,那些路人也毫不了解她,只是跟风认出了她的白色法衣。制服下的那张脸,没人在意。
    其实这些也都无所谓,只是她不喜欢“圣医”这个身份被娱乐化。
    而且这件事一开始发酵的时候,她在网上收到了很多夸赞,最近却也有人开始发些过分的内容。
    除了那些她已经听过的“之所以守贞,是因为太丑,都没人愿意睡她”、“看起来又奇怪又无聊”的贬低外,还有骚扰。
    “圣医姐姐看起来好禁欲哦,白色的法衣play好有感觉哦。”
    “圣医守贞,只是因为没被X过,一旦被X过,就不会想守贞了。”
    “这种女人看起来高冷,私底下一定很X。”
    “真想帮她脱掉那件衣服,看看她被XX的样子呢。”
    ……
    如此种种,X都是些她觉得过分的字眼。
    甚至还有人在网上私信给她,发更为不堪入目的内容给她。
    她哭过。
    她所视为至高的生命意义,她那愿意以一生奉献的事业,她的圣洁纯粹的追求,被他人随意玩笑亵渎,甚至恶意羞辱。她这样一个每日只是教会、医院、家里三点一线,生活简单的人,本来从没想过要出名,现在却招来莫名其妙的侮辱,真的忍不住难过得哭了好几次。
    东方菱茵定了定神:“我其实不喜欢这样。网上有些人说话,真的太过分。”
    柳璃湘站起来到她身边,关切地安慰:“那种网络喷子,肯定都是又蠢又坏,现实生活也过得不如意,到网上随便发泄,你不要太在意。”
    “嗯,谢谢,”东方菱茵其实也不想麻烦别人安慰她,于是假装自己已经没事,又关心起对方的事情来,“我没那么在意的——刚才说到,如果你想找对象的话,可以用用交友app。”
    “我用过,但很多app好像都变成约炮app了。而且还是好难。原本以为我是双性恋,找对象的范围比一般人大,会很比较容易呢,可是真的很难找到有感觉的人啊。”
    “那你觉得,要什么样的人,算有感觉?”
    “嗯,不好说,要有我喜欢的气质的。”
    “你喜欢的气质?感觉和气质,确实都很抽象,不容易找。那好看的人,你有兴趣吗?”
    “有一定兴趣吧。”
    本来是在讨论柳璃湘想脱单的事情,可是讲着讲着,不知为何,东方菱茵突然将话题扯到了那个人身上:“比如南国大使馆的南熙薇,你觉得她算好看吗?”
    “挺好看的。”
    “我也觉得。她真的太美了。她应该是我们见过最漂亮的人了。”
    “嗯,我觉得她不错,但是也没你说得那么漂亮吧。”
    “怎么会,她简直美到有魔力啊!”东方菱茵反驳道。
    “她是蛮好看的,但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柳璃湘说到这里,突然若有所悟,眯起眼睛注视着她,“情人眼里出西施啊。你这么强调她美,你该不会喜欢她吧?圣医大人也春心萌动了吗?”
    东方菱茵意识到自己刚才说的话,连忙辩解:“怎么可能!我可是圣医!我只想好好工作!我绝对不会恋爱的。只是觉得你可能会对她有感觉。”
    “每个人喜欢的类型不一样嘛。可能在你眼里,她是绝美;在我眼里,她就一般了。”
    东方菱茵生怕柳璃湘已经察觉到她对南熙薇异样的情愫,还好接下去柳璃湘自己接了别的话。
    “你和你妹妹一样,都不想谈恋爱呢。”
    “嗯……”毕竟东方菱茵一直认为,爱情是肤浅的东西:“我觉得因为肉体产生的吸引力很短暂,很多人也没有耐心去了解他人。每个人都很孤独,没有人能真正对你的经历感同身受,也很难找到真正互相理解的人。”
    “我同意。不过地球上有八十亿人,我相信,一定有一个这样的人存在。一定有一个人,愿意花时间了解你,和你产生深层次的连接;一定有一个人,能感受你的感受,理解你的想法。人生只要找到一个相爱的人,就足够了。所以,我还是想找到这个人去爱。”
    东方菱茵感慨友人如此乐观,她不忍戳破,就算世界上有八十亿人,就算忽视宗教、年龄、门当户对、家里是否同意之类的因素,还要扣除非单身的、扣除对双性恋有偏见的、扣除性取向不相容的等等,最后符合条件的应该少了很多了。而即使这个人存在,也可能是个万里之外的异国人,不但语言不通,甚至根本不可能相遇……
    她没讲出口。
    “哦,对了。说到南熙薇和交友app,我以前在app上刷到过她,还匹配过。”
    “嗯?”东方菱茵瞪大了眼睛。
    “我之前还没脱离教会,但是开始有这个打算的时候,就为了显示自己的叛逆,注册了个账号。那时候她在那个app上很活跃呢。
    “她确实长得不错,看起来在app上很受欢迎。虽然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但有天她主动和我打招呼的。
    “我就和她见了一面。她知道我在教会,还是灵能力者,但是整个约会的过程,她都很主动,好像对我很感兴趣的样子,还聊了不少我工作上的事情。”
    “你跟她有没有……你跟她……”东方菱茵想问那个比较在意的问题,但是说不出口来。
    “我没有跟她睡啦!拜托,你现在都能感觉到,我的灵力还是和以前一样强吧。”柳璃湘又抱怨了几句自己还是单身狗的事实,接着回忆:
    “但是南熙薇真的很不礼貌。约会的时候还看起来很殷勤很主动,事后却什么都不说就消失了。也没拒绝我,也没解释什么,就突然联系不到了。”
    “啊……居然这样。”
    “就是说啊。不过后来再在app上搜,也搜不到她了。我想可能作为外交人员,不应该再在约炮app上活跃了吧。在这种软件上的经历都是黑历史,所以销号了。”
    这样一来,那时南熙薇曾经突然吻自己,事后又像个没事人的样子,也说得通了。大概全是对方一时兴起罢了。
    东方菱茵虽然自己守贞,但对别人约炮的事,是不评判的。因为成年人之间你情我愿,她觉得这没什么问题。
    相反,她自认为得知了这件事情,能够解释当时南熙薇的行为,也就能释怀了。
    南熙薇应该对她本人毫无兴趣,只是过去约炮约惯了,当时躺在一张床上,身体接触时难免有些肉体的本能反应。
    南熙薇应该对她本人毫无兴趣,只是过去和陌生人约会惯了,她对所有的陌生人,一定约会的时候都殷勤又温柔。
    南熙薇应该对她本人毫无兴趣,只是太过漂亮,受欢迎惯了,对所有的人,一定都会不经意间说些撩拨的话语。
    和南熙薇认识以来所有曾经让她心动的细节,现在想来,都只是南熙薇一贯的做法而已吧。
    如果不是她,是任何其他的人,也都一样的。
    毕竟她只是个无聊的怪人,怎么可能,会有人对她有兴趣呢?
    果然很肤浅啊,欲望这种东西。
    东方菱茵认为自己终于释怀了,虽然左手又痛得厉害起来。
    这天下午,柳璃湘离开后,东方菱茵照例制作着灵力物品。
    进展非常顺利,体内像有巨大的力量源泉,随时可以喷发。
    是呢。她混杂着复杂的情绪,有些嘲讽,又有些庆幸:毕竟感受到痛苦的时候,灵力就会变强呢。
    就算孤独,我可以做到别人做不到的事情。
    全神贯注的时刻,手机突然响了。她接起来,是帮她安排行程的同事。
    “圣医大人,不好意思,您要求的要额外定南国旅馆的事情,上面不给批经费啊。”
    用得着这么抠门吗?明明教会里的很多人,平时出差都很奢侈。
    “啊……可是能不能有什么办法——”
    还不等她说完,同事抢话道:“圣医大人,实在抱歉,您看我也不容易,周末还在加班。上面真的不给多余的钱了。请别难为我了。其实去南小姐家也挺好的。她主动申请和您一同执行任务,想必您二位的关系不错,所以——”
    “嗯?”东方菱茵愣了一下:“她主动要执行这个任务?”
    “是啊。听说本来定了另一位南国的使臣的。是她说她在南国认识什么和什么花有关的人,还说她有在北国登山的经验,非常积极地毛遂自荐,要一起参加您的工作,才定的她。”
    明明南熙薇当着自己的面说,这是“硬塞”给她的呢……
    东方菱茵的心跳再次加速起来。有很多应当顾虑的因素,此刻都被她忽略了。她只听见自己开口道:
    “那就去南小姐的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