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禁忌之花(百合、人和妖、1对1)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十六、南国晚风(一/二)
    南国湿热的夜里,风柔和地吹向紧拥着的二人。
    东方菱茵抬起头来。
    她和她的距离是这么近。对方漆黑的眼眸在晦暗的灯光下,正聚焦在自己的脸孔上。
    对方呼出的一口气,也轻柔地飘落在自己的鼻尖,一下子捕捉到那种香甜的味道。
    这种氛围……似乎一定要有一个吻才对得起。
    然而东方菱茵只是惊慌失措地别开了脸。
    对方也反应过来,略尴尬地说道:“啊,我的意思是,圣医大人,我作为南国的使臣,有责任和义务确保您的安全,所以不能再留下您一个人。”
    “嗯……刚才,是您救了我吗?我好像感觉,刚才有条狼狗,力气好大,还咬了歹徒?”
    “圣医大人,您有夜盲症,应该是看错了。刚才就是我而已。请您放心,我把那个歹徒拖走,后来正好看见警察,把他交给警察了。我因为从事外交工作,接受过正规的自保训练,才会一些基本的搏斗的。”
    “谢谢!如果不是您,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东方菱茵睁着水盈盈的双眼,认真地道谢。刚才有一瞬间,她还以为是过去照顾过的狼现身救了她。不过想想怎么可能那么巧,现在只是充满了对南熙薇的感激之情,顺便还感慨对方真的很厉害。
    “您现在感觉好些了吗?”
    尽管已经确定了安全,也因为拥抱而感到安心,身体还是有些惯性般的发抖。
    如果可以的话,真想一直抱着她。
    但是太过长久的拥抱会超出“工作关系”或者“朋友”间的适度。东方菱茵主动松开了怀抱。
    “嗯,好多了,谢谢。”
    “那您还想去夜市吗?还是我们就回去休息了?”
    今天飞机晚点,而且在飞机上没怎么吃东西,现在肚子饿得难以忍受。
    “还是去夜市吧。”
    东方菱茵看了看自己因刚才的事故而凌乱的衣物,说想先上楼整理一下,再出去。
    两个人并肩走着,隔着的距离间好像有了什么比以前不一样的氛围,却只是尴尬地故意避开。
    “您看起来很热,衣服也脏了,要换衣服吗?”到家后,南熙薇建议。
    “嗯,”东方菱茵脱了鞋打开行李箱,刚才支支吾吾的原因显而易见:只见里面白花花一片,清一色的纯白法衣,而且件件都和身上的一样厚,换了也不会更凉快。
    南熙薇扫了一眼:“原来您只带了很厚的法衣。”
    “嗯……我其实,很多年没有穿过一般的衣服了,做圣医以来,只穿过法衣。”
    “那您不介意的话,想穿穿看我的衣服吗?我可以借给您凉快的衣服。”
    “好的,谢谢。”如果是从前,东方菱茵绝对不会答应穿法衣以外的服装,但现在真的热得不行,何况经历了刚才的事后,她不太想再穿着法衣引起注意了。
    于是她红着脸,被领到了南熙薇的衣橱前。
    颜色总体比自己的丰富多了,不过南熙薇大概也是对颜色有什么执念,所有的外套都是黑色的。
    这么一想,其实认识到现在,每次见到南熙薇,她确实都穿着黑色的大衣呢。
    而且现在东方菱茵也懂了,为什么南熙薇身上总有玫瑰的香味。一打开衣橱,她就注意到了,里面放了满满一大袋的干花。纯天然的东西,散发着毫不刺鼻、自然柔和的香气,所有的衣物常年沐浴在这样的环境下,自然从外到里都被熏成了玫瑰花味。想来在南熙薇东国的家,衣橱里一定也是放满了香囊。
    “这身怎么样?”
    东方菱茵抬头看南熙薇,她正拿着件淡黄色的衬衫和橘色花朵图样的热裤。
    好经典的热带风格。
    东方菱茵摇了摇头。她从没穿过热裤。毕竟平时只穿那种从头包到脚的长袍啊。
    南熙薇似乎看出了她的难处,重新给她拿了条长点的裤子:“那穿九分裤吧。”
    递给她衣物的时候,正好碰到了东方菱茵的左手,她“啊”地叫了一声。
    南熙薇的神色变得复杂:“是左手的旧伤痛了吗?”
    东方菱茵点了点头,南熙薇就又领着她坐下,说给她重新包扎。
    揭开东方菱茵马虎包过的纱布,露出已经有些发肿的伤口,而且周围还散着一圈紫色的瘀血。
    东方菱茵从来不关心自己的身体健康,而且一直觉得这只是小伤,都没仔细看过。
    此刻在南熙薇细致的关切下,她才第一次观察伤口:原来有两道。
    她一直以为,只被玫瑰刺伤过一次的。其中一道伤口,还明显比另一道更加糟糕,瘀血也主要散布在这道周围。
    南熙薇用沾了消毒水的棉签轻轻擦拭伤口,碰到的时候,东方菱茵又忍不住“啊”了一声。
    “很痛吗?”
    “嗯。不过我不要紧的。”
    南熙薇紧皱着眉,看起来好像很心痛。
    南熙薇人真好,只是这种小伤,就会为别人担心。
    “对不起……”南熙薇道歉,而且音调还很认真。
    “只是伤口被碰到了疼而已,不用道歉的啦。”
    “对不起……”
    南熙薇没来由地又道了一次歉。难道是因为刚才的事情?
    “刚才根本不是您的错。您只是走开一小会儿而已,怎么可能想到会发生那种事?而且我刚才真的好没用,居然任别人欺负都叫不出来,我真是太懦弱了。多亏您救了我。”
    南熙薇抬起头来看她:“不。我一点也不觉得圣医大人懦弱。相反,圣医大人非常勇敢。您明知道采集食人花和灵药雪莲,都是危险的事情,所以各个医院都很少有这两种药材。然而您为了救别人,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南熙薇顿了顿,又说:“教会平日给您的待遇也不算好,让您执行这么危险的任务,您还答应。”
    东方菱茵只是感谢对方,道:“这无关教会,我自己本来就想这样做。”
    “那如果您自己本来就想这样做,又何必困在教会里做事?”
    东方菱茵其实有过同样的疑问,只是从来没有允许过自己正视这个问题。这个内心深处一直潜在的问题被一阵见血地戳到,她却只是沉默片刻,随后去另一个房间换衣服,结束了对话。
    虽然南熙薇说是九分裤,但她穿到自己身上,完全就是长裤。她走出来,到门口的全身镜前整理起发型。
    “圣医大人,您真的要再梳修女的发髻吗?”
    回想起今天由被人认出是守贞的圣医而引发的事端,再想想近来出门被人打扰的事情,正如多年以来第一次,东方菱茵穿上了一般人的衣服,现在她也是第一次,决定不梳那个高高的发髻了。
    头发被散下来,长及腰际。
    东方菱茵看着镜中的自己。过去在宽大的法衣下,身体的一切特征都被埋没,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她看到了自己身体女性的曲线。
    南熙薇走到她的身边,一起看着镜中的她,自然地接过手里的梳子,她就任她帮自己一下下梳通。头发被南熙薇的双手触碰的时候,似乎整个头皮,都有一种放松的舒适感。
    “您头发披下来的时候,真的很美,圣医大人。”南熙薇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