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禁忌之花(百合、人和妖、1对1)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十八、食人花与玫瑰园
    要去的目的地,是南熙薇建议的。南熙薇说,知道有一片很大的私人花田,里面有不少的大王花,也有食人花混在其中。
    驱车到达了一片热带雨林的入口,里面密密麻麻全是树木,路径太过狭窄,必须下车步行。进去的时候发现竖着块木牌,上面清楚地写着是私人领地,不经同意禁止进入。
    南熙薇之前说过,她认识这片树林的主人,对方同意她们以医疗为目的进去采集食人花花瓣,所以两人看到木牌也毫不犹豫地进去了。
    果然是到了别的国家。就连小路两旁的树,都有种明显的“异国感”。这种皱巴巴的树皮、奇形怪状的树干和被藤蔓死死缠绕着的树枝,实在和东方菱茵在东国时习惯于见到的香樟与梧桐,太过不同。
    小心翼翼地穿梭于泥泞的路径中,东方菱茵不时低下头,怕被树枝和藤蔓绊住。
    今天来以前,她就和南熙薇两人都穿上了遮挡全身的衣物——本来她又想穿法衣,但考虑到身着长袍会行动不便,最后和南熙薇一样,穿的长衣长裤,裤脚和袖口也都扎紧了。身上更是喷满了防虫喷雾。
    这种潮湿的雨林,自古以来,人们都认为里面充满有毒的“瘴气”,实则是因为其中的气候和生物,都令人不适,还有真的有毒的昆虫和危险的寄生虫。
    南熙薇带路,两个人一言不发地走着,都很谨慎。
    走了好长一段,树林突然有了出口。
    东方菱茵抬起头,一种前所未有的震撼不适地遍布全身。
    首先是气味。恶臭,简直是腐尸一般的恶臭,在潮湿炎热的空气中发酵过,一阵一阵,浓厚地传入鼻腔。
    简直要吐了。
    然后是眼前的景象。东方菱茵从没想过,会一下子看到这种望不到边际的大王花田。这种花是成群结队地生长着的吗?还是难道有人特意培育如此令人害怕的花朵?
    鲜红的巨大花朵像张开血盆大口似的,中间有个同样巨大的口,想来是引诱昆虫和小动物的陷阱。花瓣上一个个凸起的白色斑点,密密麻麻,密集得让人看了头皮发麻,全身起鸡皮疙瘩,恶心至极。而且是一整片大面积的平地,完全充满了一模一样的血红色的花,加上一模一样凹凹凸凸的白点。这种恶心的凹凸感就充斥着整个视野,连成一片。如果是密集恐惧症的患者看到,一定会受不住。
    东方菱茵忍住反胃的感觉,走近花田,想要找到隐藏于其中的食人花。这个时候她有些担心起来,责备自己为什么不早点起来,如果在正午时分前分辨不出食人花怎么办。
    南熙薇倒是看起来镇定自若,还示意她跟着她走。
    东方菱茵将信将疑跟着走了一小段距离,果然就感觉到了异样的气场。
    一种难以形容的、更为恶心的恶臭,随着距离的拉近,有股渗人的感觉侵蚀过来,仿佛空气的颜色都发生了改变,仿佛有股看不见的黑烟在源源不断向外冒。
    东方菱茵盯着恐惧不断往源头靠,果然发现了食人花。
    外表和一般的大王花真的一模一样,说不出到底有什么区别,但就是能感觉到,这一朵正是邪气的来源。
    强烈的不适感,在全身蔓延。有旧伤的手,像是在与邪气呼应,再一次开始疼痛,而且这次的疼痛,也包含了某种毒辣的感觉。东方菱茵却丝毫没有后退,反而快速靠过去。
    抬起头来,同样毒辣的太阳正高悬天际,在湿热的空气中毫无限制地散发着炎热,仿佛连光都改变了直射,变得在空中弯弯扭扭,攻击着人的耐受力。
    这是东方菱茵第一次要采摘食人花花瓣,之前也没能找到足够的资料说明方法。她本能地惧怕着,然而没有时间给她犹豫。
    她拿出事先用灵力准备过的容器,伸出手。
    很意外,什么都没有发生,顺顺利利地就拿到了需要的花瓣数量,顺顺利利地就封存在了容器中。
    原本以为食人花会发出什么出人意料的攻击,但都没有。
    东方菱茵松了一口气,准备退出花田。
    这个时候,她看到了,就在脚下,有人类衣物的碎片,还有几块已经变成半液体半固体的肉块,散发着变形的腐臭。
    食人花……这个名字的含义,清晰地浮现在她脑中。
    这些肉块、这些残破的衣物……这意味着什么,她立刻就领会了。
    胃里剧烈地翻滚起来。
    她强忍着恶心和恐惧,这才反应过来什么,手立刻本能地拉住身旁一直陪伴着她的南熙薇,慌张地快速跑了出去。
    终于到了她认为安全的地带,她仔仔细细观察了南熙薇的全身,确保了刚才南熙薇没有受到食人花的一丁点侵蚀,突然激动地将其拥入怀中。
    “我真是太白痴了!居然让你陪我去找食人花,居然让你离食人花那么近,如果你出了什么事,熙薇……如果你出了什么事!”东方菱茵紧紧抱住南熙薇,全身后怕地发着抖。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体才平静下来,怀里的人正轻轻拍着她的背,用温柔的音调安慰她:“没关系哦。已经没事了,已经离食人花很远了。而且菱茵,你的灵力真的很强。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能如此轻易接近食人花,不受伤害。因为有你在,我刚才那么靠近食人花,也一点都没有受伤。”
    “那就好……谢谢。”
    因为有散发着玫瑰香气的人在怀里,周围的恶臭,也似乎可以视而不见。虽然留恋这股味道,东方菱茵却觉察出了自己举动和称呼的“不合适”,松开怀里的人。
    “啊……对不起,南小姐,我刚才只是太担心……”说着便地下了头,不敢看对方的神色。
    令人不安的沉默中,天空像要帮忙缓解这种尴尬,先是浠沥沥,立刻又哗啦啦地往下倒雨。
    这次换成是南熙薇,拉着东方菱茵的手,跑到了附近的一间温室里。
    与刚才的世界截然不同,这里是芬芳的玫瑰园。
    “真没想到,这里居然会有这么多玫瑰,而且还都种在温室里。”东方菱茵为眼前的美丽所惊讶。
    “嗯,这里的气候太过多雨,要想终年有盛开的玫瑰,为了玫瑰不被淹死,有很多人都会在花房里培育玫瑰。”
    又是很异域的感觉。如果在东国,只有热带的植物会被特意培养在温室里;在南国,反而是东国常见的植物受到精心呵护。而且在东国,温室里普遍温度都比外面高,这里的温室,反倒比外面凉快呢。
    东方菱茵完全放松下来,安宁的玫瑰园里,娇嫩的黄玫瑰、惹人怜爱的香槟色玫瑰、纯洁的白玫瑰、艳丽妩媚的黑玫瑰、当然还有炽热的红玫瑰……不同的颜色与花型,互相掩映着的娇羞与热烈,形形色色、美不胜收。
    不知不觉之中,几个月前才第一次接触到的玫瑰花的味道,已经变成了能让她平静下来、能安抚她的味道。比如现在闻到的……
    东方菱茵一转身,闻到了这股安心的源头:这园子里所有的花朵,都不及眼前伊人的馨香。
    “要在这里坐一会儿吗?”伊人问她,带她去温室内的长凳坐下。
    玻璃棚顶上的雨水,啪嗒啪嗒敲击着声响。
    手还牵着,还没有人松开。
    她抬起头,看她,然后又飞快地低下来。垂在眼前的眼睫毛上,一滴发亮的雨珠落下。
    她擦了擦自己的眼睛,身旁的人坐得更近了。
    “今天早上的时候,好像看到,圣医大人你的眼睛红红的。那时候来不及问,你还好吗?是过敏了吗?”
    如果是平时,如果是别人,东方菱茵一定不会说出自己曾经哭泣的事实。但是她已经知道,对这个人,她可以。
    “我没有什么过敏。今天早上,我做了个噩梦,醒过来的时候哭了,眼睛才会红的。”
    “是什么梦?能说吗?”对方柔声问询。
    “嗯……我梦到自己是一头很小的狼,在冰天雪地里寻找狼群。好不容易找到了,他们却要赶我走。然后不知道为什么,我想起来,已经被不同的狼群赶走过好多次了,我只能孤独地一个人,我就觉得好悲伤……”
    南熙薇握着她的手微微抖动了一下。
    “你是为了这个梦里的狼而哭的吗?”
    “嗯……而且其实我也是,一直觉得好孤独……”
    南熙薇的身体完全靠了过来。南熙薇完全靠在了她的身上。
    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动,只是在静默中感受着彼此身体的抚慰。
    这种慰藉,如同温室的玻璃穹顶保护花朵不受风雨侵袭那般,让东方菱茵感受到了真挚的呵护。
    她简直要忘记了,这是超出工作关系的,“不合适”的肢体接触。
    那股玫瑰的香气——不,这个时候已经可以感受到,其实是比真实的玫瑰更为甜美柔和的香气,再一次地弥漫过来。
    “南小姐你,好像真的很喜欢玫瑰花,连衣橱里也都是玫瑰花,身上也是玫瑰的香气。”
    “你发现了,”身上的人笑笑,“因为我的父母,就很喜欢玫瑰。我受他们的影响,也特别喜欢。”
    “他们为什么这么喜欢玫瑰呢?”
    “我母亲告诉我的,玫瑰算是他们的定情信物。我母亲说,本来她一直拒绝我父亲的追求。她告诉他,他们两个,来自不同的世界,不可能有结果的。但是我父亲说,他可以为她去摘雪山上的玫瑰,证明他们两个,就是心意相通,注定要在一起的一对。”
    “雪山上的玫瑰?这个好像我听过,是传说中才有的有魔力的花。真的存在吗?”
    “是的。我母亲也说,一开始不相信有。这种特殊的玫瑰,据说只长在北国终年积雪的高山悬崖,要冒生命危险才能摘到。而且很少有人见过,很多人都以为只是虚构出来的。这种玫瑰有个神奇的特点,就是每个人看见的颜色都不一样,只有真正心意相通的两个人,才会看到完全一样的颜色。”
    “哇,好浪漫的传说。那你父亲摘到了吗?”
    “摘到了,而且他和我母亲,看到的颜色真的是一样的。然后他们就在一起了。从我记事起,他们就一直很恩爱,我们一家真的很幸福。”
    真是梦幻般的故事。
    “真好。谢谢你告诉我你家里的事情。”
    东方菱茵的心受到了感动,不免再次感慨起,“普通人的幸福”原来也是美好的东西。
    她鼓起勇气,转过头看靠在自己身上的南熙薇。
    淋湿的卷发上滴滴答答闪着光,姣好的脸庞上因为有细细的水珠,像吸饱了水墨的宣纸那样散发出柔软湿润的感觉。长袖的衬衣因为淋了雨,此刻变成了半透明,紧贴在窈窕的身体上,勾勒出女性身体动人的轮廓。
    东方菱茵的脸再次热了起来。
    那种凹凸有致的曲线,让她联想到,如果是裸体的话,会露出饱满的水蜜桃般形状的白皙乳房——不过尺寸来说的话,一定比水蜜桃大;说不定形状也比水蜜桃更圆。但是那种软绵绵的触感,一定和熟透了的水蜜桃一样的甜。
    不不不,天哪她又在想些什么。东方菱茵摇了摇头,即使是如此眷恋此刻的温存,她依然提议,既然已经完成了任务,现在就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