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禁忌之花(百合、人和妖、1对1)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二十一、如果……(二更)
    不,不凑合,一点都不凑合。
    幼年时曾经无数次想吃的,超市里的廉价布丁小零食,此刻化身为有人认真特地为自己制作的甜品,一点都不凑合。
    不知道为什么,当时即使那么想吃,这一直没吃到的东西,后来自己却一次也没买过,一次也没试过。
    高温融化的焦糖,润滑奶香的布丁,比无数次的想象中,更为美味,更有冲击力。
    几乎要忍着泪水涌上眼眶的冲动,哽咽的咽喉吞下这道从未尝过的甜美。
    “真的很好吃!谢谢!”东方菱茵抬头,咬着嘴唇,睁大双眼,生怕被看出因为一个布丁就要哭的冲动。
    南熙薇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亲手准备的这道甜点,意外地戳中了东方菱茵渴求的心扉。
    她真的太感动了。可是即使如此,又能如何呢?所以也没必要告诉南熙薇这道甜点为她带来的感动。
    最后是之前东方菱茵在南熙薇东国的宿舍,已经吃过的鲜奶油蛋糕,只是上面加了些南国特有的水果。其实她刚才吃完牛排的时候,就快饱了,但照样吃完海鲜吃布丁,现在再吃这蛋糕,一点难度都没有。
    东方菱茵吃过的蛋糕不多,但毫无疑问,南熙薇做出来的奶油蛋糕,水准很高。一丁点腥味都没有、毫无甜度负担的奶油,可以让人一口气吃完,还想要更多。
    “这些甜点,一点都不简单。蛋糕做得真好吃。南小姐,您真的很厉害。”
    “谢谢,我也很喜欢。我小的时候,每年生日,爸爸都要给我做这种奶油蛋糕。”南熙薇看着她,眼神中露出怀念。
    “那令尊的厨艺一定也很好。”
    “嗯。我爸爸是厨师呢!他在北国最北的小镇,开了家小饭店的。”
    “在北国啊,那里好像很冷,听说能用的食材也不多……”
    “是啊,北国真的是美食荒漠。我爸爸虽然是北国人,但他可是在西国受过专业训练的大厨,他做的饭可好吃了。小的时候,我跟妈妈,天天都吃他做的饭。”
    “所以您也这么擅长烹饪。”
    “嗯。有时候他也会教我做菜。”
    “南小姐……”看着沉浸于幸福回忆的南熙薇,东方菱茵本想开口问她是不是孤儿,但又不忍心了。
    “我妈妈是东国的,她开玩笑,说愿意和我爸爸去北国那么荒凉的地方住,也是因为爸爸烧得一手好菜,去了也不怕没吃的。”
    怪不得南熙薇说,她的父母“来自不同的世界”,原来一个是北国人,一个是东国人啊。
    “但南小姐,却是南国人吗?”
    “嗯。我爸妈死了以后,我就流落到南国了……”南熙薇原本微笑的嘴角垂了下来。
    南熙薇,原来真的和自己一样,是可怜的孤儿。东方菱茵感受到同病相怜的不忍。
    “对不起,不想提起您的伤心事的。”
    “没关系。其实我爸妈死的前几天,我才刚过完生日。我生日那天,我爸才刚给我做这种奶油蛋糕的。我每年生日,我爸妈都给我庆祝得特别隆重,他们特别喜欢给我过生日。他们说,我出生的那天,他们特别幸福。
    我也喜欢过生日。我总觉得,有人给我过生日,就好像,我的存在,是让别人高兴的,有人因为我的存在感到幸福。可是,爸爸妈妈死了以后,再也没有人给我过生日了,我就自己给自己做蛋糕吃……”
    南熙薇诉说着的声音中,渐渐透出悲凉。这是东方菱茵第一次,目睹这个平时总是照顾自己的、看起来很厉害的人悲伤的样子。
    “南小姐……”东方菱茵站起身来,绕过桌子,走到南熙薇的身边,虽然克制着不能做什么亲密的举动,但她站在她身边,紧挨着。
    “我小时候本来以为,每一年过生日,爸爸妈妈都会给我庆祝……可是那年过了生日没几天,他们就突然死了……连我妹妹也死了。”
    天哪,居然还有妹妹,也一起死了。东方菱茵自己也有妹妹,就算她们关系不好,她也难以想象,如果在小时候,就失去妹妹,失去所有的家人……
    “我也从小失去了父母,他们也是有一天突然就死了。但至少我妹妹还在。南小姐,您的悲痛,我难以想象……”东方菱茵伸出手,却又缩回去:“南小姐,您的父母,是出了意外吗?”
    “嗯,算是吧。”
    “车祸什么的吗?”
    “算是吧。爸爸妈妈,临死前最后一刻,拼命保护我,让我逃得远远的,让我活下去……”南熙薇握紧了拳头,眼神中有泪在打转,却始终没有落下。
    “他们真的很爱您,如果能看到,您长大成了这么优秀的人,工作也那么好,一定会欣慰的。”
    “嗯,谢谢。可是没有如果。再怎么样,他们也看不见我了……他们那天,当场就死亡了。”
    东方菱茵不知说什么好,终于轻轻把手搭在南熙薇的肩上。
    “圣医大人,你们的宗教,总是叫人宽恕别人。可是我一辈子,也不可能原谅害死我一家的杀人凶手。我每天都要诅咒他们。我在你们的宗教里,也不算什么好人吧。”
    东方菱茵想起自己的父母,曾经也夺取那么多条生命。即使是妖怪,那些妖怪,说不定也有亲人,就像自己八岁那年,他们曾逼迫自己杀害的狼妖一家那样。即使她没有动手,祸也因她而起,都是为了让她完成第一次猎杀,才害了那一家人的……当时她失去意识,醒过来的时候已经看不清。那一家四口,连同未出世的婴儿,大概都当场毙命了。
    东方菱茵自己对教会所属的宗教教条,其实没那么笃信。但因为她的灵能力确确实实,所以这些年来,她一直接受教会的训练。或许治病救人深处的动机,也有想为当年赎罪的执念。
    她想起自己的罪孽、父母的罪孽。她抽泣起来:“不,您这么好。您帮了我这么多次,怎么不算好人呢?要宽恕导致您至亲之人死亡的肇事者,谈何容易?您失去了所有的亲人,这种痛苦之深,那些没经历过的人根本无法想象,更不能轻飘飘说应该宽恕。不能宽恕只是人之常情——那肇事者,受到应有的惩罚了吗?”
    “那三个凶手,应该也都当场死亡了。我逃走后没能去看现场,但听说那里全是尸体,血流成河……三个杀人犯的命,抵我爸妈还有妹妹的三条命。可是他们就那么死了,真是便宜他们了!否则如果落在我手里,一定要折磨得他们生不如死,再亲手用最痛苦的方式杀了他们!现在他们死了,我只能相信有灵魂,我每天都诅咒他们的灵魂永不安息。”
    南熙薇漆黑的眼瞳中露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狠厉,声音冷得像变了个人。东方菱茵虽然稍微吓了一跳,但由于理解对方的痛苦,只觉得心疼。本就在轻声抽泣,现在愈发难以掩饰。
    “圣医大人……你又为我哭了。我觉得圣医大人,好像是我见过最善良的人……”南熙薇说着,突然一把抓住东方菱茵轻轻搭在她肩上的手臂,紧紧攥着:“我就算知道杀人凶手已经死了,还每天都诅咒他们……刚才我还对你做了那种事——我们都是女人,你还是圣女,可是我对你做了那种事,你觉得我很坏吗?你会疏远我吗?”
    抬起头询问的眼神里,闪闪烁烁的我见犹怜。
    “当然不会!当然不会!”东方菱茵恨不得能将伊人紧紧搂在怀里,怎么可能想疏远如此温柔可怜的南熙薇?她顿了顿,嗫嚅着嘴角,她唯一能说出的话:“熙……南小姐,我……南小姐能告诉我,您的生日是什么时候吗?我想为您庆祝生日。”
    南熙薇握着她的手松了下来,眼神垂下去:“我不想告诉你。圣医大人,我不用你给我过生日。圣医大人,你的善心,是我难以招架的东西。”
    不,可是我想给你过生日,不只是出于善心。
    但是东方菱茵知道,自己没有什么资格,对南熙薇说这种话。
    东方菱茵洗漱完毕,坐到南熙薇客厅的沙发上,决定今晚应该由她来睡沙发。
    她拿出手机,随便搜索着“农场直送”的“夏洛莱牛”,这才发现,这种牛的高品质牛肉,和今天早上在厨房快递箱子上看到一样牌子的,只有从西国的某农场,才能买到,而且要提早好长一段时间就预定。
    算算时间,南熙薇一定是在刚确定自己会来南国执行这个任务的时候,就已经预定。
    她心烦意乱地想着南熙薇对她的“好”,脑子里都是今天下午的场景和刚才的对话。
    “圣医大人,不要睡沙发了,和我一起睡床吧。”南熙薇走过来,轻声请求,还把她从沙发上拉起来。
    “可是……可是……”东方菱茵的双腿完全不停使唤,径直跟着走到卧室的床前,准备躺下去的时候,才尴尬地强调:“我们不可以做那件事情,南小姐,您明白吗?”
    “我不会做任何圣医大人不想做的事情。”南熙薇请她放心,让她躺下。
    “哦,对了,圣医大人怕黑,要再开着灯睡觉吗?”
    “可是开灯睡,您会不会不习惯?”
    “我还好。我不怕黑,其实和圣医大人不一样,我反而觉得,在黑暗中更有安全感。我觉得我能躲起来,没人能看到我,就觉得安全。”
    联想到南熙薇从小失去家人,东方菱茵立刻理解了这句话,同时再次涌出对这个人的共情与温柔,她直接关了灯。
    黑暗的卧室中,只有昨夜买的那只荧光小狼,淡淡地发出蓝光,冷色调的光,却在有南熙薇在身边的温度下,显得温暖。
    东方菱茵的眼睛还是不可避免地看不清了。
    南熙薇的身体靠了过来,完全和她皮肤贴着皮肤。玫瑰的气息像能安抚左手的旧伤,疼痛也减轻了,而且有种安宁的氛围。
    可是这样的话,距离又靠得太近了。东方菱茵心虚地有些担忧,想往旁边移开一些。
    身体被环绕的手臂阻止了。耳边传来伊人的低语:
    “圣医大人,请放心。我说过了,我不会做任何你不想做的事情。我只是想靠着你,可以吗?”
    即使知道了不可能有什么肌肤之亲,也愿意和她共眠吗?
    “圣医大人,对你来说,做圣医,很重要的事情,对吗?”
    “是。”
    “有多重要?”
    “对我来说,保持灵力,能完成灵能奇迹,能做一辈子圣医,就是我即使付出生命也愿意追求的东西。我从小就为此而活,即使他人认为只想追求灵力的我不近人情,无聊透顶;即使我必须舍弃欲望,终身守贞;即使我是个无法融入人群,甚至连教会都融入不了的人,这也是我下定决心要毕生追寻的东西,是我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追求的东西。”
    “我不觉得你无聊。但既然这对你这么重要,我就绝不会做任何会破坏你灵力的事情。”
    东方菱茵的眼角,在无边的黑夜中,寂静地滑下一滴一滴泪。
    “圣女大人,关灯了,你看得见吗?”
    “看不太见。但是您在我身边,我好像就不怕了。”
    “那太好了,那今天晚上,我就一直陪在你身边。”
    “那我半夜起来上厕所,难道您也陪我吗?”东方菱茵笑了笑。
    “是啊。上厕所也陪你,这有什么的,我一点也不介意,请尽管叫我。”
    何至于对她这么好?
    即使不能做爱,也愿意睡在她身边;不嘲笑她,而是认真对待她想追求灵力的信念;还说什么就算上厕所,也能陪她去……这真的只是南熙薇对别人的一贯做法吗?
    不,即使这只是南熙薇对所有人的做法……
    如果自己不是圣医的话,不管南熙薇想对自己做什么,也不会拒绝的。随便做什么,不管要做什么,也不想拒绝,也绝不会反抗。
    只为了她愿意在黑夜中睡在她身边的温柔陪伴。
    甚至如果她们是异性的话,只要南熙薇想,就算说要结婚,她也不会拒绝。就算要她给她生孩子,她也不会拒绝。
    没有如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