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禁忌之花(百合、人和妖、1对1)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二十二、死亡的预兆
    这天半夜,东方菱茵从噩梦中醒来的时候,突然有种自己快死了的感觉。
    左手痛得动也动不了,身上一阵冷一阵热。
    她挣扎着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水,吞下两片退烧药。
    怎么就突然病了,她想不通。
    离开南国的那天,南熙薇曾经叮嘱过她,如果玫瑰刺伤的旧伤再发作,一定要和她说。
    回想起和南熙薇在南国同寝的那夜,才过了几天,却觉得美好遥远得像雾中远方的山峰,模模糊糊地不真实。
    倾盖如故、白头如新。
    过去二十几年,也从来没有一个人勉强越过自己内心和外部世界的那条界限。可才认识南熙薇三个月左右,这个人就已经达到自己心中的最深处,像支有魔力的利箭,直接、精准、难以抗拒。
    那天晚上,东方菱茵居然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自己的心意。居然已经觉得,如果自己不是圣女,就算要和南熙薇共度一生,都可以了……
    她拿起手机,想打给南熙薇,但又放下了。
    找南熙薇又有什么用呢?南熙薇这会儿在远在南国呢。何况虽然自己对她……但怎么能深夜麻烦别人?再说,南熙薇也不是医生。
    东方菱茵看了看手上黑色的淤血,苦笑了一下。
    毕竟只是个小伤啊,因为这么点小事,就大惊小怪觉得自己要死了,真是多想。
    大概会有这个念头闪过,是因为当年蓓莎嬷嬷死前的那句警告。即使听起来再怎么不可思议,也在心里一直留着根刺。但玫瑰毕竟只是朵花而已。这肯定就是普通的伤口感染,明天上班的时候让同事给自己开点药就行了。
    本来打算一回到东国放好食人花花瓣,就立刻启程去北国。谁想到登山的地点开始下起大雪来,好几天都没停。为了安全起见,只能等待天气转晴,并且由专家评估过风险不高的时候,才能再去了。
    在这几天内,南熙薇也接到了要去南国的工作,一直在那边。
    隔天一早,东方菱茵就去了医院,先找认识的医生看了一下,确定只是伤口感染后拿了药,就不顾劝说,没回家休息,又去用灵力给病人治疗了。
    她又去了小女孩的病房。女孩看见她露出高兴的表情。小女孩的妈妈也亲切热情地与她闲聊,感谢她的工作。小女孩还是不能说话,东方菱茵本以为女孩会看起来可怜巴巴的,可没想到小姑娘的脸上全是阳光般的笑脸,感染力很强,反而安慰到了她自己。
    一般情况下,医疗人员不能和患者之间有什么私人感情,这样很影响工作。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再加上这女孩实在很可爱,年龄也小,东方菱茵对她特别上心。不知不觉,她对这位患者,就超出了一般的关心,甚至有些像对自己亲妹妹那样的关心了。
    她很担心。过去已经因为一些杂事,拖了太久。本来以为很快能采到药,到时候一定能恢复,可现在要去采药的事也是一拖好几天。这天她给小女孩看诊的时候,发现她的身体情况在变弱。如果再不服药,真的有可能会有后遗症。她真心希望,能快点拿到灵药雪莲,快点帮她治好。这么小的孩子,人生可不能就这么毁了。
    就这样又过了几天,她每日都用药压着发烧,照常去工作,尤其是用灵力帮小女孩延缓身体虚弱的趋势。灵力治疗是消耗自身的工作,她知道这一点,但一直想着已经在服用抗感染的药物,应该会没事,就从来不肯休息。
    等到北国雪山的上空终于放晴,又通过安全评估后,终于能去采摘灵药雪莲了。东方菱茵从东国出发,南熙薇则直接从南国飞到北国。
    出发的前一天,柳璃湘又来看她。
    真没想到,以前和柳璃湘一起在教会工作的时候,两人毫无交集,现在却成了不错的朋友。
    柳璃湘其实是个很热心的人,她也很关心自己。她又带了些妹妹做的果酱来,还关心起东方菱茵的身体情况。
    “没事,应该会好的。”东方菱茵答道。
    柳璃湘上前,抬起她的手,仔细看着,又摸了摸她的额头:“这一点都不好啊!明明越来越恶化了!而且你还在发烧!”
    “只是低烧啦,没事的……”
    “东方菱茵,你要工作,你不要命啦?!平时也不休息!怎么不和他们说,等伤好了再去北国?登山是个体力活,你又没有登山经验,到时候一定累得半死。你真的把自己累死了怎么办?我现在就去找教会的人,对他们讲你不能去!”朋友在责备她,还一副冲动地要去教会找人,逼她立马休息的架势。
    “真的没事啦,我就先去那边把事办好,等回来做完药,给我的病人服用以后,我就休息一段时间。”
    ……
    她和柳璃湘好说歹说,才按住对方,让对方相信她真的只是小问题,回来再休息也可以,很快就会痊愈。
    然而她没有告诉柳璃湘的是,确实发烧越来越厉害,用一般的药也压不住了,今天拜托认识的同事给了她效力猛烈、副作用大的药物,才不至于烧到人都迷糊。
    柳璃湘叹了一口气:“好吧,你真犟,一点劝不动。但是你这个症状,真的只是被玫瑰刺伤了吗?”
    柳璃湘说着,又露出狐疑不安的神态:“我跟你讲,我后来又查了资料。上次跟你说的某些动物和妖怪的猎杀方式:先咬伤猎物再让毒素进入猎物身体,等待猎物毒发身亡的那个。这种情况下,如果及早发现,去医院注射解药,还能救回来。
    “但还有一种,是妖力比较强的妖怪会用的,这种方法一般用来杀人。那就不是单纯的毒素了,而且解药也没用。这种方法呢,是妖怪弄伤人,就相当于在这个人身上留下了自己的标记。然后妖怪就用妖力诅咒这个人。和被诅咒的人之间不一定有私人恩怨,但越是对这个人有怨恨,咒力就越强。被诅咒的人,大概最多一个星期,就会因为一点小伤,引发全身的并发症,痛苦地死去,死状凄惨。”
    “那应该不是吧。我这都被弄伤了几个月了,早就过了一星期。再说我也没遇到过妖怪——上次我收留过的小狼,没有弄伤过我。”
    至于私人恩怨——东方菱茵快速回想了自己不算长的一生——能那么恨她的,会恨她恨到要她死的,也就是小时候她父母猎杀过的妖怪了。但她父母是猎术高超的妖怪猎人,一般不会留活口。
    尽管在人类看来,身为妖怪就是邪恶,但八岁时亲历的那个现场,那一瞬间,她感受到,妖怪说不定也和人一样,是也会害怕、也有感情的生物,而且也不一定会伤人。
    如果被杀的妖怪,都是和人类一样的……不,只要其中有几个是和人类一样的……
    那究竟是那些妖怪罪恶活该,还是她的父母才是罪恶的呢?
    想到这里,东方菱茵不禁毛骨悚然,身体不受控制地一抖。
    她将左手抬到眼前,除去包扎,端详着发出黑红的伤口。
    如果这是凝结了过去被她父母所害死的,无数妖怪的怨恨的伤口……如果她自己才是个活该应该为了人类的罪恶而被怨恨诅咒致死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