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御劫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五章 望月
    第十五章望月
    送走三长老后,莫寒明显松了口气,这三长老就是个老顽童,表面笑呵呵的,内心鬼点子多了去了,一肚子坏水。
    “老师,看来你很怕三长老啊。”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弱点,不过叶维好像是例外,除了怕没有妹子,其他的没有怕的……
    “咳咳。”莫寒自作深沉,“你们过来吧,给你们分配屋子。”
    来到一座空缺的四合院,莫寒对着新人弟子说道“这一座院子就给你们了,不管你们一个人住,还是两个人住一起都够了。”
    “每天凌晨鸡鸣之时必须起来练剑,负重,锻炼。果然想被宗门淘汰的,那你尽管睡,没人管你。七天一堂论剑课,距离下一次论剑还有四天,总之在外门没有严的规矩,靠自己自觉。想向内门发起攻击的,就努力修练吧!”
    莫寒说完离开了,叶维三人选了同一个方向的屋子。
    “我x,这屋子是多久没打扫啊!”推开房门,三人同时骂道。屋里面一片狼藉,桌子凳子乱七八糟倒在地上,蜘蛛网爬满整个屋子。
    “……”叶维无言,都已经找不到语言去骂了。同样的事情在其他人身上上演,万山这暴脾气可受不了了,上去就是轮剑劈砍,这不,屋子还没收拾,倒被他拆了一半。
    不远处,莫寒笑着看着发生的一切。
    “老师,都已经准备好干净的屋子,为什么不让他们住?”那些师兄师姐有点于心不忍,叶维所在的院子就是一废区,已经十几年没人住了。
    “新人火气盛,让他们好好冷静冷静。”莫寒说道。
    “可是老师,他们好像不但没有冷静,其中一个已经拆了两间屋子了……”
    “额……不管他们,让他们闹吧!”莫寒也是一个头两个大,这一届的新人脾气好像都不怎么样。
    花了将近一天的时间,叶维终于收拾干净了,此时他的白色袍子已经脏的不能在脏了。
    “哎,早知道就把林寡妇带过来洗衣做饭了。”想了想,叶维还是摇头,“那家伙的脾气比万山还大,还是算了……”
    啊切!
    叶府,林寡妇猛然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奇怪。”
    “怎么了?”秋落雨暖心问道,对林芳有着心疼之意,真是命运坎坷的女人。
    “没事。”林芳摇摇头,自己好歹也是修武之人,这点抵抗力还是有的。
    “不会那小子在骂你吧?”秋落雨语有所指,叶府除了叶维还能有谁?
    林芳也是苦笑不已,对于这么一个喜欢恶作剧的少爷,还真没办法,好在叶维人也不坏,只是比较调皮罢了。
    混剑宗
    三个憨批凑到一起,这日子过得就很舒服了,每天也不锻炼,整天朝着师姐的所在地跑,搞得这些师姐焦头烂额的。
    “喂!”有人喊了一声,“你们太过分了!”
    “我过分?那你来打我呀!”叶维一副极其欠揍的样子。
    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三个小憨批没脸也没皮!
    “看招!”叔可忍婶不可忍,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正以为这些师兄是好欺负的?
    一道剑光刺来,叶维不慌不忙举剑格挡,夜明软剑偷袭,凌风一看好像没自己事,走到一边看戏……
    这位师兄风尘仆仆的来,灰溜溜的走,不带走一片云彩。
    “想挡本少泡妞?门都没有!”收起剑,叶维冷哼一声。
    “是嘛?”
    叶维转头看去,看见一个人,站在自己边上不远处,“你是?”
    “外门排名第七,萧木。”
    “原来是萧师兄,我们只是路过,就不打扰萧师兄的雅兴了。小明,小风我们走。”
    “”
    欺软怕硬的主!夜明狠狠地鄙视一番,然后自己走的比叶维还快。什么?干嘛要走?废话,那萧木聚气境初期,我们可打不过!
    “特么的,本少一定要努力修练!然后拯救世界!”叶维回到院子,愤愤不平。
    “努力修练?”凌风一愣,“拯救世界?叶兄,你居然还有这么伟大的梦想!”
    “当然,拯救妇女联盟,是本少的责任。”叶维一脸认真说道。
    “▄█?█●”夜明,凌风翻了翻白眼,原本还以为这家伙开窍了,结果还是老样子,不过还好,至少没有让他们继续投资养鸡行业了。
    被牛掰师兄赶回来之后,叶维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晚上深夜还在研究绝剑上的剑术,白天则是凌晨就起来舞剑,见谁都爱答不理。
    “你说,这家伙是不是被刺激了?”夜明打着哈欠,懒羊羊的靠在门边上,凌风坐在地上,用手撑着脑袋,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谁知道呢,每次自己不睡觉也就算了,还有朝我门上踹两脚,要不是打不过他,我早想上去揍他了……”
    “揍他?”两人对视一眼,同事拔剑朝叶维刺来。
    夜明软剑柔情似水,连绵不休,看上去很文雅,加上风度翩翩的他,远远看上去就像一幅画,完美无缺。
    凌风正如他的名字一样,剑法如风,如影随形,无法捉摸。
    “斩风,断影,三剑连环!”
    “来的好!”叶维大笑一声,惊动周围的人,纷纷出来看热闹。
    “望月!”
    叶维的身体已极其不可思议的角度弯曲,宝剑在叶维的手中就像自己的手臂一样活灵活现!
    望月,多么抒情的名字。
    不知今夜月,曾动几人情。
    正如月光,像一匹银色的柔纱,从窗口垂落下,而这诗情画意的剑法在叶维的手中却是凶猛,刁钻,望而生畏。
    两人联手,却在叶维上手讨不了什么便宜,这家伙的领悟能力太强了,短短几天,这又是一套新的剑招。
    “怎么样,这几天领悟的剑术不错吧?”叶维得意洋洋说道。
    “早说么!,看你每天晚上上屋顶发呆,我还以为你会想不开,害我都没休息好。”凌风一脸郁闷,重重的黑眼圈表示他好像真的没睡好。
    “你觉得像本少这么英明神武,天资聪慧怎么可能会想不开?就我这长相,全世界都没有一个比的上我的,真的!本少从来不吹牛!”
    “”
    两人转身就走,嘛淡,一大早没睡好不说,还被一顿打,这也就算了,这比太自恋了,最可恨的还是我们居然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两人重重的关上门,闭关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