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等一花开待一人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章 命运初始
    “喂!我们联手吧?”严图看着东易冷和轩愈明,等待着他们的下文。
    “你觉得有可能吗?”东易冷眼神冰冷,轩愈明自然也和东易冷一样的决定。
    毕竟选择相信一个刚刚还把自己的打伤的人,还是相信一个自己至少知道些许的人,这根本不用深想。
    “你想知道玄风莲究竟是谁害死的吗?”
    严图对于自己充满了自信,只要这消息在自己的手上,东易冷就不可能不和自己联手。
    “什么意思?”
    果不其然,一听到这个消息,东易冷便急不可待,“难道玄儿不是你杀的?”
    “当然不是,我可没有兴趣做那样的事。”
    “那可是你的坐骑动的手,你觉得除了你还有谁指唤?”
    “不不不,别那么说……”严图语气轻挑,“作为你的宿敌,自然要将你做不到的事情做到,这个你没有做到的东西,我又怎么可能不会去做呢?”
    严图说得理所当然,语气中甚至还有一点点的高傲,但声音中却不知什么时候起带着一丝的嘶哑。
    “那么究竟是谁杀的?”
    “和我联手。”
    严图胸有成竹,这一下东易冷绝对不会在拒绝自己。
    “逃脱之后,必须告诉我幕后的人是谁。”
    “成交!”
    另一边,对于被晾在那里这么久,刀罗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相反,这正是他想要的,冥河部绝不可能只有他们这几个人,他此时要做的等待,等到人齐,一鼓作气干掉他们。
    “喵呜!”
    就在这气氛紧张之时,一声特殊的声音忽然传入了众人的耳朵。
    “嗯?”刀罗没有想到一只小兽居然带着数头异兽包围了他们,虽然只是巨齿猪还有翻山猴这些算不上很稀有的巨兽,他们只要小心点就完全不用放在心上的巨兽。
    “让他们离开吧。”东易冷却是冷不丁的来了这么一句。
    “这是自然,我们的目标只有你,这些巨兽对于我们来说又不是什么重要的存在。”
    刀罗对于这个提议更是满心赞成,少一分变数对他们来说就多一分成功的希望。
    “那可不行!”
    就在这个时候,东易冷他们的身边有飞出数十人,很明显,东易冷已经完全被包围了,现在就算是想要让这些巨兽出去也是不可能的了。
    但却又是在此重要之际,一道如同打雷的声音响起,且持续十数次呼吸,声音让人两耳刺痛。
    “这声音?”
    东易冷总觉得自己什么时候听过这个声音,似乎是一种特殊的上古异兽。
    “走!”
    修罗族人似乎是怕这声音背后的异兽,果断的飞离了他们。
    “这异兽倒是帮了我们的忙。”严图自然知道这是什么异兽。
    “这个声音……”轩愈明自己也觉得似乎有听说过这种叫声的异兽是什么,“莫非是夔?”
    “正是。”
    东易冷不在意解释一下,“这夔虽常年在东海,但是也有其他大能者豢养,这一巨夔,怕是刚刚的那个的大能者所豢养的,怕是为我们解围的。”
    严图没有再说话,只是拿出一个袋子,扔给东易冷,道“这东西,里面有你想知道的一些线索。”
    “……”对于严图的动作,东易冷没有在意,自己还有什么可以失去的,已经完全什么都没有了,又怎会在意这一点不礼貌的动作。
    “我走了,记得变强啊,我以后还要把你干掉,要是太弱了,就一点意思都没有了。”
    说罢,严图身影飞驰而去,不一会便消失在视线之间。
    “这家伙真是让人讨厌,终于走了。”轩愈明对于这个家伙自然没有好感了,现在终于是走了。
    “……”只是东易冷却是陷入了沉默,手上的东西,是自己心上人的死亡原因线索之一。
    “……”打开小布袋,里面只有一块玄铁,上面只有一个字“弑”。
    “弑……”
    轩愈明也陷入了沉默,这个组织神秘至极,似乎就没有他们干不了的事情,难道,玄风莲就是死在他们手上?
    “不可能是他们。”
    “嗯?”轩愈明疑惑,这东易冷居然会这样说,莫非是有什么十足的把握。
    “不必疑惑,”东易冷做出解释,“我是他们的一员,我师父也是,我们对于自己人绝对不可能去伤害的,而且我们组织根本不喜欢打打杀杀。”
    “那么就是有人知道这件事的真相……”
    “和我去一个地方……”
    东易冷抱起小兽,用右手在空中画了一个圈,只是一会,这个圈的另一面变成了另一番景象。
    “传送术?”
    “嗯……”东易冷低语,心情看得出来有点失落。
    在不知名的小岛上,某一山上。
    有一处山洞,山洞四面均有落光石,倒也没有让山洞过于阴冷潮湿,而在山洞的中间,有一冰棺,通体透明,冰质极好。
    在这冰棺之中,有一女人,长相姣好,却也说不上绝世美人,反倒是只能说是稍稍养眼。
    而身着鹅黄色衣物,质量约莫上乘,而在女人的脖子上,还挂有一个天蓝色的配饰。
    女人看起来就只是像睡着了,不知何时,一个男人的身影出现在这冰棺旁边,粗糙的手轻轻地拂去上面的一丝灰尘,动静极轻,似是怕惊扰了那熟睡之人。
    “冰儿……”男人声线稍好,只是此时略带嘶哑,“五年了,你什么时候才醒过来……”
    “……”
    偌大的山洞,没有一丝回应,最多是那些许风声,怕也是怕这男人惹上寂寥。
    “今天我终于和东易冷见面了,他还不错……”严图轻轻的在手上变出一朵花,花呈鹅黄色,是为沉梦,这花遇冰则化。
    “回来的路上,我给你摘了你最爱的花……”
    轻轻地放到冰棺上,然后看着这花慢慢消失。
    “只是不知为何,这花没有你在的时候好看。”
    此时连风也停了,似乎是不希望有什么可以留下来的。
    “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还说我会爱上你,我不信……”
    风又起了,极轻。
    “我只是那么一个被整个族人视为不详的存在,又怎么会有资格爱上你这么一个重要的女孩,但也只有你带着我,离开了那个炼狱。”
    “我真希望,现在就能把你拉出这沉睡的炼狱……”
    手轻轻的停在女人的脸上方,严图凝望着这冰棺中人,“你什么时候,才能像以前一样,吵吵闹闹的让我带你去看花开。”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