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等一花开待一人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三十一章 嘴战之王
    轩愈明觉得这鳄人族有点搞笑,似乎人族很特别一样。
    “当然是真的。”
    虽然觉得有点搞笑,但是他们来这里还是主要看一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当然,还是为了能够从这里找到出去的办法。
    虽然不知道外面的那个鱼人族究竟想要干什么,但直觉告诉他,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
    “我说老达啊,你这就不厚道了啊。”
    鳄人族大首领脸上露出你这货怎么这么自私的表情,一脸责怪的嘴脸,就像是受到了重要的人欺骗一样。
    “我怎么就不厚道了呢?”
    达守哭笑不得,这个家伙每次都要这么搞笑的吗?只怕这一次来这里,目的不纯。
    “当然不厚道了,你看外人来了也不和我们知会一声,要是这样的话我们也好带上礼物来啊。”
    鳄人族首领白了达守一眼,对着轩愈明说道“我是水三,你们既然是外面的人族,那么也是我们的客人,我代表鳄人族欢迎你们。”
    “我是轩愈明,外面的人族。”
    轩愈明有点搞不懂这两个部落的关系了,刚刚那么着急的出来,现在就给我看这个?
    他觉得自己脸上有点抽搐,还真是神奇的关系。
    “他们这些鲛人非要对外宣称自己是鱼人族,也不知道他们的意思是什么?”
    水三脸上一脸不屑,似乎对于鱼人族这样的作为看不上眼。
    达守心中一笑,就知道这家伙为什么会来这里,果然没有安什么好心,现在就在这里暴露了她的真实想法。
    “哼,我们想做什么还需要和你们鳄人族这些怕火的家伙交代?”
    既然被人怂了,作为鱼人族的大首领,当然不能够忍气吞声,赶紧回应了回去。
    身边的达斯一却是疑惑,他们以前还有这个称呼的吗?鲛人?
    可是怎么听起来没啥区别?不都是水中种族吗?
    “所以我们平时来骚扰你们,就是为了我们的族人们不惧怕这火焰,现在我们族人已经有大部分不会对你们的火焰感到害怕。”
    也许是觉得已经不用再隐藏自己的真实目的,水三一脸高傲和得意。
    “你们就为了这个?!”
    达守想了一下,他们每次和这家伙的族人对战的时候,就觉得奇怪,为什么就没有族人死亡,单纯的被打了一顿。
    好啊!这家伙竟然打着这样的主意,但是不得不说,这个家伙的想法确实是挺厉害的。
    “当然是为了这个!”水三得意的昂起头颅,“不然你以为呢?难道你以为我们闲的没事干么?”
    轩愈明心中好笑,这家伙还真是有胆色,竟然敢这么干,不过他很好奇,他们难道不担心自己的族人的生命安全吗?
    “怪不得你这个家伙每次来这里找麻烦都没有让族人受重伤和死亡,不过你这个家伙的也就只有这眼的地步了。”
    达守鄙视的看着水三,对于水三的高傲一点也不在意似的。
    “这帮家伙……”
    颜红瑶觉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们是真的没事干吧?
    战胡几人拿起拿起各种食物,慢悠悠的吃了起来。
    原本以为这里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的,甚至很有可能会打一架的,结果这么和谐的嘴战,还真的是挺好的。
    “这瓜不错。”
    肖雪也没有什么担忧的吃了起来,似乎已经不担心这里会打起来了。
    “感情我在这里白担心了。”
    轩愈明心中苦涩,看来自己也还是去吃东西比较好。
    轩愈明拿出刚刚带来的那些灵果,加入他们。
    “难道你觉得你们能想到比我好的方法?!”
    水三一脸不信,藐视着达守,今天他们来这里的目的除了叙叙旧以外就是来探一探这些外来客人的身份。
    现在身份他已经探出来了,当然要干一些其他事情。
    “哼哼!求我吧!”达守双手抱在一起,高傲的看着他们,“求我我就告诉你们。”
    似乎觉得这样说还不够好,又加了一句“记得态度诚恳点,说不定我会心情好告诉你们的。”
    水三一听这话,心里不乐意了,眼睛瞪得老大。
    感情这家伙还得意上了?
    “看来目前是达守占上风。”
    轩愈明冷静分析,看来达守还是很了解对面那个家伙的。
    “我觉得我们应该有一些彩头。”
    战胡觉得这样的场景,应该有一些娱乐节目。
    “什么彩头?”
    赵辽赶紧拿出自己的灵果,意思已经相当明显了。
    “我觉得谁赢了就吃输的人的一个灵果。”
    颜红瑶拿出自己的灵果,单纯的娱乐一下。
    “我觉得这有点少了。”
    肖雪觉得这样还是不够的,才拿一个灵果,还不如直接问呢。
    “不过是为了活跃气氛嘛。”颜红瑶笑道,但是众人看她的眼神有点不对。
    只能改口两个,但是众人的眼神依旧明确而危险,最终定下来是四个。
    “哼!”
    两个互望的大首领,各自又哼了一声。
    服输是不坑服输的了,现在也只能靠着嘴上功夫来维持一下生活的样子了。
    “怎么?”达守满脸胜利的笑容看着水三,“你是觉得不可能想得到我的方法是什么的了吧?”
    一看到达守这个样子,就好气啊。
    作为鳄人族的大首领,怎么可以就这样认输。
    “谁会稀罕你的东西,你就别想了,你能想出什么好的办法?”
    水三扳回一句,怎么说也是做首领的,不能丢下这面子。
    “看来是达守要赢了。”
    轩愈明说道,这个样子下来,一直都是达守占上风,那么这一次也是一样的了。
    “如果大家都觉得达守要赢的话,那就没意思了。”
    赵辽说道,“所以我觉得他们可能是平局。”
    “我觉得会是水三。”
    战胡觉得这个气氛难以活跃,谁让这情况怎么看都是达守会赢,为了让他们能够有一个好的体验,只能有一个人选择这样做了。
    不说他们这里多么无语,达守脸上露出笑容,他完全不担心水三会想到这个办法。
    “你们要是直接问我们拿功法不久可以了么?”
    达守说完,笑意更浓。
    只是,水三却是没有露出什么震惊动作,甚至还有一点鄙视。
    “怎么了?震惊的说不出话了?”
    达守问道,水三这样做让他有点纠结。
    “切!还以为你会说什么出人意料的办法。”
    水三满脸鄙视,一点也不给达守一个面子,局势似乎发生了翻转。
    “难道你不意外?”
    达守同样鄙视,这个家伙估计就是故意表现出这样子来掩饰自己的无知和愚蠢。
    “当然不会对你的蠢方法觉得意外。”水三拿出灵果,给自己嘴里送到,“我有点意外的是你为什么会想出这样愚蠢的方法。”
    “呃!”
    轩愈明觉得有点好笑,这家伙还真的是够直接的,只是不知道他们想要干什么。
    “我这个方法蠢?告诉你,不要这样攻击我本人。”
    达守瞬间就不乐意了,这个家伙说的是什么话呢?
    “如果我问你拿这功法你会给吗?”
    水三不屑的问道。
    “嘴上说着不要,结果心里还是想要的嘛!”达守笑道,“不过你休想我们会给你。”
    “那不就得了!”水三摊手,话锋一转,“所以我才说你这个方法是蠢方法,你自己竟然还不信!”
    “啥?!”
    达守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被自己给坑了,原本还以为自己这样做会让这家伙服输的。
    “真没想都你是这么愚蠢的人,竟然会自己相处这么蠢的方法,还真是让我感觉的羞耻。”
    水三边说边摇头,“我竟然和这么蠢的家伙抖了这么多年,唉……”
    “原来你没有想到这个方法,这不是很蠢嘛!”
    达守脸上一笑,又扳回一局。
    “切!能想到这么蠢的方法的人,还能有什么可以值得骄傲的。”
    水三又吃下一个灵果,丝毫不在意这个家伙。
    不管怎么说,现在他应该算赢了。
    “哼!你这个家伙,明明就是只能用这种没有用的方法来让族人克服对火焰的恐惧。”
    达守以前就没有发现这个家伙这么会说话,感觉自己浪费了大好时光。
    “看来你没辙了。”
    水三脸上露出笑容,不用看,他觉得自己已经是赢了。
    “但是到最后你还不是只能用这样的方法来训练你的族人克服对火焰的恐惧?”
    达守稳操胜券,丝毫不慌,甚至还有一点点的喜滋滋。
    “这算什么?”
    轩愈明等人有点傻眼,他们这算是僵持下去了吗?
    “这样下去的话,算不算平局?”
    赵辽脸上苦笑,这个结局有点让他有点无语。
    “应该算是平局吧。”
    肖雪哭笑不得,这两个家伙简直像是一个活宝。
    “这一次猜测看来我们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
    颜红瑶脸上挂着笑意,原本气氛活跃起来还是不错的,但是这个结果嘛,有点出人意料。
    “……”
    战胡已经不想发表意见了,这两个家伙也实在是太厉害了。
    “还不是你们会有让你们自身不惧怕火焰的方法,我不这么干,似乎也就没有办法了吧?”
    水三理直气壮,丝毫不在意,他们一族可没有他们鱼人族的功法,不这样做的话就真的什么也做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