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等一花开待一人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七十五章 从不想离开你
    三个月后,后山,多了数十座墓碑。
    “没想到,王大哥还是走了。”
    竹林任由风儿喧嚣,绚烂的阳光,此时显得有点苍凉。
    墓碑前,两人并排站列。
    “喝一杯吧……”颜蒙拿起酒杯,给王大哥倒了一杯。
    小铃站在一旁,沉默。
    “走吧……”回过头来,颜蒙擦去眼泪。
    这是自己第几次送师兄们走了,已经很多的同门不敢再看这些墓碑。
    “回去好好休息,宗门需要你,这一次,你的那件法宝成功摧毁了一个小部落。”门外,一个老人看着他,拍了拍肩膀。
    “明天,是你成为宗门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长老,不能够用这样憔悴的神色去面对你的师弟,现在,你是他们的师兄,也是他们的长老。”老人沉默的看着他。
    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我知道的,师父。”颜蒙看着老人。
    “今晚,再给我做一次菜。”
    老人转过身,慢慢走远。
    这一次,带队长老,轮到了他师父。
    夜晚,很快便来临。
    这一顿菜,他做的很丰盛,屋内,只有他们两个人。
    “果然还是你小子做的饭菜能够让我吃的顺心。”
    老人脸上笑容如同平常,似乎并没有应为需要前去对战修罗族而担忧。
    “师父,为什么,我成为了长老,我也要和你们一起对付那些修罗族。”最终,他还是说出了心里想了很久的话。
    “混账!”老人语气一冷。
    筷子往桌上一拍,发出响亮的声音。
    “你知道你是有史以来多么出众的炼器天赋,你知道你的职责是什么吗?”老人狠狠的闷了一口酒。
    “你做出来的东西能保证多少的修炼者保证不会那么轻易的死去吗?!”
    “你要是死了!对我们的损失是多么大你知道吗?!”
    老人手指指着他的鼻子,他从来没有见过他师父如此生气的样子。
    “可是凭什么就让我在后面看着师兄们一个个有去无回!”
    这句话,他已经不知道藏在心里多久了,这也是很多的师兄弟的想法。
    “你活着,将你的炼器方法传下去,会让更多的人活下去,你不做,他们都不做,谁来给前去的人带来保障。”
    “自己好好想一想,明天早上,记得来送师父一程。”
    说完,老人拂袖而去。
    这一战,是他们取得最好的一次战绩,在他师父的带领下,硬生生守了五年。
    第六年,后山,墓碑,又多了几十座。
    竹林,依旧茂盛,只是,光影斑驳,人影阑珊。
    “回去吧,要下雨了。”小铃站在他身后,举伞,绿影带上苍凉。
    她身边,是她师父的墓碑,他们是同一天去的,也是同一天走的。
    他们两个绊了一辈子的嘴,没想到走的时候,却在一起。
    “嗯。”颜蒙回应。
    小铃沉默,眼中纠结。
    “怎么不走了?”颜蒙回头。
    “明天,不要来送我。”最终,她还是觉得,应该跟他说明白的。
    虽然他们都选择瞒住他,但是,她觉得,他应该知道的。
    “嗯……”颜蒙低声沉默。
    小铃咬了咬嘴唇,最终还是觉得,自己心中的那个秘密,应该告诉他。
    “我的姓,为木,我全名,木小铃,这个秘密只有你和我知道,我希望,你能够想起我。”
    她也害怕,孤单,她希望有一个人,深深的记住她,是那个她希望他记住的人。
    “以后,我还会有另一个名字,叫木颜蒙。”颜蒙看着她。
    “等我回来……”
    看着远去的身影,木小铃低声。
    第二天,晨光闪耀,大地一片金黄,山门下面的菜花,随风舞动。
    “我也要去。”
    颜蒙背着一把长剑,俊俏的双眼带着决然。
    “回去!你给我回去!”木小铃决然拔剑。
    “不可能!我不可能看着你离开我,就算死,我也要和你在一起。”颜蒙语气坚决。
    “铿!”
    木小铃一剑挥下,划在两人的中间。
    “你若是踏过这条线,以后我看见你!必然杀你!”忍住双眼的水雾,她必须要做出这个决定。
    “长老,还请回去!师弟们需要长老!”
    一众弟子拿出武器,语气决然。
    “为什么你们就可以到前面去,为什么,我现在都不行!?”
    握紧手上的剑,他不需要这样活下去,他不希望自己一次又一次的看着后山上的墓碑,不断地增加他们地名字。
    “长老请回去!若是长老越过这条线,我们不会留情!”
    一众弟子,并没有给他机会。
    “走!”
    木小铃忍住眼泪,毅然转身,化作绿色流光而去。
    身后,前去地弟子一个个化作流光,跟随绿光而去。
    “你活着,能够保护更多的人。”一个中年男人,出现在他的身旁。
    “我以前,也和你一样,但我不能去,不管如何,我们是最后地保障。”
    “掌门,我……”
    “回去吧,我们地职责,是保护更多的人,我知道你痛苦,但和你一样痛苦的人也不少。”
    颜蒙收起剑。
    “如果,你将那个铃铛炼制到仙级,我准许你一个人去找她。”掌门看着他,“我希望,不要重复我的痛苦,但是我不知道对错。”
    太阳,带着气息,热烈地。
    三个月后,铃铛成为了仙器,赐名,魔铃。
    然后那一天,他告别宗门,前去。
    然后,遇到了一个人,教会了他刀法,他姓肖,使用刀法。
    行程共三个月,他找到了她。
    他看到了那些狰狞无比地修罗族族人,他看到了那些疯狂地存在。
    他也看到了,防守阵法地破碎,他看到了,那个绿色地身影,在天空之中,引动天雷。
    天地之间,山河之间,在瞬间消亡地那些山脉。
    那一拨又一拨冲上去地人群,如同千万只蚂蚁一般。
    天上地下,百米大阵,通天大阵。
    没有人选择留手,天地之间,一会黑暗,一会正常。
    残酷,伴随着那直冲云霄的攻击,轰破云层。
    地下,忽然破裂,岩浆翻地而起。
    高至云霄的阵法人像,带着威严,手上之剑挥去,金光之中,横扫数万身影。
    一条巨龙,从天上俯冲而下,带起无数电闪雷鸣。
    一个白色的狰狞身影,高达数百米,一脚踢向那金光阵法人像。
    那巨龙转眼之间被血河覆盖,连哀嚎都没有发出。
    那是冥河老祖的功法,似乎是他的弟子。
    “叮铃铃!”原本厮杀声不绝的山河大地,一个男子,拿起铃铛。
    不顾一切的来到那个绿色衣服的女人身前。
    “你怎么来了?”木小铃看着他,没有理会自己脸上的伤口。
    “掌门允许的,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迟来了十几年的礼物。”颜蒙看着她。
    “小心!”木小铃拉住颜蒙的手,将他拉向他身边。
    手上,一剑挥出。
    “噗!”一个数百米的化形修罗族被她的剑光穿透。
    轰然向他们两个的地方倒下,木小铃拉着颜蒙的手快速躲开。
    “你这礼物还不错。”木小铃背靠着他。
    “可惜我来的太迟了。”他们现在已经没有多少人了,不知道有多少的修罗族人。
    只知道是里一层外一层的包围着他们。
    “你怕死吗?”木小铃忽然开口。
    “你知道吗,我从不想离开你,所以,”颜蒙一手持铃铛,一手持剑,“我又怎么会怕死。”
    “只是可惜了,我的刀送给了一个年轻人。”
    “可以再为我摇一次铃吗?今天过后,应该就不会有我们两个了。”木小铃看着那些修罗族。
    “叮铃铃……”
    铃声抚慰着还在做最后战斗的修炼者,也同时让依赖于狂暴的修罗族能力大削。
    “今天以后,我想,我多了一个名字。”木小铃说道,“其实颜小铃也不错,不过可惜,我们以为我们会死的悲壮一点的,看来是不可能了。”
    “但至少,谁也拆不散我们了。”看着那黑漆漆一片的修罗族,他知道,回不去了,以前的那些师兄弟们也是这样的想法吧。
    但是,没有任何的后悔。
    “今天就是我们的成亲的好日子,有这么多人陪着,我们不亏了。”颜蒙背靠着木小铃。
    “用上我们两个的灵力,再召唤一次雷击,为我们庆祝。”木小铃双手持剑,灵力注入。
    “叮铃铃~”
    魔铃声响,响彻一山一河,响彻大地,也响彻了竹林。
    另一只手,举剑,两把剑剑尖相碰。
    天空之上,乌云密布,闪电齐鸣,之后雷声轰鸣。
    升起最后的一次护盾,,两个人背靠。
    “剑……”没有悲伤,只有决然。
    “去!”
    最后两道剑光,飞向围在一起的修罗族。
    “咔嚓!”
    一道巨大到可以吞噬一座山峰的雷电,直直的轰向地面,轰向最中心的他们。
    魔铃应声而动,它拥有的金光,死死的挡住了大部分雷电。
    远远望去,修罗族强者想要逃跑,却瞬间灰飞烟灭。
    一层一层,然后又一层一层……
    然后,一个斗笠男人,身边一个热情似火的红衣女人。
    天地之间,坠入黑夜,一轮明月升起。
    那绝美的红衣女人,一把剑,缓慢飘动,身影也绝美。
    最后,红衣女人停下,而那些修罗族,尽数化作齑粉。
    “小铃,以后我会陪着你。”后者点头。
    这世间,留下了他们最后的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