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等一花开待一人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七十九章 终到魔刀门
    且不说宁东瑶这边究竟如何如何,现在轩愈明等人怀着一种不明的情绪,坐在鱼人族部落的一间屋中的凳子上。
    没有原本的厮杀,出人意料的结束,甚至已经没有激情的那种。
    只是不知道他们所说的地方究竟是什么。
    或者说,只是善意的谎言。
    达守环绕一圈,看着气氛低迷的众人,也没有什么好的想法,毕竟,好不容易遇上了自己的族群。
    结果没有过几天,就交到了自己手上,原本他不用这么大的压力,也不希望是这样获得更多的族人。
    水三此时也说不出什么话来,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就是担忧,当年修罗族大战,现在又来了什么兽族。
    他们渴望的是平平静静的生活,是安稳的生活,而不是这种打打杀杀。
    但是什么时候,才能有那样的生活?没有人告诉自己。
    “我们现在回去吧。”颜红瑶觉得在这么下去,东易冷也不知道会怎么样,现在这种状况,似乎已经不适合继续拖下去了。
    虽然东易冷三番四次的救下了肖雪,可是越是这样,就越觉得奇怪,按道理来说,东易冷应该是灵魂暂时沉睡了,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更何况还有锁龙井的事情,怎么看都觉得奇怪。
    战胡沉默不说话,当年也有这样的人,做出这样的决定,也有这样的谎言。
    虽然是善意的,但是,好想喝一口酒。
    如果自己是当年的境界,又怎么会怕这些家伙,来四五个自己都能够干掉。
    只要干掉了厉害的那几个,其余的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威胁。
    肖雪也沉默着,他不知道该怎么跟东念解释,或者又是一个欺骗,他们已经做了一个欺骗了,难道还要做多一个欺骗?
    难道要让她一辈子都在谎言中度过?
    没有人为了这一场胜利欢呼,没有一个人。
    “现在,那些黑衣人也许已经走了,我们也该回去了。”
    石林看着达守,然后看向轩愈明几人。
    “这一次,多亏你们的相救,我们族人现在遭遇这样的灾难,没有什么东西可送给你们了,只有这几袋灵果可以作为谢礼了。”
    达守不好意思的拿出几袋灵果,放到地上。
    轩愈明正想拒绝,却被战胡眼神示意收下,然后他想到了战胡想要做什么。
    也就顺势收下了,颜红瑶脸上一笑,也领会了什么意思。
    肖雪有所疑惑,但是也没有说什么。
    石林自然明白战胡想做的事情,带着不知情的村民往外走。
    他们要回去了,这一次事情,应该暂时是停下来了,至少,这一次出去之后,这个秘境应该会隐藏起来。
    开始隐世不出了,没有进入的东西,估计谁也进不来了,起码这里面是玄武的休息之地。
    “对了,我们族长吩咐过我们,要是离开的话,这些进入这里的信物,送给你们。”
    一直没有说话的龟族族人越过众人,拿出一袋玉牌,“这是友谊和信任的象征,请各位务必收下。”
    听到这句话,众人唯有苦笑,玄武都这么说了,他们还能怎么样?
    再说了,玄武这么做,多多少少也透露着以后他们有什么困难,可以找他,但是这个人情,恐怕是不好还。
    “走了!”石林抱拳作礼,有些事情,真的就应该是这样随时间溜走。
    “再见!”轩愈明等人也开始转身,虽然这一段时间相处时间非常的短,但是他们之间却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这一别,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相见了。
    也许天涯有缘,总会相见吧。
    打手看着这些认识短暂却有着深厚友谊的朋友,心中很不是滋味,但是,人有聚散离合,再见终究是会到来的。
    强求不得的事情,就顺其自然吧。
    轩愈明几人走到阵法门口,知道这个时候就算他们想要追上他们也已经没有那么容易了。
    就拿出那些灵果,放到地上。
    众人会心一笑,刚刚经历了如此庞大的灾难,灵树之类的更是被毁,现在的鱼人族等种族,最需要的是这些东西,特别是种子。
    他们又怎么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走吧。”随着轩愈明的这一声,他们转身,进入传送阵,消失在传送阵之中。
    战胡能感觉到,现在的轩愈明,总算成为了一个合格的领队,是一个开始想着领袖人物走去的存在。
    比起自己带领别人来说,看到这些后起之秀能够成功,更多的是欣慰。
    还好,他没有让他们这些人失望,虽然这一次的事情有太多的意外,是他们赶不上变化的意外。
    但是在这样的事件中,轩愈明始终没有慌乱,冷静,是他以后成功的必然要素。
    “族长,我们发现了这些。”不久之后,达守和水三都被自家的族人带来这里。
    只见上上面放着两批灵果,上面还各有一块玉符,看来是留下了信息。
    “不用看了,我们知道他们想要说什么。”收起玉符,达守带上自己的族人分发灵果。
    “你就真的不想看看他们说了什么?”水三神秘兮兮的悄声说道。
    达守一看他这个样子,救知道这个家伙又想搞事情了,所以一点也不着急。
    水三看到达守这个样子,知道这家伙断然是不会上自己的当了。
    都这么多年的相处,他们又怎么会不了解对方。
    正如宁东瑶所言那样,随着他们方法的施行,仅仅那么短的时间,就已经有很多地方得到了不少的成效。
    虽然还没有都达到那种让兽族损失惨重的地步,但是他们用最小的代价,让那些兽族的强者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这一次我们算是因祸得福了!”张天笑道,仅仅是这么一会时间,就有那么多的朋友出手。
    更何况,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一直增加下去,他们的成功,绝对不会太少。
    “不过我还是比较担心的。”吃货魔龙虽然不想扫了他们的星,但是对于这个方法,他至少是清楚的。
    “你担心的是什么?”常水有点不解。
    “你难道就不知道,对方也不是傻瓜吗?”常山笑道,“虽然他们确实是有点傻傻的。”
    “这句话我赞同。”张海这些天和那些兽族兽群作战,都快被烦死了。
    他们几乎没有智商,但是,他们来了一批有一批,根本就不会少一样
    “好了,你们就别苦中作乐了,我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宁东瑶对于这个不想管事情但是却知道想要做什么的家伙,心中也算是明白。
    “我们其实也大概想到了。”常山笑道,“我们这样做虽好,但是对方一旦明白过来,对于我们来说,其实并不是一件好事情。”
    “最怕他们反过来给我们下套。”常水接上。
    “所以这是能是一个缓一口气的做法。”张天又接下。
    轮到张海,只能郁闷了,“我想说的,你们都说了,我还能说什么。”
    吃货魔龙扑哧一笑,这些家伙果然都是一帮神奇地家伙,虽然没有严图那帮人那么强大,但是,他们生活有趣多了。
    不像那边,几乎只有一个目标。
    想到这里,吃货魔龙不禁想到,他们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阿嚏!”
    境界最弱的白若昀打了个喷嚏,也不知道这里这么热的地方,怎么会打喷嚏。
    “现在我们怎么做?”易婪小心的注意着身后的那些家伙。
    “他们应该不会对我们做什么,我们其实并不用担心。”老乞丐心中大约有了一些想法,只不过,还要一定的时间去证实。
    “好吧好吧!反正我们也无聊。”白若昀慢悠悠的浮在空中,前面究竟是什么,都无聊,没有严图大哥在的时间,做什么都无聊。
    跟在他们身后不远的豹头人小心的保持着距离,他们不是不想过去,而是族长说不让过去的。
    “族长,为什么我们不能过去?”一个豹头人问道。
    新任豹头人族长脸上露出忧虑,“那个女孩身上有狐族的气息,许多年前,狐族对我们有恩,虽然我们好战,但是绝不会做这样忘恩负义的事情,我们不是那些鸟人。”
    “好吧……”豹头族人无奈。
    时间一晃而过,这一路上虽然少有波折,但是因为魔刀门路上多有强者的原因,他们没有经历几个事情,总算是到了魔刀门的附近。
    看着远处的山脉,战胡松了一口气。
    只要再过十几个山脉,他们就能够到达魔刀门了,到时候他们就安全了。
    所以他们现在也相当到了魔刀门。
    “差不多二十天了,总算是就要到了。”肖雪脸上带着兴奋,但是很快又变成担忧。
    她害怕,她对东易冷做的事情,会被责骂。
    要知道,东易冷在新生一代中有着怎样的名望,是少有的天才之一,如果不是那件事情,根本就不会这样早早的隐世。
    “看来,易冷兄的问题有解决的可能了。”轩愈明看着远处的山脉,他知道,那之后,就是魔刀门了。
    “不过,我们这一路走来,还真的是经历了不少事情。”颜红瑶挽着他的手,笑着。
    也许他们终于可以大大方方的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