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恶奴退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章 还能抢救得过来吗
    阿良目送他上了警车,一个大男人哭得这么惨,他心中也不是滋味,事情结束了,他的心也就放下来了,精神一放松,只觉得头晕目眩,栽倒在了地上。
    那警长连忙走了过来,那个实地记者也凑了上来,他在外边站着,里面发生什么人太多看不见,凭着想象一通瞎白呼“各位观众,事情终于结束了,看。”摄像机对准了倒在地上的阿良。
    “各位观众,出了人命了!穷凶极恶的歹徒挟持人质与警方抗衡,谁知警方更是机警过人,面对歹徒的威胁,隐藏在暗处的狙击手果断开枪,一枪将人质击毙,使歹徒彻底失去了与警方抗衡的筹码,只得束手就擒……”
    一旁的警长脸都绿了,心道怎么会有这么不负责任的记者,这不瞪着窟窿眼说瞎话么。
    “走走走。”几个年轻的警员驱赶着他们。
    推搡了两下,记者身后那人收起了摄像机,记者收着话筒线,斜眼看了看趴在地上的阿良,咂了咂嘴“太惨了,这小伙子估计是没救了,一会别走,等殡仪馆的车来了,跟上去再拍几张。”
    扛摄像机的那位点了点头。
    那警长面色凝重地蹲在阿良身边,阿良嘴唇发青,脸色发白,他发现阿良的裤子湿湿的,由于裤子是黑色,也看不出是汗还是什么,用手轻轻在裤子上刮了两下,指肚红红的。
    几个白大褂急冲冲地跑了过来,检查了下伤口,知道是失血过多,连忙抬到担架上。
    被劫持的小女孩得到了解救,现场的一切,他父母看在眼里,一家人团聚,夫妻两向小艾道谢,小艾心不在焉地回应着,此时她的心思都在阿良身上。
    虽然不知道阿良是怎么受的伤,但她知道阿良受伤是为了保护自己,两人抬起担架,小艾跟了上去,这会一旁的张佳慧也走了过来,两人打了个招呼,小艾表示想跟着去医院,也好有个照应,张佳慧点头,说她也去。
    小女孩的爸爸看了两人一眼,担心这两丫头应付不过来,于是说自己也去,毕竟自己年长些,需要办些什么手续他也清楚,三人上了车。
    那警长目送三人离去,也没阻拦。从医生口中得知阿良受的是枪伤,自己这边没人开枪,也没有安排狙击手,经验丰富的他马上做出了判断,现场可能还有其他帮凶,根据阿良受伤的位置,他把目光锁定在了对面那栋高楼上,走到警车前,脱下制服,换了件黑色t恤,带着两个穿便服的警员,朝着对面那栋楼赶去。
    他们进楼,正巧那个壮汉走了出来,两伙人打了个照面,警长看了三人一眼,见为首的这人长得壮硕高大,还披着一件大皮披风,不由得多看了他两眼。
    壮汉也在看他,见他左脸抽搐了两下,一对斗鸡眼斜撇着。原本这警长还注意上了他,见他长着一对斗鸡眼,心道估计是多心了,别说隔得远,就是站在十米远的地方,拿枪给他他也未必打得中。
    没再怀疑,两人擦肩而过,壮汉出了门,这位警长上了电梯。等电梯门关了,警长突然想起壮汉身后那人提着的琴盒,眉头一皱,连忙按了两下电梯的开门键。此时电梯已经启动了,警长在原来的楼层上按了个2,来到二楼,三人顺着楼梯跑了下来,走到门外一看,已经没有了壮汉的影子。
    “看样子需要马上输血才行。”一个带口罩的医生看了看阿良的气色,神情严肃道。
    过了半分钟,他看了一旁的两个护士一眼“我说,他需要马上输血,你们没听见?”
    两护士满脸焦急的神色,找了半天,其中一个道“血浆不见了,真是奇了怪了,我明明放在这里的。”
    那医生一听脸刷地一下就变了。
    “用我的吧,我是o型血。”小艾把手伸了出去,两个护士没敢耽搁,抽血输血,忙活了开来。
    祸不单行,本来就十万火急,偏偏这会还堵起了车。马路上行驶的车辆像是一条长龙,救护车叫声不断,多数司机自觉地让到了一旁。
    进入红灯倒计时,本来是可以过的,前边黑色轿车里坐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手搭在方向盘上,嘴里说着,脸上笑着,在打电话。可能是聊得太认真,后边救护车过来他也没在意,行驶的速度慢了下来,开到白线前,绿灯变成了红灯。
    救护车司机急的一拍大腿“嘿,这小子,驾照是买的吧!”
    他是第一辆,救护车是第二辆,司机使劲按喇叭,前车就好像没听见一样,人命关天,他也只能干着急。正巧十字路口有个执勤的路警,朝这边看了一眼,冲不远处的同事招了招手。
    另一位路警站到了他的岗位上,两人说了几句,先前那位朝这边走了过来。敲了敲车窗,打电话这位正在兴头上,突然车窗响,转头一看,路警站在自己车前,不由得一惊,连忙挂断了电话。
    路警也没说什么,往前指了指,那人让开了一条道。路警跨上了一辆白色的摩托车,打开警报器,朝救护车司机招了招手。
    有他在前面开道,一路通行无阻,很快消失在了道路的尽头。
    百货商店的楼顶。
    一个穿着卫衣的男子静静地看着这一切,见救护车开远了,他淡淡一笑,把衣帽戴在头上,伸着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嘴角残留的血迹,顺手把手中的血浆袋仍在地上。
    救护车上。
    阿良的眼睛动了动,缓缓睁开一条缝隙,三人一直在旁边坐着,见他睁眼了,那个叫小艾的姑娘松了口气“你还好吧?”
    阿良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看向了一旁的白大褂“医生,我还能抢救得过来吗?”
    白大褂轻轻点了点头“放心,不是致命伤,只是失血过多,一会上医院做个小手术,好好休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得到确切的答复,阿良把心放到了原来的位置“那就好,我也不是怕死的人,你看着治吧。”
    “都这会了还不忘逞能。”张佳慧在一旁嘀咕了一句。
    “你们认识?”小艾回头看了张佳慧一眼。
    张佳慧“嗯”了一声,把在公交车上发生的事和小艾说了一遍,小艾听了连连点头。救护车来到医院门口,路警让到了一旁,司机朝路警竖起了大拇指,路警笑着点头回应,车开进了医院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