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恶奴退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二章 缘由
    “去接张雅了吗?”冯雪梅问道。
    张亮应了一声“在家写作业呢。”
    “菜买了吗?”
    张亮点头“买了,在后备箱。”说着把买的菜说了一遍,转头问阿良和张佳慧,有没有不吃的菜,两人表示不挑食,四人在车上闲聊了起来,聊了半天张亮看了看手腕“咦,怎么小丫头还没回来。”
    经他这么一说,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只顾聊天,倒忘了时间,算算到现在,不到十五分钟也差不多,按理说两趟也应该回来了。
    “再等等,说不定不知道放哪了正找呢。”张佳慧没有太多的担心,她很了解小艾。
    又等了两分钟,阿良有些坐不住了,白天洗手间发生的事,他现在回想起来还惊意未去。担心小艾会出意外,阿良摸了摸下巴“我去看看,顺便去躺洗手间,白天水喝多了。”说着打开了车门。
    张佳慧本想打小艾电话,听他这么一说,把手机放回了包内,嘱咐道“动作麻利点,让小艾快点下来。”
    阿良应了一声,走进商场,他说去卫生间只不过是一个借口。上了手扶梯,现在人比较多,阿良边走边说“借过”。
    来到店门口一看,一扇门朝外开着,屋里没开灯。原本阿良不怕黑,但白天在洗手间发生的事,他心里多少还有点余悸,借着商场的灯光往里面看,除了桌椅空无一物。
    突然传出一阵声响,像是什么机械被碰倒了一般。
    “小艾?”阿良喊了一声,里面没有回应,阿良咬了咬后槽牙,“妈个把子的,老子年纪轻轻阳火正盛,我还怕鬼不成。”嘀咕着探头探脑地走了进去。
    走进店内,那扇玻璃门自动关了起来。
    “我擦!峨眉那个佛!”阿良吓得转过了身,嘴里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冷静,老子是无神论者,冷静,淡定。”阿良自己给自己打气,手使劲掐着发抖的双腿,“抖什么抖!没出息的东西!”
    左右看了看,确实没人,阿良把双手捧在嘴边轻轻喊了两声“小艾,在屋没?小艾?”
    整个店铺就是一个大单间,唯一挡住视线的,就是那个吧台。阿良缓步移了过去,恐怖片中的画面在这一刻全部在他脑海里浮现了出来。
    “小艾?小艾?”阿良往吧台里看,只见地上正坐着一个人,缩卷着身子,虽然黑,但是阿良还是一眼认出了她“怎么也不答应一声,大伙都等你半天了。”阿良把手机掏出来,打开闪光灯,照了照小艾,“没事吧?”
    小艾缓缓抬起了头,依旧没有说话,只是呆呆地看着阿良的头顶,眼中满是惊恐。阿良一愣,顺着小艾的视线一抬头,我勒个擦!差点吓得背过气去。
    只见一个女孩正以一种倒栽葱的方式踩在天花板上,头发碰到阿良的头顶。阿良拿着手机往头上一照,两人来了个对脸,女孩原本煞白的脸在闪光灯的照射下变得更白了。
    “我的个娘!”阿良就好像一只兔子,弯腰一躲,连连蹦了几蹦,跑到吧台后。
    女孩把身子正了过来,缓缓地飘到阿良跟前,阿良吓得大舌头“你,你是白天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半天也没能说出下文。
    一旁的小艾眼中闪过一丝惊奇,强撑着身子站了起来“你可以看到她?”
    阿良的神经已是高度紧张,突然有个人说话,阿良惊恐地叫了一声,转头一看是小艾,心稍稍安定了一点“看,看得到。”
    再看小艾的表情,反而显得很淡定,惊恐之余,阿良不由心生疑惑“真是奇了怪了,我都吓得打摆子,这小丫头怎么这么淡定,很反常啊。”刚想问,小艾挡在了阿良前头“我知道你是冲我来的,希望你不要牵连无辜的人。”
    阿良听了一愣,正在他疑惑之际,那女孩身形一晃来到了两人跟前。阿良一惊,那女孩扼住了小艾的脖子,往后一推,小艾靠在柜子上瞪着眼睛看着她,看得出来,此时的她也是相当紧张。
    女孩一只手搭在她肩上,另一只手顺着她的脖子滑到了她的脸上,往上抚摸,从耳根摸到了头顶。就好像一个小孩在爱抚一件心爱的玩具一般,小艾僵在那没敢反抗。
    见她似乎没有伤害小艾的意思,阿良壮着胆子问道“你,你是人是鬼。”刚一出口,阿良真想给自己两个嘴巴,那女孩看了他一眼,身形一闪,来到了他跟前。
    阿良惊恐地退了两步,咽了口吐沫。那女孩静静地看着阿良,缓缓地伸出了右手。
    “你别伤害他。”小艾在后边焦急地说了一句。
    阿良稳了稳心神,回忆了一下。白天在洗手间也是这样,要是想伤害我们,她早动手了,这个举动,莫不是想向我传达某些东西不成?
    想到这阿良朝小艾轻轻点了点头示意她别担心“你是想告诉我什么吗?”
    女孩面瘫的脸终于微微地动了一下,阿良心里有数了,试探性地伸出了左手,两人指尖碰到了一起。
    就在那一瞬间,阿良感觉天旋地转,整个空间都暗了下来。好像在看电视一般,前边出现了一条长长的走廊,转角一阵嘈杂,阿良抬头看去,一群白大褂推着一辆担架车朝着这边奔了过来,阿良连忙让到了一旁。
    侧面就是手术室,担架车推进去,一个二十七八的男子想跟进去,被医生拦住了。男子一脸焦急,两人说了一阵,医生点了点头,关门走进了手术室。
    男子在手术室门口来回地走着,一会趴在门上隔着玻璃往里面看,叹了口气,坐在一旁的长椅上,没坐一分钟又站了起来,不安地来回度步着。
    阿良站在一旁看得清楚,刚刚担架推过来一个孕妇,看样子马上要生了。男子这焦急的样子,想来也是第一次当爹,阿良不禁有些好笑,自己也有当爹的一天,不知道会不会也像他一样。
    阿良看着男子,突然一愣,觉得他有些眼熟。周围一晃,手术室灯灭了,白大褂打开门,男子连忙凑了过去,白大褂脸上带着笑意,男子跟着走进了手术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