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恶奴退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六章 回家
    已经报警了,警方那边也没有任何消息。夫妻两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中,往椅子上一坐,小艾的妈妈叶一芳趴在桌上哭了起来,爸爸王彪也是满脸愁容。哭罢了一阵,叶一芳开始数落起王彪来“说让你去接孩子,你还说家离学校近,没关系,现在好了,要是孩子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
    王彪听了更是心烦意乱,房间里一个小男孩听到吵闹声把门打开了一条缝,看了一眼又轻轻关上。正在这时,阳台上突然传出一阵响动,夫妻两沉浸在悲痛中,谁也没注意。
    一阵叩门声响起,夫妻两还是没听到。叩门声又响了数下,这会王彪注意到了,一脸疑惑地走了过去,伸手把门打开,一看愣住了。
    心心念念的女儿就站在阳台上,旁边还站着一个年轻男子,他还以为自己眼花了,揉了揉眼睛,小艾一见是爸爸,当时就哭了起来。
    听到孩子的哭声,叶一芳抬头朝阳台看了一眼,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匆忙间起身被凳子绊了一跤,顾不得疼痛,跑到小艾身边一把将她揽在怀中,失声痛哭。王彪这才意识到这是真的,转头来看年轻男子,眉毛一挑,阳台上哪里还有他的影子。
    转身走回来,夫妻两愣住了,先前消失的男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了沙发上。见夫妻两一脸惊恐地看着自己,他淡然一笑,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伸手递给王彪一块蓝色的玻璃晶块,晶块很小,就像婴儿的小拇指指甲一般。
    王彪下意识地接了过来,男子道“现在你不必问我是谁,像今天这种情况,以后肯定还会有,你们夫妻两一定要照看好她,最好别让她独自一个人去外边,这小晶块你好好收着,把它浸泡在水里,以后要是遇见什么奇怪的人,你就用这晶块浸泡过的水喷它,它们自然就不敢再来了。”
    嘱咐完也不等他们夫妻两说什么,男子身形一闪,瞬间来到了阳台,单手撑着栏杆直接从阳台上跳了下去。这个举动可把夫妻两吓得不轻,心道我的个乖乖,这可是七楼,这么跳下去,只怕脑瓜都得开瓢。连忙走到阳台,趴在栏杆上往下看,楼下空无一人。
    夫妻两纵然是又惊又喜,好在女儿总算回来了,询问小艾事情的经过,小艾一一说明。自己是被什么样的人绑了,绑在什么地方,男子又是怎么将她从屋内救出来的。当她说到男子抱着她从一楼飞到阳台时,夫妻两真把他当成了神仙,心中默念阿弥陀佛,依照男子的嘱咐,王彪把那小片晶块泡在了一个酒瓶里,从外面看是酒,里面装的全是水,往柜上一放,没人注意,也不显眼。
    就如那个男子所说,几个月后又遇见一个怪人,好在夫妻两都有准备,每人口袋里都带有一个喷雾瓶。那人想意图不轨,王彪掏出喷雾瓶朝他脸上喷去,那人就好像吃了药的耗子,一声惨叫抱着脑袋逃开了。之后又遇见过几次,再后来遇见的次数就少了,有时一年都难得遇上一次,即便是这样,夫妻两也总是随身带个喷雾瓶。
    后来小艾懂事了,夫妻两也给她备了一个。到现在小艾离开她父母,那个喷雾瓶她一直保存着,只是经常忘记带在身上,而那个泡着蓝色晶块的酒瓶,现在暂时由她姑妈代为保管。
    细讲慢说,总算把小艾的过往跟阿良说清楚了。阿良边听边想“难怪王婉彤会说现在所有恶奴都在找她,我想小艾所遇见的那些人,大概就是她口中的恶奴了,也就是像她一样,把灵魂出售给辛格琳的人,可为什么偏偏是她,难道小艾的存在,有威胁到这个所谓的辛格琳?她七岁那年,救她的男子是谁,难道是他?”
    见阿良沉默不语,姑妈苦涩一笑“是不是吓到你了。”
    阿良恍然醒悟,干笑了一声“怎么能呢,我对这些事还挺好奇的,最近还有遇到过那样的人吗?”
    姑妈脸上又敷上了一层愁容“有,时常在门口徘徊,不知道是不是他们,弄得我心惊胆战的,不然刚才我也不会拿水泼你。”
    阿良听了表示理解,又闲聊了一会,阿良起身告辞,姑妈出言挽留,阿良笑着说以后有时间会常过来玩,两人将他送到门口,阿良挥手告别。这里离自己的住房已经很近了,走路大概不到十分钟,阿良边走边想,不知不觉来到了小区楼下,阿良顺着楼梯上了楼。
    半个多月没回来,地板上起了一层薄灰,阿良在卫生间打了一桶水,拿着拖把在里面捅了两下,在房间里写了几个大字,又抖了抖床单,打开窗喷了点空气清新剂,倒在床上想着王婉彤的事渐渐睡去。
    早上,阿良从熟睡中醒来,伸个懒腰,眯眼一看窗,阳光照了进来,一阵冷风吹到房间里,阿良打了个冷颤。想来今天天气不错,阿良下了床,先冲个凉,刷牙洗脸,之后阿良坐在椅子上犯开了合计,王婉彤的事该从哪入手“要不直接去找那货?我也不知道他住哪啊,就算找到了怎么说,我说他有罪,人家也不能承认啊,这他妈的……”
    阿良自己跟自己嘀咕,转念一想,对啊,我有超能力啊,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哈!”阿良一伸手,对着一旁的杯子说了声“过来”,杯子纹丝不动,阿良又转手对着桌上的闹钟说了声过来,闹钟也没动。阿良一阵泄气,仰头靠在椅子上长长吐了口气,“说好的超能力呢,早知道这样我就不签什么契约了,可坑苦了我这个老实人。”
    阿良一拍大腿站了起来,扭了扭腰“超能力!”阿良对着卫生间的马桶一伸手,这下他是无意的,只是人来疯突然这么比划了一下。突然,就好像是谁往马桶里仍了个擦炮,“啪”地一声,马桶里的水溅得满地都是。
    “我擦?!”阿良连忙跑到马桶前,蹲下身上下左右看了看,还好马桶没裂,阿良松了口气。
    清理完卫生间,阿良暗自发誓,以后绝对不轻易使用这种过期的超能力了,重新坐回椅子上,肚子又开始叫了起来,不管怎么样,还是先填饱肚子再说吧,再找份工作,王婉彤的事也不能落下,生活,还是充实点好,这么想着阿良开门下了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