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恶奴退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八章 火锅宴
    一看屋内,桌上摆着不少海鲜,中间放着一口锅,正腾腾往上冒着热气。
    “哎呀?知道我没吃饭,特意为我准备的吧。”
    张佳慧往桌上看了一眼,想起了阿良在冯雪梅家吃饭时那顿造,心底一阵拔凉“我们可没留你吃饭的打算。”
    “拉倒吧。”阿良搓了搓手,“跟我还客气啥。”
    说完直接走了进去。
    “谁跟你客气了,喂!”张佳慧跟了过去,小艾则跟在后边傻笑。
    阿良在厨房拿了副碗筷,拉开椅子坐下,张佳慧和小艾坐在一面,两人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张佳慧一脸心酸,小艾脸上带笑。
    阿良把碟子里的东西划到锅里,拿勺子搅拌了几下,又把先前锅里的东西翻了翻“应该可以吃了,别客气啊。”说着一手拿碗一手拿筷子看着张佳慧。
    张佳慧也不说话,她想看阿良好不好意思先下筷子。
    阿良朝她微笑着眨了眨眼,咂了咂嘴,下巴朝锅里扬了扬。
    看到他这幅表情,张佳慧没忍住笑了出来“吃吧丫头,别跟他客气,不然什么都捞不着。”
    “欸,这就对了。”阿良跟着说了一句。
    张佳慧用漏勺给小艾盛了一碗,然后又给自己盛了一碗,阿良把碗举着,张佳慧换了个实心的勺子替他打了一碗汤,阿良一看,愤愤不平地挑起了眉毛“嘿!欺负老实人是吧!”
    张佳慧憋着笑也不理他,阿良抓起漏勺自己捞了起来,吃着吃着就冒了汗,三人边吃边聊,不知不觉已经九点多了。
    阿良舔了舔嘴唇放下碗筷,张佳慧和小艾半个小时前就吃好了,坐在那看着他吃,见他把筷子放下了,张佳慧问道“吃饱了吗?”
    “吃饱了。”阿良左右看了看。
    “找什么?”
    “有没有塑料袋?”
    “干嘛?”
    “锅里还有这么多,看来你们是吃不下了,倒掉怪可惜的,给我打包上,晚上凑合再吃顿夜宵。”
    “没有,滚!”
    “这么凶干嘛,小心嫁不出去。”
    “管得着吗你。”
    “你肯定嫁不出去,没人要,太凶了。”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斗着口,说着说着说急了,张佳慧操着勺子就站了起来,阿良也连忙站了起来。
    “有种你给我站那!”
    “有种你把勺子放下。”
    “你站那!”
    “你放下。”
    两人围着桌子转了几圈,最后张佳慧坐回了位置上,阿良也坐了下来,张佳慧道“你好幼稚啊。”
    “你很成熟?”
    张佳慧哼了一声,无所谓一笑“算了,懒得跟你扯,没意思。”
    “嗯,这就对了,你也说不过我。”
    她有来言,他有去语,两人又斗了一阵,小艾在一旁看着直乐,一看墙上挂着的钟,已经十点了,阿良一伸手“好了好了,不早了,我要走了。”
    张佳慧看了看手腕,确实不早了,点了点头,阿良站起身看向了小艾,小艾一脸笑意地看着他。
    “乐什么乐,准备在这过夜?”
    “嗯?”小艾微微扬了下头。
    “走啊,送你回去。”
    “哦。”小艾连忙站起了身。
    “也好,你一个人回去我还不放心,正好跟他一块走。”张佳慧把两人送到了门口,三人道别。
    来到楼下一看,阿良傻眼了,刚才是想送个件就下来,也耽误不了多久,所以车没锁,哪想一上去就在上面吃上了。一吃把三轮车给忘了,也没往这上面想,心道破三轮谁要啊,到下楼一看,车真没了。
    阿良这个气“他妈。”本想骂句娘,但一看小艾在旁边,连忙改口,还唱上了,“妈的吻啊甜蜜的吻,让我思念到如今。”边唱眼睛左右来回巡视着,确实没有三轮车的踪迹。
    阿良叹了口气“本想用我的奔驰送你回去,现在倒好,被人偷了,走回去吧。”
    小艾一脸同情,两人并排走在路上,小艾低着头在那走着,阿良看了她一眼,突然撩了一下她的头发“我说你啊,你和张佳慧的性格还真是一正一负呢。”
    小艾一愣。
    “你看啊,你性格是那种比较内向的,而她是很外向的那种,你俩在一块正好互补。”阿良认真分析着。
    “没有啊,我也是那种比较外向的,只是和惠姐在一起,我可能就显得比较内向了。”
    “是吗?”阿良点了点头,“店里生意怎么样了?”
    “还不错,只不过最近这段时间我们不用上班了。”
    “为什么。”
    “老板他小姨也想开个奶茶店,所以就想来店里练练手,文姐她,文姐就是老板娘,明天开始店里暂时由她们两姐妹打理,什么时候熟练了,我们再回去上班。”
    “哦。”阿良把手插在裤兜里,“她们不会不走了吧。”
    “不会啊,就算不上班,我和惠姐也还是有工资的。”
    “哎呀?这么好,你老板还真挺不错啊。”
    小艾点了点头,两人边走边聊,话锋一转就聊到了王婉彤身上,阿良一提起这事,脑瓜都疼。
    “走一步算一步吧,车上高速自然直,总会有办法的。”他这么说,也借着这句话安慰自己,两人越走越远。
    回到家阿良冲了个凉,心道真倒霉,才买了多久车就被人偷了,看来现在正走背字,吹干头发阿良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就睡着了。
    第二天起床,阿良抓了抓脸,翻个身,闹钟响了。阿良微微睁开眼,抓起床上一个公仔朝闹钟砸了过去,钟声戛然而止,阿良又闭上了眼,心中一寻思,车被人偷了,今天是不能上班了,我得跟公司说一声才行。在床头摸了摸,摸起手机打了个电话,说了缘由,挂断电话。
    伸了个懒腰,这么一折腾,阿良的睡意消了一半,起床洗脸刷牙,刷着刷着阿良抬头看了看镜子,鼻子边上,还有下巴这快红红的,嘴巴叼着牙刷伸手抓了抓,越抓越痒。
    刷完牙,用洁面乳洗了把脸,摸了摸脸上红红的两块“我擦,该不会是海鲜过敏吧。”阿良暗自叫苦,听说这玩意让它自己消还特别慢,看来得去药店买点药才行。
    开了门,又退了回来,顶着两个包出门也怪吓人的,转身在抽屉里翻了翻,找出一个黑色的口罩带上,一照镜子,大眼睛双眼皮,更帅了“怪不得那么多人喜欢带口罩呢。”捋了捋头发关门下了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