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恶奴退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一十九章 好想掐死你
    王晨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书本,直到谢道开口道歉,这才缓缓把头抬了起来,看了他一眼,又把目光放到了书本上“没事。”轻描淡写地回了两个字。
    谢道有些尴尬,却又无可奈何,昨晚的事真把他吓到了,特别是最后来的那波人,虽然他也是半个混子,但活动范围仅限于学校,平时打打架也就算了,动刀的情况都很少,手枪都没见过,更别说昨晚有人拿出机枪的场面了。
    昨晚一伙人被带到警队,经过了解,得知他们是学生,口头教育一顿就把他们放了,至于其他社会上的闲散人员,现在都还有好几个没出来,其中就包括张世元这个惹祸的根苗。
    “那,我们就先走了。”
    王晨轻轻“嗯”了一声。
    谢道缓缓舒了口气,转身走了,边走边想“王晨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头。”虽然这次他栽了,但是他一点都不觉得丢人,毕竟他老大张世元,也在这次栽了。
    张常山跟着谢道走了出去,一会又跑了回来,在众人的注视下,张常山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手机,递给了王晨,王晨愣了一下,昨晚阿良告诉他,是有人拿他手机给他发短信,他这才知道他被绑了,王晨这会还疑惑,昨晚都是自己的仇人,谁会帮自己呢。带着疑惑王晨问了一句“昨晚,是你发的短信?”
    张常山笑着点了点头。
    王晨接过手机,说了声谢谢。
    张常山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角落里的黄蓉,对着她笑了笑,转身走了。
    篮球场上,阿良和刘备浑身是汗,阿良坐在篮球上,刘备坐在他旁边地上。
    “昨晚是怎么回事?”刘备问道。
    “什么怎么回事?”阿良反问了一句。
    “那伙人是你朋友么?”
    “算是吧。”
    “张世元一伙人可说了,他们手里有枪。”
    阿良顿了一下“这你也信,昨晚不是还有火箭筒么,你也看见了,是个吸烟筒,都是假的,吓唬人的。”
    刘备将信将疑地点了点头,昨晚他晕过去了,那几把枪到底是真是假他也不知道,上头本想调查一下,后来突然接了个电话,然后就把这次调查行动给取消了。
    刘备还想问点什么,阿良的电话响了,走到篮球架下,拿起手机一看,是吴哲打过来的,阿良牙齿咬得嘎嘎直响,现在吴哲的名字对他来说不是吴哲,而是“七百万”。
    昨晚送王晨回家后,再回到自己家里,已经很晚了,阿良也没问吴哲那些钱的事,一觉醒来就忘了,这会又被刘备喊来打篮球,直到现在才想起来。
    吴哲问他在哪,阿良说在打球,没跟他提那七百万的事,不想让他有心里准备,打算等见面了直接掐死他。
    吴哲说他到v市了,让他去接他,阿良答应了一声,跟刘备说有朋友找他,有时间再来找他,刘备答应了一声,阿良走了,刘备捡起篮球,一个人继续投了起来。
    来到车站,等了一会,吴哲从车站内走了出来,有一段时间没见了,吴哲把头发染黑了,带着墨镜,一身休闲装。刚出车站吴哲就看见不远处蹲着一个人,笑着走了过去。
    阿良也看到他了,起身迎了上去,吴哲大笑着张开了手,阿良也把手张开了,两人似乎要拥抱一般,等到近前,阿良突然脸色一变,一把掐住了吴哲的脖子“你大爷的!老子掐死你!”
    吴哲还以为阿良在跟他开玩笑,直到后面阿良的手越来越紧,吴哲憋得满脸通红,车站不少人看着他们两,吴哲把阿良的手指一根根掰开,退了一步,不悦道“我擦!你是不是疯了?!”
    阿良瞪着眼睛看着他“对!我是疯了!老子七百万被你吞了,我能不疯么?!”
    吴哲一听七百万,当时就像泄了气的皮球,尴尬地笑着道“不是,别激动,能不能听兄弟解释?能不能听兄弟解释?”
    “解释个卵子,我他妈……”阿良要上去撕他,吴哲见阿良怒气正盛,不敢和他正面冲突“去你大爷的!”猛地推了阿良一把,转头朝着车站外跑去。
    阿良抬脚就追,旁边有个西瓜摊,一个骑电动车的小伙来买西瓜,问老板保不保熟,老板说不能卖给他生瓜子,吴哲风一般跑了过去,阿良追了上去,从西瓜摊上操了把水果刀,在后面狂追。
    跑过几条街道,来到一条胡同,胡同口有一颗大树,二十来米高,吴哲“蹭蹭蹭”一下爬了上去,阿良追到了树下,两人浑身是汗“你下来!”
    “不下来。”吴哲四肢抱树好像一只树袋熊。
    “我就在这等着,看你下不下来。”阿良坐在树下。
    “我就不下来。”
    过了几分钟,阿良没那么生气了,站了起来,仰头看着树上的吴哲“你他妈下不下来?不下来我走了。”
    “我下来,咱可得先说好,君子动口不动手啊!”
    阿良没有说话,吴哲手脚酸痛,抱着树一点点往下滑,在离地面不到一米来高时跳了下来,阿良满脸气愤地看着他,吴哲嘿嘿笑了笑,凑了过去“什么事都说得清,我承认,我确实拿了你七百万,但是,我那是迫不得已的。”
    “你迫不得已拿我七百万?我擦!?还有这好事儿?”阿良眉毛一挑。
    “不是,你听我说啊,我这不是要跟你说原因么。”
    “什么原因你也不能拿七百万啊,哪怕五五开我都不能说你。”阿良嘴上说着,心里却想,五五开我也得揍你,妈的,个死没良心的,亏得老子掏心掏肺帮你还钱,你还这么对我。
    “是,兄弟错了,一有钱我马上还你。”吴哲嬉皮笑脸地搂着阿良的肩膀。
    阿良的气消了消,转念一想算了,毕竟是给了自己三百万,自己当时什么都不知道,就算他一毛都不给,自己也不可能知道。想着把手里的刀仍在路边,轻轻叹了口气“你找我干嘛来了?”
    “玩呗,这么久不见,可想死我了。”
    阿良哼了一声,自顾自地走了,吴哲连忙追了上去。
    两人并肩走着,阿良想起了昨晚的事“张俊生是你找来的?”
    吴哲顿了一下“原来昨晚他过去了。”
    阿良一脸疑惑地看着他。
    “是老付安排过去的。”
    “老付?老付是谁?”
    “衣食父母啊,咱们燃组的这些弟兄,所有开支全靠他支撑着。”
    “那佛爷又是谁?”
    “佛爷就是老付,以前生意上的朋友都管他叫付爷,不知什么时候喊来喊去就变成了佛爷。”
    两人越走越远,阳光把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吴哲跟着阿良来到他的租房,阿良打开门,吴哲一脸新奇地走了进去,这看看,那翻翻,把阿良这当成自己家一样。
    阿良在洗手间洗了把脸,吴哲从冰箱拿了两瓶水,仍了一瓶给他,阿良伸手接住。
    “怎么你家连个电视都没有。”吴哲瘫坐在沙发上,仰头看着阿良。
    “不是有电脑么,要电视干嘛。”阿良拉开椅子打开电脑。
    “那能一样么。”吴哲靠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有点困,我先睡会,今晚聚一下。”
    阿良答应了一声,打开网站看了看推荐的新闻,找了部网剧,怕吵到吴哲,把声音关小了些。过了近半个小时,阿良正看得津津有味,吴哲把眼睛睁开了“在干嘛呢?”
    “看电视呢。”阿良头也没回地说了一句,“你怎么还没睡。”
    “想睡,但睡不着……”吴哲重重地嗯了一声,“看什么电视呢?”
    “毛骗。”
    “什么片?!”吴哲的声音提高了几分。
    以为他没听清楚,阿良又回了一句“毛骗。”
    “毛!?”吴哲蹭地一下站了起来,“兄弟你要看这个电视的话,那我可就不困了。”
    阿良还没懂他的意思,转头看向了他。
    吴哲凑到他跟前看了看,没有看到想象中的画面,等了好一会,吴哲捎了捎头,嘀咕道“他妈的,怎么还不进入主题?”
    阿良顿了一下,突然一下子就懂了,斜着眼睛看了吴哲一眼,嘿嘿笑了笑“马上就进入主题了,你搬个凳子坐旁边。”
    “是嘛?”吴哲笑着搓了搓手,搬了张椅子过来,一脸认真地看着电脑屏幕,“据我推断,马上就会有几个光头出来了。”
    阿良憋着笑点了点头。
    十几分钟过去了,吴哲半眯着眼睛一脸倦意地看着电脑屏幕,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不时“蜻蜓点水”,突然身子往前一倾,猛然惊醒“嗨呀吓老子一跳,拍切!”
    阿良见状哈哈大笑。
    “妈的,吓得老子家乡话都说出来了。”吸了吸鼻子,看了电脑屏幕一眼,“怎么还是这个画面,这是毛片么?”
    “怎么不是了。”阿良动了动鼠标,指着播放器上显示的名字。
    “擦!是这个毛骗,我还以为是那个呢,你这不跟我嬲卵谈呢么。”推了阿良一把,朝阿良的床走了过去。
    “睡床能不能洗个澡先?”
    “洗个毛,老子换洗的衣服都没有。”说着以一个“大”字倒在了床上。
    阿良轻轻叹了口气,一脸淡笑地转过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