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狱邪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章:力撼筑基期
    无奈之下,龙莫邪还是乖乖听云雅晴的话,决定要回去云家,但云家可不是他想回就能回去的,毕竟他可是设计杀了云家之人呢!那能那么轻易就回去的了!
    山洞里龙莫邪守着云梦醒来,他心中打定主意带上云梦一起,云梦如今身体虚弱,他可不想云梦因此而受到危险!
    等云梦醒来的时间,他也不忘修炼,他的娘亲云雅晴因经脉被修复,整个身体的气质越发冷漠无情,唯一面对龙莫邪有一丝丝的情绪波动,其他时间都像是一个没有灵魂得到躯壳。
    指导龙莫邪修炼,云雅晴传授着一套“水云寒剑”,但对于龙莫邪来说,却是很难学会!原因还是在于龙莫邪曾经不是人类的原因。
    龙族向来修炼的都是身体,灵技那些在妖族之内极为少见,故而所有妖族几乎都是以炼体为主,极少会像人类修炼那般多样化!
    即使他天赋异禀,想要修炼人类功法还是需要一段时间的适应,但云雅晴根本不给他适应的机会,传授过一遍就天天对他严格要求,死记硬背让他记下来!
    “梦梦!”
    等到三天之后,云梦醒来,面色还是惨白,虚弱的样子让龙莫邪心疼不已。
    “嗯!你在修剑法?身形太过死板,一点都发挥不了剑法威力与灵活性!”
    云梦有气无力指出龙莫邪修炼剑法弊端,龙莫邪嘴角苦笑,心想着还是自家梦梦最懂我!
    “你身体过重,这种长剑并不适合你!挥舞起来你不能把握住细节去改变!找一把重剑,越重越好,另外你练剑不能只练外表,要修内在,修心养性!你的脾气可要改改了!”
    听着云梦叨叨说了许久,龙莫邪再也不会向以前那般烦躁,如今倒是希望云梦能多说一点。
    “梦梦,我该如何练习?”
    龙莫邪对剑法修炼一筹莫展,他知道娘亲心急让他练成,可是他的体质根本没法接受剑法修炼,尤其是在紧凑的时间内!
    “后山有瀑布,站两个时辰!感悟一下水的波澜,能否领悟看你自己!”
    云梦放养态度,但却让龙莫邪感到心安,修行靠自己,过多约束反而会扼杀掉原本的天性!
    “梦梦,跟我一起去!你不在,我会很担心你的安危!娘,你也一起来吧!”
    龙莫邪放不下云梦安危,让他实在无法静下心来去修炼!
    “你去吧!我还没那么弱,再说还有你娘亲在,我不会出事的!”
    云梦安抚着龙莫邪,劝着他去修炼,龙莫邪心有忧色,但最终还是听云梦安排去往后山瀑布!
    山洞之中寂静无声,云梦昏昏欲睡,身体的疲惫让她不堪重负!
    就在此时,一把银色长剑对向她,剑尖直逼云梦,持剑之人正是云梦耗尽灵气救下的云雅晴。
    “妖孽之物,也敢染指我儿子,今日我便让你魂飞魄散!”
    剑花挽起,转瞬间就要取走云梦性命,云梦嘴角勾画出诡异笑容,让人琢磨不透!
    “想杀我,你莫要天真了些?染指?你莫要可笑了些?你的命是我救的,你有何资格在我面前叫嚣,还想杀我?瘦死的骆驼都比马大,真当我留下你就没有手段对付你吗?天真又可笑!”
    云雅晴攻击来到眼前,就在她冷笑云梦嘴硬之时,暗处窜出一人,用身体为云梦挡下攻击!
    云雅晴后退一步,心中大骇,魔傀?竟是魔傀!她是魔界之人?不行!若是打下去,定然是自己吃亏,先撤为妙!
    她想撤,可云梦却不会放过她,清冷言语带着杀意波动“给我抓住她!”
    她本意是想杀了云雅晴,但想到云雅晴是龙莫邪的母亲,也就放弃杀云雅晴的念头,转而命令魔傀抓住云雅晴。
    何为魔傀?准确的说,是魔仆,魔界的仆人,这是一种只有魔界才擅长的傀儡术,寻有修为的人或者妖(一般都是人,妖类很少!)用残忍而血腥的方法去激发凶性戾气,再夺其神魂,用药物炼制刚失魂的尸体,炮制之后再用秘法控制!这就是活傀!被魔界笑称为魔仆。
    除了活傀还有一种以修行者尸体进行炮制练成只会听从命令却没有任何自主行动能力的傀儡,这就是死傀!
    两者皆属于魔傀,但是活傀戾气大,进阶的速度也是极快的,但是也会让活傀产生灵性,变得不可控!
    相比之下,死傀更好控制一些,但是死傀已经死了,成长的空间很小!想进阶那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魔傀分五阶,至于再高的,魔界有没有,云梦就不知道了!由低到高分别为是黄阶、玄阶、地阶、天阶、青铜!
    云梦手中的便是黄阶死傀,按实力来说,云雅晴可以轻松取胜,可她现在却是陷入苦战之中。
    原因何在?原因在于死傀只听命令行事,云梦轻轻松松操控下,死傀发挥战力超出等级一倍之多!而且永不会累!这才是云雅晴打的艰难最直接原因!
    不多时云雅晴的身体撑不住消耗,跌坐在地上,哀叹一声,身上没有丝毫受伤痕迹。
    她岂能不知道云梦留了手,若她不是龙莫邪的娘亲,恐怕现在她早已死在云梦手中!
    “我无意与你动手,也请你放下敌意,若有下次,定然不轻饶与你!”
    云梦开口警告,从她醒来,云雅晴就抱着浓浓的敌意,若不是看在龙莫邪的份上,她绝不会放过云雅晴!
    就在两人对峙的时间里,龙莫邪这里也遇到了麻烦!
    龙莫邪出了山洞之后就奔着后山瀑布而去,大约还没走出百步,龙莫邪就发现了有人在背后追踪,他冷笑的嘴角划过一丝阴狠。
    引着他们去往某处,这一次,背后之人却是学聪明了!根本不追,呼啸的一掌云波掌,伴随水激荡的声响将四周的树木击倒。
    龙莫邪的身影暴露在众人面前,龙莫邪目光看去,云家家主带着一位老者,老者白袍弓着腰,枯老的面容,仙风道骨感受不到,倒是让人觉得似鬼般狰狞!
    “尔等娃子,敢伤我主家子弟!今天本长老我就要你赔命来!给本长老死来!”
    白袍老者桀桀如鬼灵般的声音,让人不由胆寒,怒斥着龙莫邪。
    云家家主脸上竟是得意,就算家族没有供奉长老又如何?他们云家还有一位太上长老,之前一直在闭关,直至昨日才终于突破筑基中期。
    太上长老知道此事之后震怒,今日便来找龙莫邪报仇,有太上长老的灵识扫描下,他们锁定刚出来不久的龙莫邪!见那娃子又要耍手段,他立马提醒太上长老“太上长老,那娃子上次就是用卑鄙手段害死了主家子弟!”
    太上长老立马出手将周围树木打散,暴露出龙莫邪的位置所在!
    “你个不要狗脸的老贼,老了就回去洗洗睡,老胳膊老腿,修为还如此低,得意个鬼!臭不要脸的糟老头,坏的要死!”
    龙莫邪咒骂着。
    “你死到临头,还这般嚣张,老夫今天定然将你千刀万剐!”
    太上长老被激怒,不顾道义,直接出手,手中无剑却有剑芒闪现,青如柔水,却犹如波涛汹涌的急流!
    龙莫邪身上浓浓的战意,他可是曾经最妖孽的邪龙,岂会被这等尔尔吓破胆不敢战斗了呢!故而擅长近身战的他毫不犹豫对太上长老冲过去!双手凝爪,撕开太上长老攻击!
    “青云剑诀第一式!青云揽月!”
    太上长老一声怒吼,一手如剑轻挑起,水波化作圆球对龙莫邪击打而去!却是被龙莫邪再次暴力撕开!
    连连发招之下,太上长老迟暮的身体有些吃不消,反而是龙莫邪仅仅只有一点喘息而已!太上长老发出第二式,平步青云,凝聚在空中的圆球在一瞬间化作水网将龙莫邪困在水球之中!越发湿重的水纹拍打这龙莫邪的身体,龙莫邪一点点被水困到呼吸难受,他第一次感受人类死亡是什么样子的感觉!
    “剑法的动作,你可知道?击、刺、格、洗、劈、砍、撩、提、抽、带、崩、点,这些动作你可会一点?感受水的运动,剑势千变万化,动作轻盈潇洒,韵度自如,敏捷多变乃是百兵之君子也!剑飞游龙、剑如飞风,这都是对剑的美称,一动一静、一缓一疾、一升一伏、一进一退、一刚一柔、一轻一重、一伸一缩、一起一落。都似飞凤翱翔!进可攻退可守!莫邪哥哥,你可懂的一分?”
    云梦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给了龙莫邪莫大的定心丸,他不再想着如何出去,而是盘腿在水球之中感受水的韵动。
    心中似有一丝明悟但却是怎么也抓不住,云梦的指引之声再次响起“世界万物皆有天机,世界万物皆有阴阳?你可知道,水也有阴阳,你可否能看的到!”
    经云梦一指点,龙莫邪终于抓住心中那一丝明悟开始悟剑道,太上长老可没想到他的攻击竟会成全别人的修行,他心中暗叹,妖孽,真是一个修为上的妖孽,只是可惜今天必须陨落在此地!
    剑招再次对龙莫邪攻去,势要将龙莫邪的感悟打掉,攻击离水球还有一指的距离,太上长老已经看到了胜利,可是时态再次发生变化,一人黑影飞去,为龙莫邪挡下攻击,而且还是硬抗!
    太上长老看了眼,没有感受到此人的气息,心中不免疑惑丛生,这是什么东西,竟能硬抗下筑基期后期的攻击,没有气息,那定然不是人类,莫不是妖?不可能,不可能,就算这里有妖也不可能强到能抵御他的攻击!
    出现的身影顿了一秒,手持着一把重剑对太上长老冲去,太上长老身为筑基期,对于攻击的处理方法就是挥剑而上,可是他今日手中无剑,若不然他也不可能一直都在用灵技来攻击!
    哐当哐当之声接连不断,那是兵器在哀嚎在哭泣,重剑对上筑基期修士,就如鸡蛋碰石头一般脆弱,摧枯拉朽的攻击,重剑在太上长老手刀攻击下化为粉碎,太上长老一掌将眼前的没有呼吸的中年男人打飞出去!
    太上长老也知道事情不能拖太久,故而他选择速战速决,身影快速对龙莫邪过去,一掌打下!就在此时他的腰间突然被什么缠住,温热血液流出身体,强行将他扯回去,低头一看,是藤蔓,藤蔓青绿却满是倒刺扎入他的体内!
    眼前突然一黑,太上长老心中畏惧,一股腐烂散发着恶臭毒酸之气传入口鼻,鼻息微动,难受至极,不用想就知道,他定然是被什么东西吞了!恶臭毒酸之中丝丝花香,他心中骇然“毒花妖王!”
    毒花妖王是什么植物?毒花王是一种根茎很细,但是花朵却是巨大无比的妖花,这种妖花幼年时是无法离开或者行走的,只有到了成长期才能如人类般行走在陆地之上!毒花王喜食人血,以人血为食成长!
    毒花妖王在云家后山确实是有一只,但是曾经被太上长老打伤,之后便是再也不敢靠近人类,但今日却出现在这里,太上长老若是还不能看明白是怎么回事,那可就是真的傻了!
    某人在暗中预谋着一切,从刚才的中年男人到现在的毒花妖王的出现,这一切都是对着他来的,目的几乎想都不用想,定然是为了救龙莫邪来的!
    太上长老虎身一震,灵气激荡而发,瞬间为自己脱了困!毒花妖王快速闪退离去,太上长老暗松一口气,就在松气间,圆球破裂,水花飞溅而出,龙莫邪全身湿漉漉走出来,目光之中丝丝剑芒!
    中年男人与毒花妖王短短几分钟的掩护,给了龙莫邪明悟的时间,不得不说龙莫邪的天赋真的十分逆天!
    经云梦一提示,龙莫邪找到了突破口,他想起来云梦曾对他说过什么是天机,什么是阴阳,云梦说水也是有阴有阳的,根据这条线索,龙莫邪认真感受着席卷而来的水浪,时而汹涌,时而平静,水能覆舟亦能载舟,水有阴阳两面,那么剑也定然有阴阳两面,那么什么是剑的阴,什么剑的又是阳?剑能救人也能杀人,有好有坏,那么这就是阴阳面!
    知道了剑的阴阳面,也就是要面临选择,也就是剑的分叉口,是走正道还是邪道的?他又想起当年在仙界的种种,想到妖族在仙界的命运,龙莫邪这一世再也不想要重蹈覆辙,再次走向修仙之路,可不走修仙路,他能走什么路?妖途?可他现在的身体根本不是妖!那么能走的路现在只有一条,那就是魔道,传言魔道噬血,这倒是符合他的口味,邪龙的口味!
    短短数息,龙莫邪整个人的气质发生极大变化,他现在可不打算做个好人,他要做无恶不作的大魔头,逆了这片天地,闹的越大,他就越开心!
    “老贼,来战!”
    龙莫邪叫喊着,对太上长老扑过去,之前还傻傻用着双拳攻击的他,现在似乎变得聪慧起来,双手如太上长老那般凝聚成手刀攻击,电石火花间,一个连练气期都没有的孩子力撼着筑基期修士,却没有一丝落下风的趋势!反而是筑基期修士越发的烦躁起来,攻击也是越发猛烈起来,想要快速结束战斗,龙莫邪似乎看出太上长老这种心思,故意用身体去硬抗攻击拖着太上长老!
    太上长老心火如焚,他毕竟是老了,身体远没有龙莫邪那般强壮,太久的战斗就是他的致命伤,龙莫邪步步紧逼,他忍无可忍,发出青云剑诀第三式,青云泪,这一招使用起来消耗巨大,筑基期的他半年才能用一次,每次使用都会抽空体内灵气,导致修为掉阶,在加上他的天赋平庸,故而一直卡在筑基期没有突破!
    “小子,有生之年,你能见老夫使用第三式,你足够骄傲的去死了!”
    太上长老大喝着,凝聚的水滴化成渔网,又在瞬间凝聚成一滴滴泪珠,若是仔细看的话,可以发现,那并不是真正的泪珠,而是由一把把锋利水刀凝聚在一起,每一滴都饱含着青云剑诀的剑道之力!
    轰隆一声,地面被炸出一个大坑,龙莫邪奄奄一息倒在大坑之中,半条命几乎都没有了,满身血液,想要动弹一下都做不到!生死就在一瞬之间,他不甘心,真的不甘心,他不甘心死去,他还没有完成对云梦的承诺,绝不,绝不,我绝不要死在这里!
    龙魂在这一刻闪耀出金芒滋养着他的身体,他强撑着身体站起来,浑身是血又如何?他绝不是畏惧之人,他的傲骨也绝不允许失败!邪魅笑容在脸上勾勒出浓烈战意,一步一步又一步拖着血液走出大坑。
    “老贼!再来战过!”
    “有点实力,能从青云泪招式下还活着!老夫说过,今日要你死!”
    太上长老此时也是嘴硬,内心苦笑不已,此时的体内没有一丝灵气,但一想到龙莫邪不死,对他云家是隐患,他肉痛的拿出一颗黑色珠子丢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