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狱邪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章:尸棺阵法
    龙莫邪这里,一路上都是与唐汐边打边向前走,暗器另外他也跟唐汐学了一些简单制作暗器的方式,两人步伐不快不慢!
    随着深入,毒雾越来越严重,唐汐的情况渐渐的不乐观起来,他身上穿着百毒软甲,轻微的毒雾确实防的住,但是现在浓郁如雨的毒雾,他可是防不住的!
    进入深处大约十分钟不到,唐汐便开始发高烧,身体软弱无力,唐汐经常接触毒素,身上常常都会备着解毒丹,但可惜的是他现在是灵魂的状态,这也就是说,他身上的毒是没有办法解除的!
    进入深处之后,神秘声音寂声,彷如死了一般,没有了导向,龙莫邪对唐汐的状况就显得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
    “龙莫邪,你找找附近有没有解药!能产生毒药自会伴生出解药!”
    唐汐此时表现出来的生存经验让龙莫邪惭愧不已,伸手将唐汐背起“解药还是你来找,小爷我刚历世,可不懂解药长什么样子?”
    苦笑一声,唐汐渐渐悲观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觉得他走不长了,被龙莫邪背着,一直叨叨着解药大致长什么样子!
    龙莫邪沉默听着,心中不知不觉灰暗失望起来,即使悲观,龙莫邪还是努力向前,想要找到解药!
    昏昏沉沉中,唐汐视线渐渐模糊,身体渐渐无力“龙莫邪,我想我已经撑不下去了,你要努力走下去,我可不想死在这里!你一定要活着出去!”
    背后渐渐变轻,化作一股青烟消散,龙莫邪沉默站了许久,没有回头去看过一眼,他只是很讨厌离别的情绪,就好似那日与云梦离别一样!他讨厌这种情绪,更讨厌他自己没有足够的实力保护!
    一个人孤零零走在毒雾中,看不到远方的路就如同迷途的人生,一步一个脚印,只有脚踏实地才能走下去,即使前方有泥坑,也阻挡不了前进的脚步!
    金龙的身体被誉为绝对防御,其中就有御毒能力,防御任何毒的能力,但是还是有毒能穿透他们的防御,只是极少数而已!
    龙莫邪能在毒雾中走那么久都不会出现唐汐中毒的反应,就是因为金龙魂在护着他的身体,但是随着毒雾吸入身体的越来越多,龙莫邪也知道他自己撑不了多久!
    云梦,你在哪里,我很想见你,我不知道我还能走多久,但我希望能在死之前见你一面,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我不能完成你的嘱托,我终究还是太弱了!
    龙莫邪心心念念着云梦,可云梦却始终没有出现在他的面前,靠着对云梦的思念,龙莫邪走出了这汪洋一片的毒雾森林,眼前的一幕却让他更加的绝望!
    眼前是毒雾深渊,还没走进去就能感受到浓浓毒雨淅淅沥沥下着绿黑绿黑小雨,毒雨滴落之处皆升起一丝腐蚀白烟!
    低头看向自己,自己的身体不知在何时变得越发的透明起来,透明之中还能看到肆意流窜的毒雾!
    此刻,他淡然一笑,他选择放弃,他做不到拯救任何人,甚至他现在连自己都无法拯救!
    坐着地上,望着自己身体渐渐被毒雾侵蚀,他心中些许不安、些许冷静,更多的还是思念云梦的那种心情!
    安安静静闭上眼睛,死亡面前,他唯一不甘的就是没能见到云梦!
    似感受到龙莫邪即将离去,云梦扭转天命珠出自安在龙莫邪面前!
    上前几步,扶住龙莫邪,轻声呼唤着“莫邪哥哥!”
    最后一丝意识消失前,龙莫邪终于听到云梦的呼唤,这一刻,所有淡然都化作想要见到云梦的执念!
    透明的身体渐渐凝聚,龙莫邪幽幽醒来,望着那熟悉的人儿,龙莫邪眼泪差点夺眶而出,伸手欲摸摸云梦,最后却伸不出手!
    “莫邪哥哥”
    云梦轻轻呼唤着,见龙莫邪清醒过来,那满心欢喜的样子真的犹如从前一般!
    “梦儿!”
    “嗯!莫邪哥哥,起来了!”
    难得一见娇羞模样,惹的龙莫邪一肚子邪火,坐起身子,在云梦搀扶下站起来!
    见云梦向前走去,龙莫邪疑惑问道“梦儿,我们要下去吗?”
    “当然了,莫邪哥哥不用怕,有我在定然不会让你出事的!”
    不是龙莫邪不信,而是他真的怂啊!每次在云梦身边,他都会很自卑,自己认为他的实力还不错,想要沾沾自喜对云梦炫耀,却发现云梦始终还是比他强,身上那幽冷高贵气质,还是那般生人勿近!
    一声尖叫划过天际,声音却不是从云梦口中传出,而是从龙莫邪口中发出!
    “啊~梦~啊~你突然这般,小爷怂啊!”
    龙莫邪毫无形象与尊严尖叫着,她可没有云梦那么大胆,眼看着是悬崖还毫不畏惧跳下去!
    伴随尖叫,想象中的毒雨却没有滴打在龙莫邪的身上,滴答滴答的雨声从上头传来!
    龙莫邪抬头看去,血红纸伞为他挡住毒雨,血红纸伞整个伞骨为白色,弯弯扭扭的样子,好似什么动物的骨头一般,云梦手持着伞把似乎也是骨头做的!
    “看什么呢!”
    云梦发现龙莫邪盯着她手中血红纸伞看,并没有很在意,龙莫邪看到是对的,她手中的血红纸伞伞骨确确实实是由白骨制作而成!
    至于那所谓看起来是纸伞的血红纸其实是血冥毒王的皮制作而成!
    血冥毒王是冥界一种叫做“血冥树”的植物,它不似冥界之人,只有魂体没有实体,它只有实体没有魂体。
    虽然被称为树,但实际上来说,它并不像是完全的树,血冥树拥有着好似人类一般的皮肤,透过皮肤看去,血管流动都能轻易看出来!
    枝干仿若一只只枯老的手,张牙舞爪的样子,让它显得是那么阴森恐怖!
    皮肤上充满毒液,嗜血夺命的毒液,顷刻之间即可取走人类之命!尤其是血冥毒王身上的毒,更是惊人不已,仅仅瞬间的时间里就能让周围进十米之生物皆陷入毒雾之中!
    龙莫邪幸好不知道血色纸伞是如何制作,不然估计都不想用了吧!
    这血红纸伞名为“打魂伞”除了庇护伞下之人,更是有着打魂的能力!
    在打魂伞庇佑才,两人安全着陆,毒雨渐渐退散而去,若是说刚才毒雨是地狱,那么这里堪称是一个天堂!
    风景如画,如同一首绝美的诗词,远处传来哗啦啦的流水之声!鼻子轻轻一嗅,清淡花香扑鼻,叽叽喳喳鸟鸣之声显得这里生机盎然,蓝蓝的天空,洁白无瑕的云朵,烟雾缭绕的白烟让这里变得如同仙境一般!
    越是圣洁越是让龙莫邪越发的不安,越是纯白无瑕越是让龙莫邪看到掩藏的危机!
    “敢跳下深渊,两人当真是勇敢了些!但想要对付我还有很长一段路!”
    悠远声音从远方传进两人耳朵中,两人对视一眼,皆看出这个听不出是男是女的声音就是这次他们所要对付之人!
    “走吧!莫邪哥哥!”
    云梦打着伞,心中毫无波澜,她修为高,定然不会在乎即将面临的是怎样的对手,但是对龙莫邪可就不一样了!他实力低微,若是遇上对手,实力不济的他定然会拖后腿,麻烦云梦来救,他可不想要这样!
    龙莫邪沉默着,随着跟着他师傅谷婉柔出来之后,他就越发感受到修为低在人类修仙队营的无能为力与痛苦!
    随着前进,一路上的风景,龙莫邪也没有精力去欣赏,一路上两人中间好似隔着一堵看不见的高墙,龙莫邪感受到极大的压力在身上流转,让他变得沉默,越来越抓不住就在身边的云梦。
    不知何时,身边的风景变得越发的阴沉起来,烦闷压抑,一丝清风都没有!
    眼前再次出现一排排棺材,跟刚进来时场景一模一样,龙莫邪心下一惊。
    莫非,莫非,最中间的水晶棺里面是云梦?
    这般想着,他感受到身边冷冽气息似有压不住的火焰快要迸发出来!
    果然下一秒,云梦暴走开来,率先拿着打魂伞冲上去。
    “哐当!”
    一声响起,那是打魂伞砸在棺材上发出轰鸣之声!
    棺材板瞬间飞起化为碎片落下,棺材中猛然坐起一具尸体,看打扮衣着都像是一个丫鬟,不甘死去的怨魂在激荡,破破烂烂沾着血迹的衣服泛着腐臭味。
    生锈首饰叮铃叮铃,丫鬟一跃而起,整个容颜清晰呈现在龙莫邪眼前!
    “哎呀妈啊!”
    丫鬟脸色蜡黄,满脸皆是被利器划过的痕迹,咕咕往外黑血,掺杂着黄色脓水,脓水中一条条白色蠕动小虫,努力的向外爬着!甚是恶心与渗人!
    眼珠子咕噜咕噜盯着龙莫邪,口中漏出不知名液体,龙莫邪小心脏那个一颤啊!毫无形象后退几步!
    反观云梦一脸怒色,彷若被丫鬟激怒般,手中打魂伞因怒色变的更加血红,扑通扑通跳动着,化为一把血色长剑,并没有实体!
    “嗬!”
    只听云梦一声怒喝,挥舞着血色长剑对丫鬟砍去,但攻击砍到丫鬟,丫鬟却什么事情都没有!
    狰狞的脸上越发的诡异,丫鬟桀桀捂嘴偷笑着,鬼声鬼气不知在说什么?
    云梦大怒,血色长剑越发妖冶,再次对丫鬟砍去,丫鬟根本不怕,张牙舞爪对云梦冲去!
    两位女子酣战中,龙莫邪终于是从丫鬟容貌阴影下清醒过来,他虽然不知道云梦真正实力,但绝不会像这般被动!
    他心中很是疑惑,明明知道长剑不能用,为何还有坚持用长剑攻击呢!不能换其他的攻击方式吗?
    就在他疑惑的时候,云梦嘴角扬起一丝妖魅笑容“玩够了吗?本尊要让你知道敢觊觎我男人的下场!”
    这一句,龙莫邪听的十分清楚,心中不由的感动起来,但他同时也知道云梦的狠厉与无情是如何的残忍,惹到她的下场是怎样的,可不是谁都能承受的!
    还是血色长剑,平平淡淡砍下去,看似跟之前的攻击一样,但仔细看去的话会发现血色长剑剑芒中带着一丝金粒光芒,金粒光芒让龙莫邪感受到有一些熟悉!
    “咦~这不是我金龙魂的力量吗?嗯?阴与阳?原来还可以这么玩?果然,我之前想的没有错,我走的路没有错,人本身就有阴和阳,阴阳结合才是正道!”
    龙莫邪小声念叨着,继续观看着战局,不是他不出手,而是云梦根本不给他出手的机会,能观摩对他来说也是一种很好的学习经验的方式!
    一剑斩下,丫鬟神色得意渐渐变成了惊骇,一声鬼叫,丫鬟猛然跪地,目光看着云梦似乎在哀嚎求救,但云梦可不会听丫鬟说什么!一剑砍下丫鬟一肩,青绿色血液从丫鬟被砍下的肩膀中飙出!
    丫鬟还在苦苦求饶,双手拼命的划着手势,可云梦根本不理会,又是一道砍下“本尊说了,本尊要你知道觊觎我男人的下场!”
    绝望悲鸣,丫鬟此时后悔不已刚才说的那些鬼语,可是现在没人会听她说什么?她只能求救,对水晶棺中的尸王求救!
    水晶棺微微抖动,锁链颤抖着,一个里丫鬟最近的棺材突然打开,棺材板飞出,同样的还是丫鬟服饰,但比之前穿着破破烂烂好那么一丢丢,衣服是完好无损的,但是却有很多被鞭子抽打过的血痕,脸上还是跟之前的丫鬟一样,没有一块是完好的!
    这位丫鬟目视云梦,有些忌惮云梦手中的长剑,但她还是毫不迟疑冲过去,这是命令,她无法违背的命令!
    但是可惜的是她没有冲到云梦面前就被龙莫邪拦住,龙骨剑拔出,龙莫邪对上刚出来的丫鬟,深吸一口气,他真的很紧张,尤其还是第一次在云梦面前证明他的实力!
    云梦仅仅看了一眼就再也没有管,血色长剑折磨着丫鬟,一次又一次,无论丫鬟如何求饶就是不放过!龙莫邪偶尔一回头,瞥了一眼之前的丫鬟,如今依然是被云梦切的一块一块的!云梦似乎还有一种不解气的感觉,啐了口痰,血色长剑乱挥。
    蹭蹭蹭又是几个棺材打开,里面出现的皆是丫鬟!统一的面部被毁容,云梦扑上去攻击,这次的攻击速度可比之前快了很多,几乎都是一剑解决,绝不会拖到第二剑!
    想比之下,龙莫邪的攻击倒是显得生疏,像个小孩子,但龙莫邪不放弃,反而表现的十分冷静理智,拿着龙骨剑攻击着,借攻击来磨炼剑法,慢慢悠悠攻击着!身法与剑法也缓慢得到提升!
    偷瞄一眼云梦,云梦就相当厉害了,第一圈的棺材基本都被云梦挑出来,全部死在血色长剑之下,现在正在开第二排,刚开一个,云梦却没有攻击,而是将第二排的仆人放到他这边来!
    “莫邪哥哥,给你玩!”
    云梦调皮一笑。
    龙莫邪苦着脸,他知道他不得不快速去解决,金龙魂力缓慢注入龙骨剑,一剑挥舞而下,丫鬟瞬间陨灭消散,不留任何痕迹!刚解决完丫鬟,仆人冲上来,丝毫不怜惜自己身体,拼命对龙莫邪攻去!
    云浪影施展开来,龙莫邪鬼魅般离开原地,瞬移来到三米之外,脚步还没落下,仆人那一张狰狞可怖的脸出现在他眼前,尖锐的指甲凝爪对龙莫邪攻来,龙莫邪此时还没为稳定脚步就面对这般攻击,明显的躲闪不及,被仆人击中!血液染红衣服!
    龙莫邪这边疲惫应对想着对策,云梦这边可没闲着,直接越过第三排棺材,直接来到水晶棺前,冷漠望着沉睡在水晶棺的尸王容颜,还真的跟她长的一模一样!
    云梦很愤怒,她从见到这个尸棺阵法,到知道水晶棺内的尸王跟她长得一模一样,她心中难以克制情绪,若真的是她自己的身体,或许她不会那般愤怒,可是她从进哀嚎秘境就一直认为尸王是她的身体,但是事实是尸王是尸王,并不是她的身体!
    她愤怒的是什么?她愤怒的是她中了魔尊的圈套,她愤怒的是魔尊利用尸王的身体做出来与她容颜一模一样的身体!故而她无法容忍尸王的存在!
    “本尊不管你是谁?但是我的容颜绝不允许出现在一个被炮制的尸王身上!”
    轰隆一声,血色长剑挥下一剑劈开水晶棺,尸王从水晶棺跳出来,还是那一身白衣仙裙,肌肤胜雪,眼眸睁开,淡淡紫光对云梦激射而去。
    “我不管你是谁?你的命今晚我要定了!”
    云梦挥舞血色长剑击回紫光,转眼之间,云梦与尸王已经过了百招,尸王咒咒骂着,她落了下方不说,她一直珍爱的容颜却被划了一道又一道,她岂会不想骂人“tnd,从来都是老娘毁别人容颜,今天这仇,老娘定然要将你扒皮抽筋!”
    尸王疯狂冲向云梦,也不管什么打法,就是要毁掉云梦容颜,此容颜太过绝美,只有她自己一个人可以拥有!
    “来来来!我就在这里,你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