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山海武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 武榜
    为了吃上一口饭,最终唐闲还是屈服了,从王家的后门扣门而入,十分低调的走到王家后院,开始了劈柴工作。
    “噼!”“啪!”
    劈柴这活儿,从刚记事起就开始了,至今已有十年之久,数年前锋利的柴刀,如今也变得破破烂烂。
    可虽说柴刀越来越破,唐闲劈柴的手艺却是一路飙升。
    最初,遇到劈不动的硬木,唐闲便撒泼耍赖,怪柴刀不锋利。每日需要劈出雇主五天用的柴火,更是累的唐闲腰酸腿疼。可越是往后,唐闲越发现,劈柴虽然粗鄙,却也是个技术活儿。顺着木头缝儿,使一个巧劲儿,就算是最硬的铁木,都能一刀劈开。
    要知道,在不少武馆里,铁木可是用来当练剑靶子的木桩,硬度可想而知。
    不过,这却是唐闲心中藏了三四年的小秘密。因为唐闲知道,技术越好,鲁老头儿派的活儿就越多,那老家伙可是黑心的很。
    唐闲一边劈柴,一边拿出一本册子。
    册子是鲁老头儿传下来的,上面记录了各式各样的江湖传闻,鲁老头儿平日里讲的桥段,都记在里面。
    册子有些厚重,页脚泛黄,封面写着三个字《评天下》,听说是鲁老头儿自己写的。
    “切,好大气的名字,也不怕闪了老腰。”唐闲不屑道。天知道里面的桥段是不是鲁老头儿喝完酒后瞎编的?
    不过唐闲空闲的时候,都会拿出来看一看,希望早些继承了鲁老头儿的衣钵,经营小茶馆,至少不用每天干劈柴这种力气活了。
    翻开《评天下》,唐闲嘟囔着“去年官家更新了武榜,十大高手换了三个,这么多大事儿,足够鲁老头儿胡扯个两三年了。”
    武榜,朝廷每五年更新一次,每次都会引起江湖一阵轩然大波。
    去年的武榜,新晋剑仙——李拂雪,隔江千里一剑逼退了排名第十的金禅寺老和尚,被官家排在了天下第六。
    刺客吴锋,雨夜击杀五毒邪教教主,毫发无伤,全身而退,被排在了第九。也是武榜上的唯一一名刺客。
    终南山天师府低调多年,竟出了一个专门用竹篮打水的老道,一道降妖符竟逼退了妖族的青兕大圣,排在第五。
    而天下修为第一人——宦官韩狐,据说内力修为已经达到了天门半开的境界,放眼江湖无人能及,却仍是排名第二。
    至于第一位置……却是属于一个名号——山人!
    江湖传闻,每隔五十年,山上下来一人,手持赏罚册,杀该杀之人。凡是记录在赏罚册上的人,无一幸免。无论下山那人是谁,皆是力压整个江湖。
    一百八十年前,杏花山走下一骑牛牧童,仅二十年,便以一手燃酒秘术,镇压整个江湖,人称酒匠人。
    一百三十年前,炉山走下一打铁青年,自称师承酒匠人,千斤铁锤硬是砸退了四大妖王联手入侵,人称铁匠人。
    八十年前,竹林山走下一木工青年,自称铁匠人传人,自制木工机关,杀得鬼蜮厉鬼们望风而逃,人称木匠人。
    至今,距离上一代山人——木匠人已经过去了八十年,却仍未发现哪个后起之秀是木匠人的传人,不过那江湖第一的位置,仍无人敢坐。
    因为人人都怕触了山人的霉头,被记录在那如同生死簿一般的赏罚册上。
    就连山村的娃娃们都会那么几句歌谣“从前有座山,山里有神仙,世上有恶人,山人就下山……”
    “从前有座山……”唐闲口中哼着,右手砍柴,左手翻书。
    翻到最新一页,忽然一段话引起了唐闲的注意。
    ‘酒旗镇王家,袖里刀,传自锦州王家,刀法重在轻盈,手中一刀,可化作三分刀气,攻上身三处要害……’
    “咦?”顿时唐闲皱眉。
    这鲁老头儿写书,都会附带一些成名高手的功法原理,酒旗镇的庄稼汉们也都听不懂,只当是鲁老头儿胡编乱造,唬人罢了。却没想到这鲁老头儿就连王家的桥段也加了进去。
    “难道是酒旗镇的人听腻了外面江湖上的东西,鲁老头儿要拓宽本镇市场了?”唐闲咂嘴道“啧啧,没想到王家的瞎话他也敢编,也不怕王家的人砸了他的茶水摊儿。”
    不过聊胜于无,劈柴无聊,总要找点其他乐子,唐闲继续读了下去。
    半晌,就在唐闲看的入神之时,一声冷冽声音陡然从身后传来“来了?”
    “汪!”顿时唐闲如同炸了毛的狗,竟然吓得叫出了一声犬吠。猛然连滚带爬躲到一边。
    来者是一名少女,浑身琉璃白衣,脸上稍许稚嫩,雪白的脸蛋上带着愤怒的红晕。
    正是王家的大小姐——王珊。
    “呵呵……几日未见,王小姐又漂亮了啊……”唐闲咧着嘴,干笑道。
    “少放肆!”王珊咬着银牙,道“说!想怎么死!”
    要知道,当初唐闲强吻自己的那一口,直接在雪白的脸上亲出了一个草莓印,害的自己借着闭关的理由,几天没敢见人,怒火攒了许久,终于能够在此时爆发出来。
    想到这,王珊面带寒霜,冷道“今天你就算是叫奶奶,也别想逃过这一劫!”
    王珊话音刚落,只见唐闲猛地往地上一跪,冲着王珊拼命磕起头来,吼道“奶奶!奶奶!”
    “你?!”王珊一愣,没想到这个无赖不要脸起来,竟然如此的干脆利落。
    下一刻,唐闲换了个方向,冲着墙根儿底下晒太阳的黄狗,又是一拜,疯狂大喊道“爷爷!爷爷!”
    这岂不是在骂王珊与这黄狗……
    顿时王珊脑袋一晕,只是觉着浑身血液涌向大脑,这排山倒海的怒意,让她瞬间呆愣住了。
    趁着王珊愣神的一刹那,只见唐闲猛地从地上弹起,发疯般的向后门跑去。
    王珊毕竟是习武之人,脑筋反应极快,瞬间洞悉了唐闲的意图,在唐闲转身的瞬间,脚步一点,娇躯如清风一般,向唐闲袭去。
    “受死吧!”王珊喝道。
    只见王珊空中甩手,一道银亮光芒闪出,从袖中抽出一柄半米长的小刀,内力催动袖里刀,闪出刀芒。
    刀光印在唐闲脸上,瞬间唐闲仿佛感受到了腊八天才有的刺骨寒冷。
    不愧是参加六扇门选拔的人,果然有些本事!
    随着刀芒的越来越近,唐闲脑海中竟不自觉的回想起刚刚在《评天下》中看到的一段“袖里刀,可化作三分刀气,攻上身三处要害……”
    顿时,好似条件反射一般,唐闲一个懒驴打滚,向下趴去。
    瞬间,背部感觉三缕寒冷擦着背部划过。
    竟然真的躲过了这必中的一刀!
    少女轻盈落地,唐闲死狗般趴在地上。
    王珊惊愕“你竟然躲过了这一刀……?”
    唐闲惊愕“鲁老头儿写的东西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