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山海武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 海经与平头哥儿
    今夜银月高挂,月光极亮,可却没有虫鸣蛙叫,这在春季,显得格外不正常。
    唐闲躺在床上皱眉,借着月光,翻阅着《评天下》,思考着今天发生的一切。
    小屋徒有四壁,屋顶有些漏风,床上仅有一张被子,尽管已经脏的有些发黑,还漏着些许棉花,可唐闲还是紧紧裹在身上。
    这时,一声“吱吱”从窗外传来,紧接着,一道瘦溜的黑影从窗缝上爬了进来。
    竟然是一只蜜獾!
    只见这蜜獾要比正常的獾子瘦小很多,可毛发却是乌黑的发亮,脑袋上一撮银毛,竟比月光还要亮些。
    唐闲没有丝毫惊讶,张开双臂,任由那只蜜獾扑近了自己怀里,口中念叨“呦!平头哥儿回来了!”
    这只蜜獾,是唐闲从小养了十几年的宠物。
    听鲁老头儿说,捡到唐闲的那个晚上,便有只年幼的獾子一直跟在身后,拿棒子打也赶不走。
    起初鲁老头儿还以为这畜生要讨食吃,可后来才发现,原来这只蜜獾粘的是唐闲,一直赖在唐闲身边,鲁老头儿虽然奇怪,但是也没多想,就留下了。
    十几年来,对于这蜜獾,唐闲也谈不上养,毕竟鲁老头儿连唐闲都勉强喂饱,怎么可能有多余的粮食给蜜獾?
    所以白天蜜獾便自己出去觅食。晚上回到唐闲身边,十几年如一日。
    唐闲给蜜獾取名“平头哥儿”。
    “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又跟谁打架去了?”唐闲捋着平头哥儿头顶的那一撮银毛问道。
    平日里,平头哥儿除了觅食,最大的喜好就是打架。东边屠夫家的大狼狗,西边树林里的黑野猪,就没有平头哥儿怕过的。
    用鲁老头儿的话说这畜生平日里,不是打架,就是在去打架的路上!
    “呜……汪……呜……汪!”平头哥儿拱着嘴,竟然学出了几声狗叫,虽然学的不伦不类,可也让唐闲明白了它的意思。
    “又跟屠夫家的大狼狗打架了?赢了没?”唐闲笑着追问。
    “吼!”平头哥儿龇着牙,耀武扬威的低吼了一声。
    “哈哈!赢了就好!”唐闲夸奖道。
    唐闲将平头哥儿紧紧搂在怀里,继续借着月光,继续看起《评天下》来。
    鲁老头儿睡在隔壁,传来的鼾声、磨牙声延绵不绝。应该是老头儿上了年纪,再加上今天讲的太多,累着了。
    “评天下……”唐闲翻着最新的那一页,口中叨念着。
    唐闲从小到大,看见谁都羡慕。
    羡慕庄稼汉,因为人家有田有地。
    羡慕卖肉的屠夫,因为人家有吃不完的酱肘子。
    甚至羡慕隔壁街的裁缝,因为人家天天能给小姑娘量身材。
    唯独没羡慕过鲁老头儿,整天靠着一张嘴混日子,听风就是雨。但凡是听到点江湖传闻,明天就能编上一整段纯忽悠的故事,骗人家的茶水钱。简直就是满嘴胡言。
    可是,今日他竟然凭借着这本瞎扯淡的《评天下》,躲过了王珊那凌厉的两招。
    《评天下》里面讲的到底是真是假?
    唐闲往前翻了翻,借着油灯小声一页一页念给平头哥儿听
    “江南盗圣……修炼身法……踩着竹叶过江……”
    “切!扯淡,哪有人能踩着竹叶过江……”唐闲不屑评价道。
    “芦花荡水鬼……修炼龟息功……在水下盘坐一月之久……”
    “放屁!在水下呆一个月?那可就真成了鬼了!你说是不是?平头哥儿?”唐闲也不管平头哥儿能不能听懂,只顾自说自的。
    ……
    骂了半天,唐闲依旧没有解开自己的心结,毕竟自己靠着这本书里的讲述,躲过了一劫。
    “难道……鲁老头儿还是个高手?”唐闲疑神疑鬼。
    这时,隔壁传来鲁老头儿起身的动静,唐闲不用想也知道,鲁老头儿又起夜去厕所了。
    上了年纪,按照鲁老头儿的习惯,一晚上至少跑上五六次厕所。
    想到这,唐闲摇了摇脑袋,鲁老头儿怎么可能是个高手?
    江湖上的高手都是那些穿着白衣服站在城墙上打架的那种人。千里约架,打个你死我活,只为了挣个谁是第一的名头。
    而鲁老头儿……每天晚上打鼾、磨牙、放屁再加上五六次的厕所,说他是高手?
    唐闲思考着,手中抚摸着平头哥儿的那撮银毛,隐约间,那撮银毛竟若隐若现的散发出如同月光般的光亮。
    “王家刀法……”唐闲叨咕。
    平头哥儿头顶的银光微弱……唐闲集中精力思考,根本没发现任何异常。
    “王珊已经练出了内力,竟然还是被我躲过了两招……”唐闲思考着。
    银光稍微强了些……唐闲依旧没发现!
    “连续半个月要去王家砍柴……”唐闲继续念叨。
    银光盛了些……与月光融为一体……
    陡然间,银光猛然增强,瞬间笼罩唐闲,似刀锋般刺入唐闲的双眼,竟然让唐闲双目失明!
    什么情况!
    唐闲大骇,双眼刺痛,泪流不止,大脑仿佛被钝器猛敲一下,一片混乱,嘴里想喊,可却根本发不出半点声响!
    脑海中,呈现出一片山崩海啸的景象,仿佛天塌下来一样,砸碎了唐闲所有的思绪!
    大脑里狂风呼啸,巨浪滔天,隐约间似乎有兽吼、有鸟鸣、有龙吟……
    这特娘的是什么情况!
    一个山镇里的少年,何经历过如此境遇?
    这时,一道苍凉厚重的声音,仿佛从远古撕裂空间,传进唐闲耳中
    “《海经》……劈柴十年锻体,可入门……大成之日,可移山,可填海……”
    随着这道声音,一股洪流伴随着从唐闲的胸口涌入,经过四肢百骸,流向全身!
    形成一股独特的循环,流淌在唐闲的经脉中,印刻在唐闲的脑海里!
    心中的惊,已经上升到了恐惧的地步。
    自己这是怎么了?
    唐闲想要让一旁的平头哥儿去叫醒鲁老头儿,来救自己,可是发现自己却依旧没法动弹半分。
    无奈之下,唐闲只能强压下心中的惊骇,跟着体内的循环,回忆脑海中突然多出来的《海经》。
    循环一遍……两遍……三遍……四遍……
    随着那洪流的循环,一种莫名的感觉逐渐涌上自己的脑海。
    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唐闲说不上来。就像洪流循环是一个钥匙,开启了自己血液里本身便存在的某种力量,让那种力量如同水中的浮萍,渐渐浮出水面。
    七遍……八遍……
    那种感觉越来越强!
    十遍!十五遍!
    那种感觉已经涌进了唐闲的心脏,呼之欲出!不吐不快!
    循环二十遍!
    那种感觉填满了唐闲,唐闲的心脏仿佛成为了一个充满了气的皮球,再多一点……就要爆炸了!
    陡然间,银光瞬间消失,整个房间煞时回归昏暗,唐闲也恢复了身体的控制,猛地向前扑去,拳头狠狠地砸在墙面上。
    浑身大汗,双目布满血丝,两排钢牙如同捕兽夹一般狠狠地咬在一起。
    此时唐闲根本没有半点兴趣考虑到底发生了什么。
    银光?海经?移山?填海?
    统统抛之脑后!
    因为那股来源于血脉中的感觉,如同炸药般在血液中炸裂,狠狠震撼着唐闲的内心。
    此时,那种感觉已经完全浮出水面,呈现在唐闲的脑海当中。
    唐闲双目赤红,在牙缝中狠狠地将那种感觉低吼出来
    “我……我……我想打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