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山海武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章 六扇门
    “嗖!”“啪!”
    “乒!乒!乓!乓!”
    几声连续清脆的声音在王家后院源源不断响起。
    只见竹林中央的空地上,银色的袖里刀化作偏偏蝴蝶,灵巧的盘旋在空中。而那柄快要生锈的柴刀,却是忙的不可开交,没有丝毫的章法可言。
    又是急匆匆的一击,两道身影瞬间分开,弹向两边。
    正是唐闲与王珊二人!
    而旁边的石凳旁,蹲坐着一只蜜獾,嘴里嚼着一大块肉骨头,啃得不亦乐乎。正是平头哥儿。
    只见王珊一击之后,身法轻盈飘落,立于一块青石之上,琉璃白衣翩翩,手中袖里刀早已收回袖中。
    王珊定住身形后,内心暗自震惊“没想到这家伙的进步竟然如此之快!与他对拼了两刀,竟然震得自己手心发麻!”
    自从那日唐闲赢了王珊以后,王珊以王家的名义,让唐闲每日来王府劈柴。
    名义上是劈柴,实则是让唐闲给自己当陪练,为半个月后的六扇门选拔做准备。在闲暇时候,还可以让唐闲讲上一段评书,听听江湖趣闻。
    可是,这才五天的光景,王珊便发现,唐闲的战斗风格竟然变化巨大!
    虽然都是同样的惜命,可是现在的唐闲,竟然能够以肉体之躯,硬抗自己用内力加持过得招式。
    要知道,拥有内力,就已经踏入了修行的门槛,被称之为下九品武者,就算是最低级的下九品武者,也要比那些只会蛮力的庄稼汉要强得多。
    想到这,王珊再次扭了扭被震麻的手臂。
    至于唐闲,此时正一脸的贱笑。
    近几日,唐闲身上发生了太多稀奇古怪的事情,从最初鲁老头儿的《评天下》,到后来莫名其妙出现的《海经》,都让唐闲根本没有半点头绪。
    鲁老头儿真的是高手吗?这些古怪的事都是鲁老头儿搞出来的?
    唐闲并不是没有怀疑过。
    为了验证鲁老头儿到底是何方神圣,唐闲这几日在鲁老头儿的饭里下过泻药、路边下过腿绊、凳子上放过钉子。可怜的八旬老头儿无一幸免,气的拿着笤帚满镇追着唐闲打。
    更有一次,唐闲偷走了的厕纸,鲁老头儿在茅房蹲了将近一刻钟,两腿酸麻,差点晕厥栽进茅坑里。
    书里说,真正的高手马步一扎就是一天,还是胳膊上挂水桶、腚下点着一炷香的那种,哪像鲁老头儿茅厕都蹲不住?
    所以,唐闲彻底放弃了鲁老头儿是高手的这个想法。
    这样的话,《海经》的来历更没了头绪。
    不过,每日按照固定的经脉顺序,循环体内的那股洪流能量,唐闲竟然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身体强度在逐渐增强。平日里砍三天的柴要两个时辰,如今半个时辰足以。
    那股洪流力量是什么?内力?
    不!
    唐闲曾经近距离观察过王珊的内力,发现内力外放,甚至依附在武器上,以增强武器的威力。可自己体内的那股洪流能量,却是埋藏在经脉当中,一遍又一遍的运行,无论怎样都无法延伸至体外,只是强化这自己的身体。
    而且不光是身体,就连心性,也有了极大的改变。
    以前的唐闲,可谓是惜命到了极点,为了命连脸都可以不要。
    如今,虽然为了命,唐闲依旧可以不要脸。可是骨子里却莫名的多出了一股子战意,在确保王珊不会伤到自己之后,每日与王珊的对战成了唐闲最痛快的一件事。
    每每与王珊硬拼一击后,都会让自己热血沸腾,痛快极了。
    用唐闲的话就是
    “拼命?我玩不起。你若是想切磋……你想战!便战!”
    “今天就到这吧!”王珊没好气的揉了揉依旧发麻的右手,给了唐闲一个大大的白眼。
    “得令!”唐闲甩掉柴刀,屁颠屁颠的凑了上来,伸出一双手爪子,笑道“我给您揉揉肩?”
    银光一闪,袖里刀意大盛,带着王珊独有的寒意!
    “嗖!”
    唐闲瞬间闪到五米开外,躲到平头哥儿的身后,警惕的盯着王珊。身法之快,恐怕就连江湖上的那些大侠都会叹为观止。
    被当做挡箭牌的平头哥儿不满的喷了个鼻响,继续大快朵颐起来。
    “吃吃吃!就知道吃!”唐闲恨铁不成钢的敲了敲平头哥儿。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唐闲来王家当陪练、讲评书,王珊自然好吃好喝供着。顺带着平头哥儿也捞到了不少好处,顿顿肉骨头,每日回家时都吃的满嘴流油,惹得闻着骨头香味的鲁老头儿直流口水。
    “切,平头哥儿可比你有出息多了!”王珊也坐了下来,拿起一块西瓜,吃了起来,口中说道“才五天,就把我家护院的狼狗们打了个遍……”
    说罢,王珊把吃完的西瓜皮随手一扔,对唐闲随口问道“再过几天,就到了选拔的日子,听我爹说,这次来锦州选拔的,是六扇门的御妖司……”
    “嗯?不错!”唐闲点头回道。
    六扇门,共分四部,每一部都职能都是不同的,分别是御妖司、镇鬼司、刑罚司、密探司。
    顾名思义,御妖司主要负责铲除那些兴风作浪的强大妖兽。镇鬼司则是负责一些阴寒之地衍生出的厉鬼。
    这两司主要的职责便是降妖除魔。
    而刑罚司,则是负责江湖纷争,锄奸斩恶。密探司最为神秘,负责打听消息,可以说是朝廷在江湖中的眼睛。
    六扇门高手如云,江湖中各大势力无不忌惮,成为了朝廷镇压江湖的一柄利器。
    且不说六扇门总捕头可是进了武榜的人,就连其手下的四大名捕,也皆是江湖的绝顶高手。
    在朝廷之上,六扇门与锦衣卫乃是朝廷的两大武学势力,被称作朝廷鹰犬,。
    六扇门主外,马踏江湖,斩挑衅朝廷者,属鹰。锦衣卫主内,肃清朝野奸佞,属犬。
    王珊见唐闲如此敷衍,不由得皱了皱眉眉头,道“你我实力相当,如果你去参加选拔,或许会有机会……”
    “我?不是吃皇粮的命,算了吧!”唐闲懒洋洋躺在草地上,叼着个草根儿,逗着平头哥儿。
    算了吧?
    王珊咬了咬嘴唇,通过这几天的接触,唐闲绝对不是那种故作清高的主儿。既然他说了,那便是真的不想去。
    “那……那可是朝廷两大武学圣地之一啊……”王珊喃喃道。
    “呵呵,懂!”唐闲半眯着眼睛,自言自语道“评书里说过,凡是被称作四大xx之一、两大xx之一的,肯定都是了不得的存在,在江湖上讲出来都是很唬人的!”
    “不过……我是属贼命的,为了吃饱肚子,可以去偷,可以去骗。就算被捕快抓到,也不是什么大罪。但让我去斩妖?捉鬼?千里追凶??”唐闲自嘲,顿了顿,继续道
    “卖命的活儿,干不得!干不得!”
    说的唐闲连连摇头。
    “卖命的活儿干不得?那除了偷和骗,你还想干什么?”王珊不再纠结于唐闲的胸无大志,皱着小眉头问道。
    “如果说想做什么……”唐闲停顿了下,笑道“下山看看吧。”
    “下山?”王珊楞住。
    “嗯,鲁老头儿大半辈子窝在酒旗山上讲江湖的故事,我倒真想去江湖亲眼见识下,瞧一瞧江湖大侠们有没有鲁老头儿评书里说的那么邪乎!真能有人千里一剑……?”唐闲很是怀疑,也很好奇。
    “你这么惜命,还敢混江湖?”王珊撇嘴。
    “只是看打架而已!”唐闲纠正道。
    “再说大侠们约架,不就是为了让人看的嘛?否则怎么威震江湖?真正的你死我活,全都在咱们看不见的地方就解决了!”唐闲说的头头是道。
    “见多了大场面,评书说的绝对比鲁老头儿强,到时候吃口饱饭是不成问题了!”唐闲假寐,眯着眼睛笑道。
    “吃饱饭?有那么难吗?”王珊两条秀眉紧紧纠缠在一起。
    “你没穷过,当然不知道!”唐闲道。
    “多穷?”王珊追问。
    “哎……”唐闲微叹口气,坐起身来,将王珊刚刚扔掉的西瓜皮捡起,小心翼翼抹掉上面的泥土,揣进兜里,轻声道
    “西瓜皮可以腌咸菜,配上稀饭,特别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