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山海武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章 穷道士与妖丹
    清水河,距离酒旗山三十里路,过了河,便到了锦州城的地界,凡是去锦州城经商的、探亲的,清水河都是必经之路。
    摆渡的张老汉此时很是惬意,过了河中心的几处暗涌,剩下几乎不用费什么力气,船就能顺着流势飘到对岸。
    船上人员各型各色,不过最令张老汉担心的,还是蹲在角落中一个落魄的年轻道士。
    年轻道士表情很是木讷,背着一柄桃木剑,规规矩矩的蜷缩在角落,青色道服上,光是正面就缝了八块补丁,背后桃木剑的剑穗也掉的差不多了。
    张老汉暗暗思忖到了对岸,一定要第一个收他的钱,千万别叫这穷道士逃了。
    想到这,张老汉不禁暗暗后悔自己定了“下船收费”的这个规矩。
    陡然!
    “嗖!嗖!”几声。
    破水而出数道铁钩,紧紧钩在船帮之上。在人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几个光膀子的大汉已经顺着绳索跃出水面,手持尖刀,翻入船上!
    水盗!
    顿时船上人们惊呼,双脚颤栗,奈何此时已在河中央,哪里有路可跑?
    这时,只听水盗为首大汉喝道“大爷们都是黑鱼帮的好汉,只劫财,不杀人,拿些银两出来,就当你们的过河费!”
    明晃晃的刀光在船上闪动,男男女女们早就吓傻了眼,如同待宰的母鸡,恐惧都写在了脸上,脚下却生了根,迈不动半步。
    对于这种情况,为首好汉很是满意,手下的水盗们也不耽误,迅速搜刮起钱财来!
    “臭道士!拿钱!”只听一名水盗恐吓道。
    “我……”落魄的青年道士似乎没敢抬头,只是一双眼睛飘忽的向上看去,嗫嚅道“没有钱……”
    水盗大怒,抬刀便要砍下。
    这时,一旁传来首领的喝声“一个臭道士有什么油水!少浪费老子时间,下一个!”
    水盗听闻,恶狠狠瞪了落魄道士一眼,转身继续搜刮去了。
    年轻道士头缩的更深,抱着双膝,阴影中可见,他眼神很是不安,甚至还有些犹豫……
    经过这么一个敲山震虎,其他船客哪里还敢私藏,恨不得将自己的红裤衩都交给水盗,只求保命。
    很快,水盗们赚了个盆满钵满,为首一声“扯呼!”
    顿时水盗们开始收拾绳索,准备下水。
    道士眼神中犹豫更甚!
    水盗跳上船帮,准备下水的一瞬间,道士突然开口道“且慢!”
    不说船客们,就连水盗们都是一愣,难不成这穷酸道士要出头?
    下一刻!
    道士向后抛出木剑,木剑溅起水花,飘在水面。
    道士人随剑走,腾空跃起,脚尖轻点,竟然稳稳的落在那浮在水面的桃木剑上!
    单凭一柄破木剑,便可立于水面,这等轻功,只在评书里听过!
    为首水盗瞬间面露恐惧,脸上分不清是水滴还是汗滴,手中尖刀握的骨结发白。
    船上乘客却面露喜色,这道士竟然是江湖中人,紧急时刻出手相救!
    “你……”为首水盗声音有些发颤,可还没等说完,却戛然而止。
    只见道士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递上前去,皱眉道“我这里还有五两银子,本想到了锦州换套道服,才谎称没钱。但这已经犯了修道的妄语、贪念两戒。天师在上,劳烦好汉收下,莫要怪罪。”
    什么?
    无论船客还是水盗,都怔住了,仿佛不敢相信眼前这怪异的一幕。
    “请您务必收下!”道士双手奉上,很是诚恳。
    “好……好……我收下……”为首水盗终于鼓起勇气,颤抖的伸手接来,生怕道士突然用木剑砍了自己的手臂。
    “那叫好!”穷道士似乎松了口气,翻身一跃回船舱之内,继续蹲坐在那里,不再出声。
    水盗们瞬间纷纷扎入水中,落荒而逃。
    良久,木鸡一般的船客中,终于有一人开口,色厉内荏道“你……你为何放走他们!”
    道士木讷道“我此行目的,目前要追查妖兽,再去锦州城选人,师傅说,一心不可二用,缉拿水盗不在计划当中……”
    “那……那我们的损失怎么办!”另一名船客愤然道,此时船客们已经将被劫的原因怪罪在道士身上。
    只见那道士伸手入怀,取出一块六边形铜牌,上面刻着两扇大门,中间一个“六”字!
    道士“我是六扇门御妖司的一心道士,你们的损失会有人赔偿的!”
    六扇门?
    众人再楞。
    敢怪罪六扇门,那就是与朝廷作对,再加上道士惊人的轻功,船客们掀起的怒火再次被浇灭,出头的那两人也连忙龟缩了回去,生怕被道士记恨上。
    船靠岸,一心道士下船远去,继续追妖。
    张老汉惊楞的喃喃道“一心道士……还真是一心一意啊……”
    ……
    转眼日落西山。
    距离清水河三十里外,酒旗山,酒旗镇。
    入夜,雾浓。
    唐闲听着隔壁鲁老头儿的磨牙声,体内一遍遍循环着《海经》。
    感受着那股莫名的力量经过每一处穴道,迸发出强烈有力的感觉,仿佛血液在体内击打出浪花一般。
    对于《海经》,除了那古怪的运行方式,其他唐闲依旧是一无所知。
    要知道,江湖中,将修炼分为九品,每一品都有上下两级。上一品为最高,下九品为最低,也就是刚能修炼出内力,也称作是入品,王珊正是处在这个阶段。
    固有九品十八级这一说法,至于上一品再往上,那就是另一种更玄幻的存在了,就连鲁老头儿的《评天下》里,都没有具体的描述。
    可是,唐闲虽然修炼着功法,却根本不知道自己究竟处在什么境界。
    因为自己能够清晰的分辨出,体内的那股力量根本不是内力!
    “哎……”唐闲叹息,暗自抱怨天下修行方式千万,无论是引妖丹入体的兽修、修行剑道的剑修、佛修、道修,甚至那些修炼秘术的奇能异士们,但凡是个人,修炼都离不开内力的支持。
    难道自己不是人?
    “呸!呸!”唐闲呸了两下。
    虽然自己平日里猥琐了些,但绝对是根儿正苗红的爷们。
    虽然疑惑,可是唐闲对于海经却不排斥,能多一些保命的技巧,何乐而不为?
    正当唐闲疑惑时,窗户“吱呀”一声被推开,平头哥儿一跃而入,凑到唐闲身前。
    “呦!回来了!”唐闲像是惯孩子的家长一样,也不嫌弃平头哥儿身上的泥土,停下修炼,将其搂入怀中。
    “吼……”平头哥儿从嗓子眼挤出一声低吼,将嘴凑到唐闲眼前。
    唐闲定睛一看,平头哥儿嘴里衔着一枚淡青色的果子。
    细细一闻,果子竟然还散发出一股莫名的幽香。
    唐闲顿时惊奇,道“近几日,王家每天给你肉骨头,早已经把你胃口养的刁钻,没想到还从外面觅食回来,难不成这果子比肉骨头还好吃?”
    平头哥儿似乎是为了回应唐闲。只听“咯嘣”一声,果子被咬成了两半,嘴里的一半被平头哥儿直接吞下,发出一声舒服的低吼。
    而另一半果子,则被平头哥儿向唐闲推了推。
    “你……是要我也尝尝?”
    平头哥儿兴奋的点头。
    “呃……”唐闲犹豫。
    要知道,蜜獾这种小兽,天生对毒免疫,就连最毒的毒蛇,都经常会成为平头哥儿的美餐。
    可谓是百毒不侵,万物皆可为食材!
    但是唐闲可不一样,肉体凡胎,万一这小果子有什么毒性……
    想到这,惜命的唐闲小心翼翼的将半个果子推了回去。
    平头哥儿推回,附带几声低吼。
    唐闲无奈,开口问道“你这是从哪……”
    话刚说到一半,只见平头哥儿闪电般拍出一爪,半个果子直接飞进唐闲的嗓子眼里。
    “你大爷的!”唐闲大惊,可是已经下意识的将嗓子眼儿里的果子吞了下去。
    在唐闲措不及防下,那果子入喉即化,散发着那股幽香,从唐闲的口鼻中呼出!
    “你这小畜生……”唐闲骂道。
    唐闲破口大骂,但是异变再起!
    那果子仿佛带着强大的能量,吞下去片刻不到,一股狂暴的力量陡然从唐闲丹田处迸发,毫无障碍的透过肉体,侵入到经脉当中,瞬间与体内的能量融为一体,化作一道洪流,在经脉中奔流狂涌。
    强大能量带出的余威,在唐闲周围迸发出来,吹得窗子“吱嘎”作响。
    那果子是什么东西?
    唐闲已经没有心情去思考,他现在只知道,那果子瞬间将自己体内的能量提升了至少三层,而短时间内修为的暴增,让唐闲那股好战的感觉再次入岩浆般迸发出来!
    这种感觉与第一次修炼海经时一模一样。
    体内狂涌的能量缓缓平息下来,可是那股难以阻挡的战意,却越来越盛!
    唐闲此时感觉,自己如同被禁锢在了水下,只有将体内的这股战意宣泄出去,才能浮出水面呼吸。
    “呼……呼……”唐闲好不容易平复下来,口喘粗气,眼睛有些微红,瞪了平头哥儿一眼,道“走!找人打架去!”
    随口,直接拽起平头哥儿的脖颈,嗖的从窗户跳了出去!
    在平头哥儿兴奋的低吼声中,朝着王家的方向消失在夜幕当中。
    ……
    酒旗山西林。
    年轻的一心道士站在林内,可却皱着眉头。
    在他面前,一头妖兽白猿躺在地上,死了。妖丹也被掏走,只在胸口处留下一个拳头大小的洞。
    可是,白猿却不是一心道人杀死了。
    一心道人低声念叨“究竟是何人杀死了这头白猿?难道是路过的兽修者?”
    江湖中人,只有引妖丹入体的兽修需要妖丹进行修炼。从地上血迹的方向上看,这个兽修者应该是朝着酒旗镇的方向去了。
    “虽然白猿初具修为,妖丹不大,但也可惜了……”一心道士有些惋惜。
    “糟糕,又犯贪念了……”
    “先去锦州,想必白宇星也快到了吧……”
    林中,一心道士的碎碎念渐行渐远,朝着锦州城方向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