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山海武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 打一架
    王家后院。
    王珊为了让唐闲每日给自己当陪练,索性搬到了后院的小屋来住,对外宣称闭关。
    这晚,外面雾浓,王珊便早些梳洗,准备就寝。
    对着铜镜,打量了一下镜中的自己,很满意的憨笑一下。
    虽然这几日都在跟唐闲打打杀杀,可是皮肤到还是那般娇嫩,丝毫没有粗糙的迹象。
    这才符合一个即将行走江湖的女侠形象嘛!
    评书里都说,女侠们一个个身轻如燕,白衣白纱,与翩翩君子们说不完的绝美爱恋……
    想到这,王珊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面孔,那面孔上还带着贱笑。
    “唐闲!我想他做什么!”王珊一扔手中的的小梳子,愤愤想到。
    色胆包天、胸无大志、胆小如鼠、贪图小利……
    在唐闲身上,王珊能连续说出十几个缺点不重样。可是,王珊却深知,唐闲身上还有一个特质,那就是……
    神秘!
    一个茶馆的评书学徒,实力竟然能与自己平分秋色!
    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渐渐,王珊竟然陷了进去,陷进了白天的每一次战斗,与唐闲的每一次谈话……
    这时。
    “铛铛!”房门传来轻轻的敲门声。
    “嗯?!”王珊惊醒,随即面带怒意。
    自己闭关之时,除了送三餐外,王家任何人不准进入后院,就连父亲也对自己言听计从。可如今已是深夜,何人敲门?
    被打扰的王珊冷着脸,走到门前,开门。
    一张带着贱笑的脸出现在面前。
    “是你……?!”王珊轻声惊呼。
    “嘘!”唐闲连忙上前,瘦爪子捂住王珊的红唇。
    “千万别出声!”唐闲战战兢兢道“好不容易躲开了巡夜家丁,别把人喊来!”
    而王珊,嘴唇亲在唐闲的掌心,感受到唐闲手上传来的热度,已经愣住了。竟任由唐闲进了闺房,快速关上了房门。
    确认了外面没人跟来,唐闲才放心的拿开捂住王珊的手,长嘘了口气,道“王家真大,亏得平头哥儿放风儿,要不还真进不来。”
    “你……你来干嘛……”王珊面庞漫上一抹嫣红,完全没有了刚刚的怒意和冷冽。
    “哦,找你有事!”唐闲连忙回道。
    王珊听得出来,唐闲这句话说得很正式,完全没有往日里的嬉皮笑脸,很认真的回答。
    借着烛光,王珊才看清唐闲。
    此时的唐闲双目微红,呼吸急促,有些手足无措的感觉。
    似乎是紧张?
    脸色微红,应该是害羞?
    难道他是来……
    瞬间,王珊想到了那江湖上的神仙眷侣、小说中的鸳鸯璧人在月下的约会……
    “你……有事不能等明天吗?”王珊双手拧在一起,眼神飘忽,扭捏道。
    “等不了!我一刻都等不了!”唐闲道。
    他真要……现在跟自己表白?
    回想起当日他强吻自己的那一下,王珊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半点怒意,反而还有些害羞。
    虽说王珊在酒旗镇乃是一枝独秀,追求者能从王家排到锦州城去,可是为了她夜闯王家,如此义无反顾的,唐闲还是头一个!
    王珊心中想道“这个胆小如鼠、色胆包天的……”
    等等!
    胆小如鼠的人竟然为了一个女人而色胆包天?
    那只能说明深爱到了极点!
    想到这,王珊低着头,摆弄着裙摆。刚刚还女侠风范,此时竟然十足的小女人起来,小声嘟囔道“你……有什么话,说吧!”
    说罢,王珊已经能感觉到自己面颊的滚烫。
    静静的等待唐闲的那一句……
    “你能陪我打一架不?”
    “嗯?”王珊抬头,没反应过来,皱眉愣住。
    “打一架,怎么样?”唐闲兴奋不已,向空气挥了几下拳头。
    “你……说……啥?”
    王珊一字一顿,面无表情问道。
    “咱俩打一架啊!”唐闲很好奇王珊的听力出了什么问题。
    于是伸手向王珊额头摸了摸。
    “呦,这么烫?病了?”唐闲一瞪眼睛,吃惊道。
    习武之人身体素质极好,尤其是练出内力的武者,基本可以说告别了头疼脑热。
    “没病。”王珊依旧面无表情,可是脸上已经漫上了寒霜。
    “咦?奇怪,怎么有杀气?”唐闲奇异道。惜命的唐闲对于任何不友好的气息,可是很敏感的。
    渐渐,唐闲把杀气的来源锁定在了王珊身上。
    王珊的这副面孔,唐闲曾经见过一次,那就是自己当日强吻王珊的时候。
    “呃……”唐闲不晓得王珊为何脸色变化如此之快,试探问道“要是你不舒服……那咱们不武斗,文斗?”
    杀意更浓!
    “那……掰手腕也行啊~”
    终于,王珊的恼火已经达到了顶峰,眼中燃烧的火焰瞬间代替了寒冷,如同一直发怒的小母猫,随手抄起武器架子上的袖里刀,嗷的一声向唐闲扑了过去!
    盛怒之下,竟然爆出一句粗口,喝道“王八蛋!”
    唐闲连忙闪身,躲过这一击,担心道“嘘!小点声,别惊了家丁!”
    “放心吧。”王珊用袖口擦了擦刀刃,让袖里刀变得更加雪亮,咬牙道“家丁不会进我这后院的,我要亲自收拾你!”
    说罢,凌厉刀法猛烈劈出,朝着唐闲毫不留情砍去。
    此时唐闲已经将战意憋到了极点,像是吃了春药后无处发泄的野猫。听说可以肆无忌惮的打架了,还哪里有心情去揣测王珊的心情?
    只见唐闲迅速将房门推开一道缝隙,闪了出去,从门外飘进来一句兴奋的大叫“哈哈!来的好!”
    “还敢叫好?!”
    王珊气的内力全部灌入袖里刀,直接将两扇房门劈碎,木屑横飞,伴随着王珊的娇躯,向唐闲刺去!
    顿时,刀光剑影冲散了浓雾,晶莹月光洒在院内,人影交织错落。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的光景,后院的刀剑声终于停了下来。
    小屋房顶,王珊气喘吁吁瘫在房梁上,香汗淋漓,只感觉双手被唐闲震得发麻。心中的怒火却也发泄了出去,因为耗尽了内力,实在太过于疲惫,也就懒得再生唐闲的气。
    反观唐闲,此时也是满脸的满足,斜歪歪的栽在房顶,翘着二郎腿,嘴里哼着小曲儿,完全没有乏力的感觉。手里甚至还拿着一个酒袋,美滋滋的饮上了!
    酒和酒袋都是从鲁老头儿那偷的。
    “这坏家伙,论实力,至少有上九品了吧?”
    王珊估摸着,对唐闲问道“六扇门的选拔,你去吗?”
    唐闲灌了口酒,道“这几天,这是你第六十二次问我。”
    王珊撇嘴,懒懒道“那你想不想我问你第六十三次?”
    “问多少遍我都不去凑那个热闹!”唐闲制止,随后给了王珊一个安慰的眼神,道“不过我倒是可以去帮你加油助威去!怎样?讲义气吧!”
    “切,你明明就是想免费看打架!”王珊看穿了唐闲,冷哼道“这么怕死,活的一点都不洒脱!”
    “洒脱……?哈哈!”唐闲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狠狠灌了口酒,道“在我这,洒脱就是……!”
    “懒得去当什么大侠!”
    说罢,只见唐闲一个翻身从屋顶跃下,脚尖轻点,腾空几下便消失在黑夜当中,从远处隐约飘来一句“平头哥儿,风紧,扯呼~”
    望着远处再次漫上来的浓雾,回想起那走路都会显得很懒散的身影、那贱笑,王珊平生第一次有些痴了,口中低声喃喃
    “好潇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