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山海武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三章 破魔心经
    驿站不大,但是还算是气派,一排房屋可以供唐闲与王珊休养。
    今天,城主王晋的心情可谓是经历了几番大起大落,原本十拿九稳的六扇门选拔名额,却突然出来了一个通缉榜上的要犯,将选拔搅了个天翻地覆,幸亏及时将其捉拿归案,否则六扇门怪罪下来,他这个锦州城主难逃其咎。
    幸好莫名其妙出现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唐闲,不仅及时救下了王珊,还成功击败了竹叶青,还讨了个六扇门的名额,可谓是不幸中的万幸。
    日后唐闲就是六扇门的人,只要王晋对鲁老头儿多加照顾,就算是与唐闲结下了善缘。
    心里一块大石头落下,王晋继续开始与白宇星攀谈起来。
    而少言寡语的一心道士,则在一旁独自打坐。
    不过此时,一心道士却是有些坐立不安,打坐之时,几次想要将手伸进怀中,似乎是想要拿什么东西,不过每到最后,却都克制住了。
    几番纠结,一心道士似乎打定了什么决心,起身向外走去。
    此时那本《春宫图》在怀中好像是烧红了的烙铁,贴在胸口,拨撩着一心道士的心。
    可是师傅十几年的教导,早已经根深蒂固,修道之人,怎能看这种污秽的东西?
    但是,唐闲的那一句“多看,战胜他!”,却反反复复回荡在脑海中,纠结了半柱香的时间,一心道士还是决定去找唐闲,再次讨教一番。
    一路来到唐闲休养的房间门口,一心道士叩响房门。
    “吱呀”一声,没想到房门没锁,门直接打开了。
    只见房间内,唐闲一只脚已经从窗子跨了出去,显然是要从窗户翻出去。
    见一心道士推门,唐闲骑在窗框上愣住了。
    “你……?”一心道士也是一愣,为何唐闲有门不走,而是要跃窗而出?
    “嘘!”唐闲连忙打断一心道士,从窗户上翻了回来,急急忙忙将一心道士拉了进来,将头伸出门外向四周探了探,发现没人跟来,才关上房门,似乎很怕被人发现。
    “唐闲大师……”一心道士开口。
    “我不戒酒、不戒荤、不戒色,算不上大师!”唐闲打断。
    “唐闲少侠……”一心道士改口。
    “停!我最怕别人叫我大侠!”唐闲斩钉截铁道。
    “你翻窗户做什么?”一心道士直截了当问出来。
    “废话!当然是跑路啊!”唐闲急匆匆说道。
    “跑路?”一心道士很是费解。
    “因为我不想进六扇门啊!”唐闲可怜巴巴的说道“我一个十五岁的孩子,家里还有个老头子要照顾,你让我进六扇门,整天跟竹叶青那样的高手拼个你死我活,卖命的活儿,我可干不了!”
    “怎么不跟白宇星说清楚?”一心道士脑袋里一根筋,根本想不明白他唐闲为何如此。
    “废话!当面驳了六扇门执事的面子,他那么个大人物,以后收拾我还不是小菜一碟?”唐闲看白痴一样望着一心。
    这时,唐闲似乎反应过来,一心道士也是六扇门的人,连忙开口道“之前你输给我一个条件,现在我想好了,你得放我走,而且以后不能因为此时寻我得麻烦!”
    一心道士微微一笑,道“放心好了,我只不过是六扇门的客卿而已,此番参与选拔,只不过是下山历练的一部分罢了!不会在乎面子上的那些虚名的。”
    “嗯!”唐闲拍了拍一心道士的肩膀,宽慰笑道“有时候没有荣辱心是件好事,一心,你成长了啊!”
    “对了!”唐闲似乎想起了什么,问道“你来找我做什么?”
    “那个……那个……”一心道士被问得突然脸一红,支支吾吾了半天,才吭哧的说道“你……你之前给我的那本书……”
    “哦?哪本书啊?”唐闲猥琐的一笑,明知故问的挑逗一心。
    “就……就是那本春……春”一心道士憋了老半天,依旧没有勇气说出那三个字。
    “瞧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子!”唐闲恨铁不成钢道“那本书现在就是你修道路上的心魔,你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战胜他,不过一时让你接受也确实难为你了!”
    说罢,唐闲语气一转,正经道“既然那本书是你的心魔所在,你也要战胜他,那以后我们就叫他《破魔心经》吧!”
    “嗯嗯!破魔心经!这个名字好!”一心道士如释重负,严肃说道“我现在还是没有决心打开它,所以想找您来开导我一下!”
    一心道士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开导?”唐闲不屑,呸了一口,道“说白了,你自己也想看,找我只不过是为了讨一个看的理由罢了!”
    对于当婊子还想立牌坊的事,唐闲可谓是轻车熟路了。
    一心道士猛地一怔,脸色转红,涨得通红。良久才恢复正常,深吸口气,眼神变得平静,郑重对唐闲道“您说的对,之前的我,确实无法正视自己的心魔,多谢您的指点!”
    “开导完了?没事我可是要抓紧跑路了!”唐闲催促道。
    “我决定了!”一心道士眼神坚定,道“此番下山历练,破除心魔是最终的目的,所以……在心魔彻底破除前,我决定一直跟着您!”
    “跟着我?”唐闲心中一惊。
    此次驳了六扇门的面子,无论是白宇星还是城主王晋,恐怕都被他得罪了个遍,如果再拐走了人家的客卿,六扇门还不通缉自己?
    一心道士看出了唐闲的心思,宽慰道“放心,下山前师傅交代了两件事,一个是除妖,一个是选拔,现在两个都完成了,剩下的路就该我自己走了,六扇门不会迁就于你。”
    唐闲内心暗想自己初次行走江湖,有个六扇门的虎皮披在身上,无论怎样都会安全不少,这可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想到这,唐闲问道“那咱们去哪好?”
    一心道士反问“你想去哪?”
    “哪能看打架就去哪!”唐闲对看打架这件事念念不忘,这可是以后自己说评书糊口的素材。
    一心道士自信一笑,道“我虽然只是六扇门的客卿,不过江湖信息还是掌握了些,我来领路!”
    “妥!”唐闲柴刀腰间一插,翻出窗外,冲着林子里小声招呼道“平头哥儿!风紧,扯呼!”
    一心道士紧随其后,从窗户跃了出,跟了上去。
    下午骄阳正热,一人一道一兽的身影渐渐远去。
    只听隐约唐闲问道“我能说评书混口饭吃,你怎么活?”
    一心道士“靠你说评书混口饭吃。”
    “呃……”
    唐闲“那遇到危险了怎么办?”
    一心道士自信道“没事,我轻功好!”
    唐闲“……”
    ……
    转眼已到黄昏,王珊早已回复内力,回到驿站大堂,向白宇星请教武学上的问题,城主王晋也在一旁时不时插上两句。
    这时,一名护卫走了进来,脸上带着些许怪异,禀报道“报……报城主,那个唐闲……”
    “唐闲怎么了?吞吞吐吐的!”王晋喝道。
    “唐闲和一心道长不见了!”护卫丧着脸说道。
    “什么!”王珊、王晋、白宇星齐声惊道。
    选拔已经结束,这个时候选拔人员和考核客卿竟然双双消失,难道又要横生枝节?
    想到还在关押的竹叶青,王晋脑门上瞬间冷汗连连。
    这时,驿站大堂走进来一名少女,怯怯生生说道“民女有事禀报。”
    王珊望去,少女衣着朴素,一双大眼睛充满了灵性,只是此时有些胆怯,竟然是锦州城北门小酒肆里的那个小姑娘。
    “什么事?”白宇星冷静问道。
    “有人托我卖个口信给王小姐……”小姑娘涨红了脸,说道。
    “卖?”白宇星好奇看向王珊,王珊也一脸茫然。
    小姑娘道“他……他说他姓唐,还说这口信在王小姐这至少值一百两银子……”
    王珊一楞,怒火随之燃烧,心中怒道色胆包天的东西,还真敢让我替他打赏小民女!
    不过怒归怒,王珊还是毫不犹豫的扔出一张银票到小姑娘手中。小姑娘摊开一看,竟然真是张一百两的银票!惊讶的低呼出来。
    “他说什么了?”王珊冷道。
    小姑娘忙说道“他说……卖命的活干不了,先走了。他是贼命,偷东西肯定是要犯衙门,以后如果被您逮到了,还请您饶他一次!”
    王珊听闻愣住了,好阵子才缓过来,对着远方小声喃喃道“只要你不偷人,我都饶你……”
    “哦!对了,还有一位叫一心的道士也有句话给城主大人。”小姑娘说道。
    “什么话?”王晋连忙也扔过去一张百两银票。
    “这句话没说卖钱。”小姑娘连忙躲开,解释道“一心道长说清水河上有一群水盗,麻烦城主派兵围剿,赔偿路人们的损失……”
    第二天清晨,锦州城管辖内发出通告,昨晚清水河水盗遭到官府围剿,尽数剿灭,但凡是遭遇过水盗抢劫的人们,可以直接去锦州城衙门领取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