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山海武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六章 一千零九十五万
    吴十三面对唐闲、赵苟且这两个没有内力的人,并不想多费口舌,只是面无表情的冲着赵苟且,道“你的声音打扰了我练剑,我不希望再有下次!”
    江湖就是这样,拥有绝对的实力,是可以对蝼蚁们有着绝对的支配权。
    “呵呵,原来是打扰了少侠的修炼,我在这替他向您陪个不是!”唐闲连忙笑道,点头哈腰。
    以吴十三刚刚抛出那一剑的实力,如果打起来,唐闲没有必胜的把握!既然没把握,当然是及时赔礼道歉的好,否则一战下来,恐怕还是要受些伤的。
    吴十三没有搭理唐闲,转身离去。
    这时,一直沉默的赵苟且突然开口,对吴十三道“你能御剑?”
    “你说什么?”吴十三站住,转头皱眉道。
    御剑,便是剑客与剑心神相同,以剑意御剑,可杀敌于千里之外,这可是练剑者到达巅峰表现。
    十五年前的剑宗赵金乌做不到,今日的大剑豪吴问道同样做不到。
    整个江湖,恐怕只有那剑仙李拂雪能够达到。隔江千里一剑!
    “你能御剑?”赵苟且再次问道。
    “你想说什么?”吴十三眼神中已经透露出一丝冷意,这等传说中的御剑之术,他怎么可能达到?
    赵苟且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和泥,道“剑客只有在御剑的时候,才可以使剑离手。你既然不会御剑,便不应该抛出刚刚那一剑!”
    “你教我用剑?”吴十三心中逐渐燃气一丝怒意。
    “能让剑轻易离手,你不算是剑客!”赵苟且固执道。
    “放肆!”吴十三一拍左腰剑鞘,红剑应声而起,握在吴十三手中,吴十三喝道“我不算剑客,难道你算?!”
    说罢,吴十三手中红剑在空中轮出一个半圆,攒足了气势,陡然向赵苟且掷去!
    “嗖!”
    那熟悉的破空之声呼啸而出,这次不是向着赵苟且的剑,而是冲向赵苟且的人!
    赵苟且依旧毫无反抗之力,只能仓促举剑,挡于身前。
    “铿锵!”
    一声金戈相交的刺耳声响,红剑再次撞击到赵苟且的铁剑之上,强大的冲击力让铁剑狠狠撞在赵苟且胸前,使得赵苟且再次飞了出去!
    “砰!”
    赵苟且狠狠装在墙上,如同破布袋一样瘫在地上,可手上的剑依旧紧握。
    “哼!一个不懂剑的家伙,不知从哪学了些野狐禅,也敢来在我面前放肆?”吴十三压下心中怒气,冷道。
    “阿狗!”
    唐闲连忙上前,查看赵苟且的状况。
    可是,赵苟且却拨开唐闲的手,咽下口中的鲜血,咬牙拄剑站起,狠道“你说我不懂剑?”
    赵苟且踉跄上前一步,喝道“我赵苟且,每日挥剑三千次,不多不少!”
    吴十三目光阴沉。
    赵苟且再上前一步,喝道“一年挥剑一百零九万五千剑,不多不少!”
    吴十三目光更沉。
    赵苟且再踏一步,喝道“练剑十年,共挥剑一千零九十五万次,不多不少!”
    “你说我不懂剑?!”
    吴十三的话刺痛了赵苟且内心最深处的伤疤,让他仿佛变成了一头被逼到了绝境的野兽。
    “狂妄!”吴十三目光阴沉的似乎能滴出水来,在他的眼里,赵苟且那不屈的态度,就是不自量力的挑衅,就好像一只蝼蚁在挑衅老虎一样。
    怒意盎然,吴十三右腰剑鞘一拍,另一柄精铁长剑陡然腾空而出。
    握剑,甩出!
    吴十三怒喝道“蝼蚁,从此以后,你让你再无法练剑!”
    这一剑比刚刚更快,更狠,向着赵苟且拿剑的右手狠厉射去!
    吴十三的剑快!瞬间便来到赵苟且面前,早已经强弩之末的赵苟且,再无力气举剑阻挡。
    可就在这时,唐闲的刀也到了。
    生了锈的柴刀从侧面砍出,由下而上,以一个刁钻的角度,正好击在精铁长剑的剑背。
    “啪!”
    一声清脆撞击声,唐闲的柴刀强行改变了精铁长剑的轨迹,擦着赵苟且的肩膀射了过去,深深扎在铁木桩上,只留有剑柄钉在外面。铁木桩被余威震得裂开一道大缝。
    而唐闲则因这一击的力道连退三步,一阵麻木的感觉从手臂传来。
    感受到手臂的酸麻,唐闲心中暗骂“奶奶的,如果不是使了些巧劲,恐怕现在胳膊早就脱臼了吧!”
    感受了一下那一剑的力道,已经远超出了当初藏松林遇到的竹叶青。
    至少是下七品的实力!
    “嗯?”怒火中烧的吴十三见状,不由得一怔。
    要知道,以自己下七品的实力,就算是同级的江湖武者也很难抵挡。可是眼前这个毫无内力的穷酸少年,竟然只以手中一柄柴刀,断下了刚刚自己的那一击。
    而且……这个家伙竟然单手持刀!
    练单刀者,单手持刀只能使出一半的力气,双手握刀才能发挥出百分之百的力道。
    吴十三清楚的知道,江湖上能接下自己那一剑的人,数不胜数。
    但是能在十五六岁的年纪,没有内力全凭肉体力量,单手持刀挡下这一剑,寥寥无几!
    诡异!
    吴十三虽然傲,但却不是那种无脑的笨蛋,让自己快速的冷静下来,冷冷的观望着唐闲,道“你是谁?”
    这回,轮到吴十三问出这个问题。
    “唐闲!”唐闲和善笑道“等闲之辈的闲。”
    吴十三当然不会天真的以为唐闲真的是等闲之辈。
    唐闲也不会天真的以为吴十三会就此罢休。
    要知道,江湖儿女们最咽不下的,就是这口气!
    瞬间!
    吴十三猛然暴射而出,身影晃动两下,掠过唐闲身边,迅速拾起精铁长剑,又拔出深红长剑!
    双刀剑客吴十三身影高速转动,一银一红两柄长剑快速交替,竟然在空中隐隐划出一道血色太极图。
    可是!吴十三还未完。
    只见吴十三右臂一抖,一柄短剑从袖口跃出,纵身一跳,吴十三用嘴衔住那柄短剑,向唐闲爆射而来!
    三柄剑!
    三剑流!
    可是吴十三并没有给唐闲惊愕的时间,瞬间便已经冲到唐闲身边,剑光纵横,三柄利剑皆涌出内力光芒,凌厉锋芒切割着空气。
    吴十三剑多,招式更多。
    瞬间便已经挥出八剑,其中三剑最为狠厉,分别刺向唐闲的咽喉、心脏和丹田。
    唐闲体内海经疯狂运转,双脚狠踩,向侧面躲去。手中柴刀迅速劈出三刀,正对应的那致命三剑。
    “砰!砰!砰!”
    三道响声,唐闲身影被击飞出去,在空中带出一道血色痕迹。
    勉强挡住了致命三刀的唐闲,早已经被震得手臂麻木,根本无暇顾及其余五剑,任由剑气在手臂、大腿、后背划出五道伤痕。
    “咳咳……”唐闲倒在赵苟且身边,苦笑道“不愧是大剑豪吴问道的传人,果然伸手了得!”
    “吴问道传人?”赵苟且一愣。
    要知道,大剑豪吴问道的三剑流名满江湖,效仿者可谓是数不胜数,其中不乏有许多剑术高深的剑客,其中有那么一两个姓吴的,也并不是没有可能。难道就凭借着吴十三姓吴,而且用的是三剑流,便能确定他是吴问道的传人?
    吴十三也是一怔,问道“就凭我用的是三剑流?就凭我姓吴?”
    唐闲摇头,干脆倚在铁木桩上,显然不打算再战,开口道“吴问道的三剑流之所以能与赵金乌双剑争锋,乃是因为三剑之中,蕴含着无数的变化,他的嘴便是第三只手,甚至比双手还灵活,三只手三柄剑,变幻无穷!”
    吴十三面容严峻,并没有反驳。显然,吴十三已经默认了大剑豪传人这件事。
    见状,唐闲不由得心中苦笑,《评天下》又说对了……
    唐闲继续道“你叫吴十三,想必你现在的剑里,已经有十三中变化了吧!”
    吴十三此时已经完全没有了刚刚的傲气,正视唐闲,沉声道“江湖不愧是藏龙卧虎,一个小小的少年,竟然懂得如此之多。”
    “咳咳……算不得龙虎。”唐闲轻咳两声,道“可惜我只看出了五种变化,否则也不至于输的这么惨。”
    吴十三冷声道“你还能战,算不得输!”
    说罢,吴十三握紧手中长剑,又要再次攻来!
    唐闲连忙阻止,道“你知道我为何要跟你说这么多?”
    吴十三又是一怔,问道“为何?”
    “因为我在拖延时间啊!”唐闲脸上渐渐浮现出那招牌的笑容。
    说罢,唐闲指了指吴十三身后。
    吴十三转头,惊愕的发现,身后不知何时,竟然站了一个道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