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山海武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七章 打架你来,骂架我来
    吴十三猛然转身,眼神带着凌厉,瞪着那看似很无害的木讷道士。
    道士虽然木讷,但吴十三手中的利剑却握的更紧!
    “你是谁?”吴十三问道。
    此时吴十三已经完全打起了十二分精神,面对这名不知何时站在自己身后的道士。
    这等轻功,恐怕整个大鸿国的年轻一辈中,都算得上是翘楚!
    “贫道法号一心。”一心道士礼貌回道。
    只见一心道士脸色微红,太阳穴鼓鼓胀胀,显然是大量内力经脉中奔涌沸腾的现象。
    见状,吴十三立刻有了判断,心中暗道“暗中运行内力,他随时会对我发起进攻!”
    赵苟且心中明了每一次道士修炼完《破魔心经》,都会成内力狂涌的状态,显然这《破魔心经》深不可测。
    同时,对于传授一心道士《破魔心经》的唐闲,也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不过,只有唐闲心里最是清楚这小子又兽血沸腾了~桀桀……
    “先下手为强!”
    误以为一心道士要出手的吴十三决定,先出手占取先机!
    瞬间,三柄利刃再次化作那血色太极图,其中蕴含数道变化,三种剑法同时施展,招式与招式之间的配合,竟然再次开辟出几道变化。
    这次的攻击相对于之前,威力增强许多,凌厉刀锋纷纷冲向一心道士的要害,毫不留情!
    只见一心道士不慌不忙,张开双手,空门打开。
    忽然一阵清风吹过,一心道士像是被风吹起一般,两袖道袍迎风飘到,丝毫没有看见双脚用了什么力气。
    数道剑招已袭到身前,一心道士举重若轻,两袖摇摆,化作翩翩落叶,毫无轨迹,出其不意,让人捉摸不透。
    一瞬间的功夫,竟然闪过了那层层杀招!
    “撕啦!”
    一声刀刃划开布条的声音,只见一心道士右手长袖被最后的那一招斩断一截,断袖顺着徐徐清风,飘落下来。
    好险的最后一招!
    之前那些繁花似锦的招式,只不过是为了掩饰吴十三最后一击的锋芒!
    倘若不是一心道士轻功了得,恐怕此时斩断的便不仅仅是袖子了,只怕整条手臂都会人身分离。
    一心道士看着那条断袖,心疼道“原本以为只有十二种变化,没想到我也没看穿那第十三种变化!”
    唐闲心中暗道“看不穿,说明无法见招拆招,只能靠着轻功强行避开。吴十三的剑法果然精妙,就连一心都差点中招!”
    虽然同行了这么多日,可唐闲一直都没有探到一心道士的底,究竟修为到了什么层次,恐怕只有一心道士自己知道。
    没想到竟然能与大剑豪的传人打个平分秋色!
    “你为何不还手?”吴十三冷道。
    一心道士作了个揖,回道“小道只是有些轻功的底子,并不会什么强大的进攻道术,勉强躲避罢了。”
    吴十三有些怒了,道“勉强躲避?你的自谦,是在侮辱我嘛?”
    堂堂三剑流的招式,哪有那么轻易就能躲得过去的?
    “我……不是自谦……”一心道士嘴有些笨,木讷不知该怎么说才能让吴十三相信。
    “非也!”唐闲探出头来,替一心道士说道“子非鱼,安知鱼之乐?是不是自谦,你不知道,但小心心肯定是知道的,所以是或不是,不是取决于你信不信!”
    论打架,唐闲不是对手。但论嘴皮子,吴十三拍马也赶不上唐闲。
    唐闲冲着一心道士使了个眼色,仿佛在说‘打架你上,骂架我来!’
    随后,唐闲似乎说的起兴了,有一心道士护着,便继续开口道“年轻人,做人不能太自信!举个例子,就算是我现在说你师傅原名叫‘吴铁牛’,你能说我说错了吗?因为你也不知道他入江湖前叫什么!”
    一般的江湖武者,为了有个响亮的名头,大多都会在离乡之后,给自己取上一个富有深意的名字,这样说出去才气派。
    否则两人打架报上名号的时候,说自己叫王狗蛋儿,那岂不是先在气势上就输了?
    不过唐闲也是仗着有一心道士在,当着吴十三的面,竟然肆无忌惮的谈论起吴问道来。
    “放肆!”吴十三厉声喝道“我师父出身武学世家,入江湖前便叫吴问道,怎能有过这等粗鄙的名字!再编瞎话,我饶不了你!”
    顿时,吴十三剑身内力纵横,显然唐闲再有半句不敬,便会再次出手。
    “呵呵……你敢赌吗?”唐闲连忙闪到一心道士身旁,笑道。
    这一笑,映在一心道士的眼中,仿佛瞬间回到了锦州城北的小酒肆中,当时就是在这个笑容下,自己输给了唐闲一个条件。
    输的心悦诚服!
    唐闲继续道“有小心心在这,你打不到他,他也看不穿你的剑招,我们僵持在这总不是个办法,现在给你一个惩治我的机会,如果你师父不叫吴铁牛,我随你处置。如果我赢了,你输我一个至少七品妖兽的妖丹,怎样?”
    面对唐闲的话,吴十三突然意识到,自己今天动怒了太多次!
    难道是近期自己过得实在是太顺了?遇到这种无聊的挑衅,竟然差点没有把持住情绪。
    意识到问题的所在,吴十三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让不再受唐闲话语的干扰。
    身为大剑豪的传人,吴十三绝对不是等闲之辈,数次被唐闲的话扰乱了心境,这对于一名剑客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冷静思考下来,吴十三意识到,自己年纪轻轻便领悟了三剑流的十三种变化,在年轻一辈平日里可谓是难逢敌手,如今一天内遇到了唐闲、一心道士这两个怪胎,能够与自己一阵高下,想必这两人背后的势力也不可小觑。
    想到这,吴十三双手挥动。
    “唰”“唰”“唰”三声,三柄剑同时入鞘。
    吴十三也恢复到了往日的平静,道“好啊,既然你想赌,我陪你。”
    吴十三清楚的知道,面对唐闲这种挑衅,不动怒,便是最好的反击。
    说罢,吴十三转身一跃,翻回到自己的庭院当中,隐约飘来也句话,道“你们练剑的那个朋友没有一丝内力,劝他别参加剑谱的选拔,会死的!”
    庭院内,只留下了唐闲、一心道士和面无表情的赵苟且。
    唐闲与一心道士面面相觑,面对已经受伤的赵苟且,就算是口条伶俐的唐闲,也想不出怎么去劝阻他。
    良久,站起身来,提剑踉踉跄跄走到裂开的铁木桩上,轻声道“每日三千次,今日还剩两千一百五十二次!”
    说罢,“砰!”“砰!”“砰!”的打击声,再次从小院中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