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山海武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八章 剑道
    入夜,月已高挂,远望长城,在迷雾中如同一条蜿蜒巨龙卧在大鸿国与塞外之间。
    浓雾里弥漫在上空,仿佛神秘的面纱一般,笼罩整个虎门关。
    唐闲悠哉的躺在房顶琉璃瓦片上,就着一小碟花生米,品着一壶花雕酒。
    小院内静悄悄,春风拂绿叶的声音听得清清楚楚,很是静谧。远处街道上灯火通明,显然是那些对酒当歌的江湖侠客们还在放纵狂饮,也不知道此时虎门关的某一处,是不是还在上演着打斗的戏码。
    驿站内却是早已陷入夜的昏暗当中,只能看见一心道士的屋内点着油灯,似乎是在彻夜苦读。
    “啪。”一声轻响,房顶的屋檐上搭上一个梯子,赵苟且的脑袋随之探了上来。
    此时赵苟且却不是往日面无表情的冷淡,眉宇间似乎添了些哀愁,轻声问道“有酒吗?”
    唐闲一愣,调笑道“你不是说,练剑不喝酒吗?”
    赵苟且没理会唐闲,登上屋顶一手将唐闲的酒壶抄了过来,狠狠灌上一口,感觉口中辛辣顺喉而下,浇灌着赵苟且煎熬的心。
    唐闲开口,道“真要去夺那剑谱?”
    赵苟且又灌一口,道“夺!”
    “凭什么夺?”唐闲问道。
    赵苟且没说话,只是握紧了手中的剑。
    那剑很破,刀刃好像是锯条一样,剑身坑坑洼洼,剑柄上没有剑穗,像是和尚光秃秃的脑袋。但却擦得异常干净。
    唐闲突然感觉,这柄剑很像赵苟且。
    或者说……赵苟且很像这柄剑。
    如果说一个剑客很像一柄利剑,那么他一定可以闯出一番名堂。但是如果像一柄残剑……
    唐闲脑袋中回想了整本《评天下》,也找不出可以安慰赵苟且的话。
    良久,唐闲问道“为什么要练剑?”
    赵苟且此时眼中已蒙上一股醉意,悠悠道“报仇。杀父之仇!十五年前,我父亲关外被杀,尸骨无存!”
    “从此我取名赵苟且,大仇未报,我便是在苟且的活着,一天没报仇,我便一天叫赵苟且,十年未报仇,我便十年叫赵苟且!”
    “为何如此着急?你可以再叫十五年的赵苟且!”唐闲问道。
    赵苟且咬咬牙,道“因为我爹的剑谱被人拿了回来!”
    “你爹是赵金乌!”唐闲惊愕。
    十五年前,堂堂剑宗意气风发,双剑在手,战尽了江湖中有名的剑客,可惜命陨关外。竟然还留有后人。
    可是……当年赵金乌不仅剑法无双,一身内力功法也是江湖中一顶一的存在,反观赵苟且……
    感受到了唐闲的疑惑,赵苟且苦笑,道“是不是很好奇,为什么他赵金乌生了我这么个废物儿子?因为……”
    赵苟且稍作停顿,道“我天生绝脉。”
    绝脉,便是经脉堵塞,无法修炼任何的功法,体内衍生不出半分内力。
    绝脉是武林世家最忌讳的东西,因为如果一个人天生绝脉,便注定与江湖无缘。
    不知多少向往江湖的年轻一辈,被这绝脉阻隔门外。
    “吴十三今天说的对,我就是个蝼蚁!”
    大仇未报,自己还是一个天生绝脉的废物,赵苟且感觉口中花雕酒越发苦涩。
    面对昔日父亲最大劲敌的弟子,赵苟且发现,自己与吴十三可谓是天差之别。吴十三的三剑流已经能够做出十三种变换,可自己就连最简单的内力都无法凝聚,每天只能重复做着几千次劈砍。
    “呵呵……”这时,唐闲突然笑了,抢过来赵苟且手中的酒壶,灌上一口,问道“你每天练剑多少次?”
    赵苟且道“三千次!”
    唐闲问“一年练剑多少次?”
    赵苟且答“一百零九万五千次!”
    唐闲问“你练剑十年,一共练剑多少次?”
    赵苟且咬牙答“一千万零九十五万次!”
    答完这一句,赵苟且突然感觉自己心中的苦涩似乎有了一丝的缓解,胸口一种莫名的力量似乎开始借着酒劲儿萌动起来。
    “既然你想练剑,就别太在意别人跟你说什么!”唐闲突然喝道
    “否则你就会变成一个大裤衩子,别人放什么屁你都得兜着!”
    赵苟且愣住了,握剑的力道似乎加大了些。
    唐闲站起身,道“剑谱的事我帮你,能不能得到那就是你的命了,练剑的人不要想太多,跟小心心学学,破掉心魔才是最重要的!”
    “可是……我天生绝脉……”赵苟且喃喃道。
    “他吴十三天资聪慧,内力高深,所以他用的招式全部是基于内力!那叫剑术!”唐闲笃定道。
    “你没有内力,修的便是剑道!”
    “剑道……”赵苟且感觉心中那股力量再次撞击胸膛,眼神中爆射出渴望的精光,似乎是沙漠中饥渴的狼,等待唐闲接下来的话。
    剑道,一个仅在传说中出现过的词。
    得剑心者,修的便是剑道,剑道可御剑千里,可上天揽月!
    “告诉你个秘密……”唐闲神秘凑过来,轻声道“剑仙李拂雪隔江千里一剑,用的可不是剑术……”
    顿时,赵苟且顿悟了一般,仿佛漆黑夜空裂开一道缝隙,让光亮照了进来!
    说罢,唐闲一个翻身,从屋顶琉璃瓦片跃下,没入黑暗当中。
    跃下之际,唐闲一个侧身,将赵苟且蹬上来的梯子踹飞,恶作剧般大笑道“哈哈!自己想办法下来吧!”
    房顶上,空余赵苟且一人,皱眉呆愣,口中小声说道“真贱……”
    ……
    深夜,虎门关。
    今晚守夜的是铁戟军二营的王建,年仅三十多岁的王建已经成为了铁戟军的百夫长,与塞外那金真族和妖兽们不知有过多少次交手,一柄大戟曾经在一战中砍下十三个金真族强敌。
    站在关口,五十个根火把照亮了周围方圆百米。
    这时,远处忽然传来马车声响,渐渐一行车队出现在王建的视野中。
    “警戒!”王建对身边的弟兄们低喝一声。
    铁戟军二营的兄弟们应声而动,几十柄大戟猛地指向那行车队,杀气凛然,吹都周围火把发乎“呼啦”的响声。
    “军爷!别动手,是我啊!”这时,一声有些谄媚的声音从第一辆马车上传来。
    此时王建已经能够看清来这面孔,是一个身穿脏兮兮道袍的中年野道士。
    只见那道士身披黄袍,身上挂着几个布袋,两缕胡须垂下,一个道冠歪扣在脑袋上。
    “嗯?是野道士?”王建恍然。
    野道士,其实是一个赶尸人,因为虎门关常年有出关去妖林、金真族历练的江湖人士,不少人都在关外丢了性命,以至于尸体无法落叶归根,所以便有了赶尸人这么一说。也有些赶尸人为了挣些歪财,还会运送金真族人的尸体。
    听说有些邪门的赶尸人,甚至能让尸体站起来自己走路。
    不过,这野道士根本没有这本事,只能将尸体放在棺材里,用马车运回。
    当然,这野道士也有些本事,车队一共十辆马车,每车摞了五口棺材,竟只有这野道士一人掌控。
    也难怪,赶尸人这个行业,本身就是充满了晦气,走到哪里都是让人绕着到走,所以很少有人情愿每天与尸体作伴。所以几乎是每一个赶尸人,都练就了一手能够一人驾驶数辆马车的手艺。
    野道士赶车来到关口,冲着王建赔笑,道“白天赶尸太晦气,不招人待见,只能走些夜路,望军爷放我过去,家人们还等着他们回去呢!”
    纵然王建身经百战,可听了这话,却还是有些背后发凉,不过还是公事公办,道“开棺!验尸!”
    “是!”数十铁戟士一拥而上,将马车上棺材抬下,逐一开关检查。
    经检查,棺内每个人都面色发青,手脚冰凉,还带着一股有些腐臭的味道,显然已经死透了。
    并且每个死人的脑门上,都被野道士贴了一张黄色道符,据说是能够留住死者的魂魄,带其归乡。
    不过黄建知道,这都是野道士骗钱的把戏罢了,一张黄符一两银子。
    检查完毕,王建对着城墙上的弟兄喊道“开关,放人!”
    “吱呀……”一声。
    精铁大门打开一丝裂缝,铁戟军给野道士留出一条路来。
    野道士连忙笑着道谢,坐上马车,口中喊着号子,缓缓行驶。
    很快,一人、十车外加五十个死人缓缓消失在浓雾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