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山海武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九章 妖林
    一夜过去,清晨,太阳的一抹光辉刚刚笼罩大地。
    一心道士经过一夜的修炼,走出房门。
    此时赵苟且早已起来,对着快要散架的铁木桩一剑一剑的挥动着。
    对于赵苟且,一心道士早就习惯了,用唐闲的话来评价赵苟且,那就是‘睡得比采花贼还晚,起的比妖兽还早’。
    “哎呦!小心心今天起的这么早啊!”这时,一声吆喝从旁边传来,正是唐闲。
    一心道士一愣,此时唐闲已经穿戴整齐,明显是早就起床的样子。
    要知道,平日里唐闲可是能躺着绝对不坐着,能睡到日上三竿,就绝对不会早起,今天怎么这么勤快?
    “干嘛用这种眼神看我?”唐闲狐疑道“让你修炼《破魔心经》,你可别变成变态啊,我对男人可不感兴趣!”
    “咳咳……”一心道士轻咳两声,问道“这么早起来做什么?”
    唐闲绝对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这么早起来,肯定是有预谋要做些什么。
    果然,唐闲嘿嘿一笑,道“我决定了,距离剑谱问世还有半个月的时间,这段时间咱们出关,去妖林历练!”
    出关向右,便是那一片无边无际的妖林,里面妖兽纵横,危机四伏。
    但是却也蕴藏着无数的宝藏,各种珍贵药材让人趋之若鹜,更有妖兽的妖丹,可以供兽修者们修炼,强大的妖丹在江湖中,可谓是千金难求。
    在唐闲决定相助赵苟且后,唐闲思考了一夜,决定三人前往妖林进行历练。
    先不说那珍贵的药材,就说妖兽的妖丹,对唐闲来讲便是一个巨大的诱惑。
    至今,唐闲还没有弄清自己的《海经》究竟是怎么回事,如果说他是功法,凝聚出来的能量却不是内力。而且,《海经》竟然还以通过吞服妖丹来增长能量。
    要知道,就算是引妖丹入体的兽修们,也是要通过长期的功法吸收,才能将妖丹的能量转为己用。
    不过这对唐闲来说,却不是一件坏事,至少在剑谱问世之前,可以通过吞服妖丹来增强自己的实力。
    目前自己也仅仅是下八品的实力,只有通过这种方法,才能在半个月内让实力突飞猛进。
    对于一心道士来讲,去哪没有关系,只要跟着唐闲就好。
    同样赵苟且也是,只要每天能让他挥出三千剑,就算是让他住茅房里都没有意见。
    至于安全性嘛,反正妖林中,修为高深的妖兽大多都集中在妖林内部,外围的话只是一些八九品的小妖,而且还有一心道士的保驾护航,唐闲倒也还放心的下。
    虽然唐闲至今也没摸清一心道士的修为,自己也懒得去问,但是唐闲隐约感觉,一心的修为绝对不会低,至少不低于吴十三。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除了昨日与吴十三的对战外,唐闲已经好久没有酣畅淋漓的打上一场了!
    唐闲现在感觉,修炼《海经》的时间越长,自己心中的那股战意便越是明显,有些时候,唐闲甚至有一种不顾自己安危,去找人打一场架。
    这时,一旁练剑的赵苟且收剑,来到唐现身边,问道“什么时候出发?”
    唐闲微微一笑,道“现在!”
    说罢,唐闲向屋内招呼一声“平头哥儿!走,带你打架去!”
    顿时一道黑影“嗖”的窜出,兴奋的扑在唐闲肩上,低声嘶吼。
    道士穷的没有行囊,赵苟且也只有手中的一柄剑,一行三人一兽,向着虎门关口走去。
    来到关口,在守城卫士那里登记,便可以出关前往妖林。
    出虎门关向右走上个两里地,便能看见一望无际的参天大树,那就是妖兽们的国度。
    无数实力通天的大妖们隐匿其中,曾经有许多实力强大的武者企图进入妖林的最深处一探究竟,最终都一去无回。
    这一路走过去,唐闲等人至少看见十几名武者来来往往,有的背上行囊满载而归,有的却身受重伤,被人扛着向虎门关走去。
    来到妖林最边缘。唐闲轻抚着一颗高耸的松柏,回头看着一心道士,感慨道“几个月前,我还仅仅是一个小杂役,在茶摊里想着怎么混吃混喝过日子,没想到现在竟然站在妖林中想着怎么混吃混喝过日子……”
    面对唐闲的话,一心道士略有所思。因为道士很相信唐闲能助自己破除心魔,所以对于唐闲的每一句话,一心道士几乎都是反复琢磨,生怕落掉了哪些能让自己灵光一闪的话。
    “无论哪都想着混吃混喝……”一心道士皱眉,半晌,豁然开朗道“这也是一种专心!无论身处何处,无论是什么身份,都只是一心一意的想着的混吃混喝!”
    “就算是在做别人所不耻的事,也要一心一意,这才是真正的一心一意!”一心道士木讷的脸上竟然泛着一丝喜色,那是一种顿悟后的容光焕发。
    唐闲“呃……”
    说罢,一心道士冲着唐闲鞠躬,诚恳道“一心受教了!”
    “呃……”唐闲有些哑口无言,心中暗道“奶奶的,我说的话这么有哲理?我就是简单感慨一下啊……”
    此时,唐闲不由回想了一下,是不是前些日子一心道士被自己忽悠的太狠了。
    这时,一道熟悉的黑影从妖林内部窜了出来,一跃到唐闲众人身前。
    平头哥儿!
    只见平头哥儿冲着唐闲呲牙低吼了两声,随后又窜进妖林内,扭头向唐闲摆了摆尾巴。
    “呵呵!看来平头哥儿已经为咱们找到了能够栖息的地方。”唐闲笑道,显然是对平头哥儿很是满意。
    这与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蜜獾,竟然能如此与自己心意相通,成为与自己好兄弟一般的存在。
    下一刻,三人迈开步伐,快速向平头哥儿的方向奔去。
    忽然,唐闲仿佛想起了什么事情,对着前面吼道“平头哥儿!你要是为了想打架,把我们引到妖兽老巢去,那我今晚就把你给炖了!”
    前面平头哥儿陡然停下身形,似乎是因为自己的小心思被唐闲发现了,不由得懊恼的低吼,随后调转了一个方向,无聊的叫唤了一声,随后奔了出去。
    “切!从小就骗我去跟山上的野狐狸打架,哪次得逞了?”唐闲不屑道“这点小把戏还想骗得了我?”
    随后也跟了上去。
    一心道士和赵苟且面面相觑。
    赵苟且皱眉,问道“那个蜜獾……确定不是开启灵智的妖兽?”
    一心道士也很纳闷,回道“没有妖气,确实不是妖兽,只是普通的小兽而已……”
    妖林中,三人一兽向妖林深处进发。
    很快,唐闲一行人便跟随着平头哥儿来到了妖林深处。
    忽然,唐闲听到前往不远处隐约传来轰鸣声,再一看,一片空地突然出现眼前,空地一次乃是悬崖峭壁,一道瀑布从山顶飞流直下,砸在水面,延伸出一条蜿蜒的河流,贯穿整片空地。
    四周被高耸入云的树木遮挡,将瀑布的声音层层削弱,就算是有武者路过此地,恐怕百米之外,都无法看到这里有一片栖身之地。
    找到栖身之地,唐闲与一心道士、赵苟且简单安置了一下。
    一切妥当,唐闲表情严肃,对一心道士和赵苟且说道“虽然我也没有什么江湖经验,但好歹也算是有些见识了,问你们个问题,在这妖林之中,最需要小心的是什么?”
    一心道士有修为,并且还在六扇门入职,当然清楚妖林的危险,开口道“妖林之中最危险的当属妖兽,一般修为越高深的妖兽,便越接近森林深处,除非来到外层觅食,否则不会轻易碰见,但是也绝对需要小心谨慎。另外便是这里的药材,有些长相十分类似的药材,只有一丁点的不同,那便是剧毒和良药的差别,不可轻易服用!”
    “错!”
    听完,唐闲摇头,开口道“切记,这妖林之中,最为危险的,是人!”
    “人?”一心道士和赵苟且一愣。
    “呵呵……”唐闲摇头讥笑道“跟着鲁老头儿听书这么多年,听到最多的便是人杀人的故事。”
    “平日里谦逊礼让的大侠们,在这没了世俗眼光的盯着,十有八九都会变成杀人越货的强盗。而且出了虎门关,就算是离开了大鸿国,所以这里不仅有大鸿国的武者,更有可能遇到金真族的强者,金真人杀咱们的人,更是不需要任何理由,回去了甚至还会被当成英雄。”
    说到这,唐闲叹息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是我族类,其心更异!”
    一心道士点头赞同,同时说道“怎么感觉今天的你与往日不同?难得看到你这么严肃。”
    唐闲回道“因为我从来不拿命开玩笑。”
    看了看两人,唐闲继续说道“既然已经到达了妖林,那我们就开始历练吧!赵苟且依旧每日挥剑三千次,小心心找个没人的地方,专心修炼破魔心经!我嘛……就去林子里找妖兽打架去了!”
    随后,唐闲紧握住一心道士的手,千叮咛万嘱咐道“如果我遇到什么危险,我会马上让平头哥儿来报信儿,你一定要及时赶到啊!”
    一心道士表情木讷,却在唐闲的肩膀上拍了拍,道“放心,我轻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