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山海武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一十六章 蜀山弟子
    在看到蜀山城池后,又走了将近两炷香的时间,众人才来到了蜀山城的城门之下。
    城门处,十名官兵并立两排,守卫城门。
    而在官兵前方,五名年轻的蜀山剑客如同百年苍松,立在城墙下。别看年轻,可是眼中散发锐利剑意,猎鹰捕食一般扫视来来往往的人群。
    但凡是被他们眼神盯住人,无论是富有的商人还是粗狂的武者,都感觉到背后针扎一样的难受,纷纷目光闪避,加快脚步逃离蜀山剑客的视野。
    往日里能将剑练到这种程度的年轻一辈,恐怕只能在一些宗门中的上乘子弟中才能遇见,可是如今还未进蜀山城,竟然都能随处可见。
    见到这一幕,唐闲不禁暗自赞叹“天下剑法出蜀山”这句话,绝对不光是江湖的赞美之言,而是名副其实的实力堆积出来的。
    此时,蜀山城来往之人源源不断。这些人各色各异,五花八门。有些武者向趁着即将到来的蜀山论剑闯出些名头,也有些商人想要趁着这个机会大赚一笔。
    当然,也有些武者想要趁此机会赚些黑心钱,例如唐闲海经空间中的那四名黑衣人。
    这两日来,唐闲只是将那四人扔在海经空间中,根本没有搭理他们,连一滴水也没给。凭借着这四人的实力,恐怕就算是再饿上十日,也没什么大碍。
    跟随着人群队伍,唐闲等人缓缓向城门中走去。
    就在唐闲马上就要踏入蜀山城们的那一刻,陡然一声厉喝传来“站住!”
    “嗖!”
    下一刻,一柄长剑化作银芒,陡然袭来,精准的刺在唐闲的脚尖前方不到一厘米处,深深刺进城门处铺着的青石板内,剑柄颤抖不已,发出一阵嗡鸣。
    “嗷!”唐闲顿时像是炸了毛的猫,嗷的一声向后连退几步,惊魂未定的看着旁边的蜀山剑客。
    只见其中一名蜀山剑客眼神锐利,手还保持着掷剑的姿势,死死盯着唐闲。
    顿时,周围的人群像是草丛中的飞蝗,躲瘟疫一样向后纷纷退去,生怕波及到自己。
    紧接着,四道身影接连闪过,绕在唐闲一行人周围,剑已经提在手中,倘若唐闲有半分异动,便会让几人尝尝蜀山剑法的厉害。
    “嘿嘿……几位剑仙,这是为何?”唐闲脸上带着灿笑,讨好问道。
    顿时周围人纷纷露出鄙视的目光。
    要知道,天下间剑客的名头很多,例如赵金乌被称作剑宗、吴问道被称作大剑豪,蜀山七剑碑后的老剑怪,可是能够被称作剑仙的,却只有武榜中的剑仙李拂雪而已。
    虽然这几名蜀山剑客年少有为,可是离剑仙却不只相差了几千万里的距离。唐闲众目睽睽之下,为了不招惹蜀山而马屁乱拍,竟然称几名蜀山剑客是剑仙?
    透露出的谄媚之意简直是前所未有。
    不光是围观之人,就连猎人学院的几人,也都不留痕迹的倒退了几步,一副“我不认识唐闲”的表情,只有王二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站在唐闲身后。
    这时,掷剑那名蜀山弟子上下打量唐闲,冷声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声音随冷,但却不盛气凌人。显然蜀山对于弟子的教导,不光仅限于练剑,还会教导弟子如何做一名剑客!
    唐闲一愣,说道“我叫唐闲,等闲之辈的闲。”
    蜀山弟子眼神闪过一丝怀疑之色,随后从身后拿出一副画卷,“啪”的抖开,将画卷展示在众人眼前。
    只见那张画卷的最上方,写着三个大字——通缉令!
    通缉令,只有朝廷才能有权利下发。但凡是上了通缉令的人,无一不是做恶之人。
    其中有欺诈的商人,有谋取不义之财的强盗,更有杀人如麻的武者。
    而通缉犯的严重排名,则是按照悬赏的银子多少来定。当初唐闲在藏松林斩杀的竹叶青,在通缉榜中的排名就是第九百二十一位,悬赏一百两银子。
    竹叶青在通缉榜上排名接近一千的人物,都有一百两的赏银,可见排名通缉榜前几位的,究竟是何等人物?
    据传言,在通缉榜前几名的恶人当中,绝大多数都是江湖中顶级的高手,甚至有不属于武榜中人的存在!
    只不过因为罪大恶极,并不会被列为武榜排名当中。
    而此时,蜀山弟子手中的那份通缉榜中,画着一个年轻人。
    是一个俊朗的年轻人,剑眉星目,嘴角扬起一丝得意的微笑,腰间配着锈迹斑斑的柴刀,肩头趴着一只灵巧的蜜獾。
    而在画像旁边,还配着一行小字“疑似勾结山贼,杀东亭镇葛家家主葛施恩、独自葛俊杰、两名七品武者及数名八品武者,极度危险人物,通缉榜排名——八百二十一位,赏银二百三十两!”
    顿时周围人瞪圆了眼睛,看了看通缉榜,又看了看唐闲。
    除了那张俊秀的脸以外,其他哪一点都与唐闲一模一样。
    唐闲此时心中疑惑片刻后,也立刻明白了这张通缉榜的来历,立刻暗中叫骂道“他奶奶的,当初老子为东亭镇除了一大害,可是知情的人差不多都死了,官府竟然将葛家死人的事情归到我身上!”
    排名第八百二十一位,直接比那穷凶极恶的竹叶青高出了一百名。而且还赏金竟然还高达二百三十两银子。搞得唐闲差点动心自己将自己举报了。
    “嘿嘿,嘿嘿……”
    这时,唐闲干笑了两声,指着通缉榜说道“这位剑仙,您看这通缉榜上的人,除了长相跟我一样的帅,其他根本都不符合嘛……”
    顿时周围人更是鄙视,因为只有长相不同,其他都一模一样。
    那名蜀山弟子并没有搭理唐闲的嬉皮笑脸,而是再次对着通缉令审视了唐闲几遍,确认唐闲的相貌与通缉令中的人根本就是没有半点相像。
    就在这时,那名蜀山弟子陡然向唐闲伸手,手成剑指,宛如一只燕雀般,飞速射向唐闲,在唐闲的面颊处划过。
    顿时唐闲感觉到一股锋利剑意刺痛脸庞,虽然不至于伤到自己,可是蜀山弟子内力中外泄的余威,却轻而易举的削掉了唐闲的几根头发。
    收回剑指,蜀山弟子思忖片刻,对周围四人说道“没有易容,应该只是碰巧相似罢了,放人!”
    说罢,五名蜀山弟子极其规矩的向唐闲稍微欠了欠身子,纷纷退了回去。
    而领头那名蜀山弟子,则将那张通缉令一甩,直接钉在城门上,对周边守卫的官兵们说道“这是六扇门最新颁布的通缉令,诸葛总捕头最近新收一名弟子,这案子是由那新收弟子亲自过问,不得有失!”
    顿时,四周人纷纷惊呼议论。
    最近江湖传言,六扇门的总捕头、武榜上第六个高手——诸葛仓,近期新收了一名关门弟子。
    这件事被传的沸沸扬扬,可是没人知道真假,此时竟然从蜀山弟子口中亲自说出,怎能不让人惊讶?
    顿时,周围人们眼中,有敬畏、有嫉妒、有兴奋,形态各异。
    而唐闲则更是心里一惊,一边招呼几人继续前行,一边心中暗自叨咕“诸葛仓的弟子,那可都是响当当的人物,四大名捕中,除了黑鸦以外,其他三人都是他的徒弟。可是那名新收弟子怎么会关注东亭镇的案子?纵然是死了两个七品和一个葛施恩,但也不至于惊动了诸葛仓的弟子吧?”
    如此一看,就如同大炮轰蚊子、杀鸡用牛刀一样。
    有蹊跷!
    一定有蹊跷!
    这时,一旁的王二疯凑了上来,脸上写满了幸灾乐祸,笑嘻嘻的对唐闲说道“闲儿闲儿!快看,你现在可是价值二百三十两银子啊!感觉怎么样?”
    唐闲看了看王二疯,叹息道“可惜,被通缉的人并不是我……”
    王二疯一愣,有回头仔细看了看通缉榜上的画像,肯定是当日在东亭镇的唐闲无疑,顿时面露疑色。
    唐闲看着王二疯天真的模样,怜悯的摇头道“哎,你再仔细看看。”
    说罢,唐闲朝着通缉令一指,王二疯顺着方向看了过去。
    只见通缉令画最左上角,写着一行小字
    通缉犯——王二疯!
    顿时,唐闲哈哈大笑,领着众人扬长而去。
    王二疯一人独自走在队尾,眼神很幽怨……幽怨又惆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