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如果爱情有天长地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章 罚站
    关缥卉星期一上学的一大早,就被班主任给拎到了门外面。书包都没来得及放下。
    “你说说你,学什么不好,这才高一,就学别人逃课?”班主任表情很淡定,但语气很严厉。
    “老师……我都说了我不是逃课。”
    “那你去吉他社能不能给老师请个假?”
    “能能能……”关缥卉点头哈腰地回到。
    “可是你没有……”班主任若有所思,“这可算旷课啊。”
    关缥卉倒吸了一口凉气。
    “在外面站两节课吧。加上现在的早读,不用回班了。”语毕,班主任扬着大步离去。
    关缥卉无语望苍天,站在走廊的窗台旁。
    鹅毛大雪飘飘然落地。外面已是雪白一片。
    她看着走廊上来来回回的人群,有的是迟到的,有的是打扫卫生的。唯独她一个是在门外罚站的。
    不能来回走动,是一件多么显眼的事情。
    旁边有的值日生,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她。两个女生在窃窃私语。不知道在说什么。
    她是讨厌人小声嘀咕的,不管说的是什么。那种声音像蚊子一样嗡嗡嗡嗡的让人十分烦躁。声音扭扭捏捏,听起来让人十分不自在。她的目光不自觉地厌恶起来,盯着这两个女生,但什么也没说。
    两个女生被这样的眼光盯得发毛,好似关缥卉是一个巫婆一样,不满了一声,钻进了班级里。
    朗朗的读书声渐渐从各班响起。值日生也回到了班里拿起了书开始了晨读。迟到的人越来越零星。
    眼看走廊就剩下她一个人孤独地站着,环境越来越凝固。
    一个男生被老师从隔壁教室门里推出来。
    “就站在这儿吧,不许动。站一上午。”一个女老师丢下这么一句话抱着臂走了。
    走廊上回荡着“嗒嗒嗒嗒……”的高跟鞋声。
    转眼,一个男生规规矩矩地站在了关缥卉身边。与她略有不同的是,男生拿了一本英语书外加一支笔。好专业的罚站精神。
    一个黑影就这么笼罩在关缥卉的身侧,她抬头,好不简单的一张脸。
    此人正是沐炎。
    这次她看仔细了,他的脸色是象牙白,没什么血色。依然是那副冷漠的表情。此时的他也在看着自己,所以她立刻半侧过脸,眼神换成冷漠与他对视。
    关缥卉虽不太爱与人交往,但起码的开朗还是有的。像这种见过几次的邻居,和自己站在间距不足一米的走廊上,怎么也得打个招呼。可每次她鼓起勇气要问候一下对方时,总是停在要开口的瞬间。没错,跟眼前的这个少年说话,她是需要勇气的。就连她也奇怪,为什么要紧张?但那种感觉就像猫见了老虎,防备精神格外膨胀。
    反复几次后,她就这么放弃了。
    男生双手插兜,目光放到了窗外,淡淡的看着。
    虽然两人不言不语,但是漫长的罚站,却因为彼此的陪伴,好似不那么难熬了。
    窗外的雪越下越大,纯白的颜色好似要吞卷世界的一切。
    关父站在窗前卡着外面纷飞的雪,若有所思。
    他的腿自受伤以来也有两年了。医生说明年春天应该就能好了。可是现在腿上的无力感越发加重。这让他对明年春天的到来,开始担忧起来。
    真的,会好吗?
    关父向屋里走来。虽然对双拐的运用越来越自如,但手里的双拐所承受的重力开始比前两个月加重了。他已经向单位告了两年多的病假了,但漫长的光阴并没有让他感觉到不工作的轻松,反而让他的内心越来越压抑。
    两年前的他虽然一直为工作奔波,虽年已四十,却从未长过一根白发。那正是人一生得意之时,可他却在关键时刻遭遇了意外。如今两年的时光过去,他的头顶也布上了白发,眼角也尽显萧条。
    关父缓缓地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电视并没有打开,空气中尽是静默。他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在大清早就开始研究中午吃什么饭。而是静静地坐在那里,表情渐渐浓重,时不时会发出一声叹息。
    如果,当年没有那场意外就好了。
    “叮铃铃铃……”家里的座机响起,关父迅速架起双拐,朝里屋走去。
    “喂?哪位?”
    电话对岸是四弟灌满朝气的声音,“三哥啊,是我。”
    “老四啊,最近怎么样?”听到弟弟的声音,关父的心情立刻舒缓了许多。
    “好着呢三哥,你的腿好点了吗?”
    “好多啦好多啦。”
    两人简短的寒暄之后,关父开始絮絮叨叨地说“我最近想开个超市,天天在家也不是个事,本来想找你顺子哥借点钱,在卉卉的校门口开起来……唉……你嫂子那个不乐意啊。”
    “三哥啊,我帮你啊!我在北京赚了不少呢,虽不是什么大钱,几万块钱也是有的。”四弟很爽快地说要帮忙。
    “唉!不用啦!你嫂子不愿意那样,算了吧,在家给卉卉好好做饭吧!哈哈!”关父释怀地笑了两声。
    四弟却一直坚持,嘴里还说着嫂子怎么能这么对三哥。
    “你在北京也不容易,开销多大啊!照顾好自己就行了,别管我了。”
    两人简单聊了聊生活琐事,便挂了电话。
    关父坐在床头,长吐了一口气,眉头的“川”字淡了些。心情略发好了些。起身走进了厨房,开始研究菜谱。
    耳边是英语老师流利的英文发音,声音清脆,学习的氛围一点一点爬上关缥卉的身上,钻进她的心里。同学们的积极发言,课堂活跃的气氛,让干站着的关缥卉很有负罪感。
    早上来的时候,她还没来得及把书包放到班里就站在了这里,于是乎她在此刻重视到了书包的力量。
    她取下书包,放在窗台上,左翻翻……右翻翻……
    语文书……作业本……数学书……数学练习题……唯独没有英语书。
    关缥卉一脸愤愤然。
    听着老师的讲课却不知道讲的具体是哪里,该往哪里做着笔记。
    她背过窗台,迷茫地看着教室里来回走动的老师。叹道,唉,那么自如,就像水里游来游去的鱼一样。如果自己也能来回走动就好了。身上也不会这么冷。
    想着想着,身上越发的冷,腿部因为长时间的站立而传来了酸痛感。她弯腰捶腿,就在瞬间,一个锃亮雪白的东西吸引住了她的视线——那本安静躺在窗台上的英语书。而那本书的主人正潇洒地站立着看着窗外,那美丽动人的盈盈白雪,让他很是意犹未尽。
    关缥卉撇了撇嘴。
    “那个……同学,”关缥卉小心翼翼地指了指那本英语书,“这个能借我看看嘛?”
    沐炎转过头来,看着关缥卉,少女说话间虽是小心翼翼,但眼神中的淡然神色丝毫不减。他顿了顿,“当然可以。”
    “谢谢!”关缥卉双手捧过书,低头翻到了老师讲的那页。
    沐炎的看着身侧的少女,虽是这么谦虚地把书借走了,看书的表情却散漫无比。
    可能是站着太无聊了,一切动静都可以用来打发时间。沐炎的目光一直停留关缥卉身上,只不过她没有发现。
    少女乍一看实在是没什么看头,肤色是有些莹白,可五官平淡,眉眼也不过是略显干净清秀。此时这个姑娘正双手托腮,摇晃着乌黑的马尾,在冷清的走廊里,显得格外的灵动。
    看着看着,一直笔递了过来。
    关缥卉吃惊地看着沐炎,没想到这么冷酷的人,还有些温柔的小心思。
    “同学,你真是好样的!”一句豪放的言语脱口而出。
    沐炎轻笑了一下,不作言语。
    怪不得人说,万事开头难啊。这么一个简单的开头,却很是顺利。让关缥卉浩胆倍增。
    “同学,”关缥卉扭过身子,不再看书,打量着沐炎,“咱俩好像是邻居啊?”
    “哦?”少年脸上闪过一丝诧异,但很快带上了礼貌性的微笑。“是吗?那真是巧啊?”
    关缥卉得意的挑了挑眉,“那是了!可是你为什么罚站啊?”
    “作业没写得太多了,老师不高兴了,”沐炎轻描淡写,“习惯了,以前在初中就经常不写,现在更没时间写,罚站是常有的事。”
    她也没问他忙什么,淡淡地“哦”了一声,“这可不好啊。”
    “你呢,你为什么站在这?”
    “上星期五我逃了课,去看了你们的表演。”她淡淡道。
    “哦?是吗?”他这个疑问让她感觉到很不爽,她以为他在彩排的时候看到了自己。不过回想一下,自己也确实没有什么闪光点。这对他来说仅仅是第一次的照面。
    许久,他又说道“怎么样?”语气十分温和。
    关缥卉手里把玩着笔,看样子像是在反复思索,认真地说出了两个字“很好。”
    少年微笑了一下,沉默了一瞬,“谢谢。”
    那一瞬间,关缥卉看着少年清俊的侧脸,仿佛看到了冰消雪融的四月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