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如果爱情有天长地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章 巴掌
    如果说让关缥卉回到某一段时光,那一定是小时候。
    那是一个充满光明的世界。那个世界里,没有父母的吵闹声,也没有父母狰狞的表情,更没有时时刻刻扑面而来的金钱压力。那里经常会出现的是父母温暖的笑脸,柔情的细语,以及将一切暴风雪都隐藏的安静与祥和。
    当她看到妈妈皱起了眉头时,她会甜甜地问“妈妈,你怎么啦?是不是又有什么烦心事啊?”而那时,妈妈看着她那张稚嫩的笑脸,总会把眉头间的“川”字收起,柔声道“没事啊乖。你好好玩你的。”
    而不像现在要把一切的烦恼都加在她的身上,和父亲间的吵架,也毫不收敛情绪。就这么直淋淋地展现在她的面前。
    此刻的张方宁如同被狂风席卷过后的狮子,对着关正泽大吼大叫,“不让你借钱你又借!借不用还吗?还三万!你让我还到什么时候?你这个样子天天不会挣钱只会花钱的,还借钱!”人果然在生气的时候,会说出藏在心里的话,而这种话,也是最伤人的话。
    关正泽听到这里,显然是震了一震,与其是对妻子的怨恨,不如说是对自己的怨恨,巨大的闷气从胸口喷涌了出来,一向隐忍的脾气也爆发了出来“都说了多少次,我没跟他借是他自己要打的,我弟弟给我打的,关你什么事!这钱你一分也别想要,我也一分不会给你!”
    张方宁双手叉腰,继续大吼大叫道“我稀罕你的臭钱,你弟弟什么德行,借你的钱不用还吗?你拿什么还?别让我去给你还!我是你的牛还是你的马?天天帮你还钱!”
    “不用!”关正泽大手一挥,声音十分粗重“我开超市赚了钱就能换上。”
    “呵呵,你三万块钱就想开超市?算了我不管你,你爱干什么干什么,对了提醒你一下,你的药都快要没了,倒时候看你去哪弄钱!”说完,张方宁走进了里屋,“啪”地一声把门给关上了!声音无比响亮清脆。似乎还扇动了冷风,吹向了客厅,空气更冷更凝重了。
    关正泽坐在沙发上,眼睛瞪得发直,鼻尖的气息十分沉重,后背挺得直直的,像是一个不屈的雕像。
    客厅的灯光把房间的每个角落一览无余。白亮的灯光此时似乎也带了几分尖酸刻薄的味道。
    关缥卉一回家就迅速地钻回了屋,关禁了门。父母在忙于吵架,也没顾得上管她。由着她进去了。
    她躲在房间里,并没有开灯。
    她躺在软软的床上,将脑袋放空,眼睛盯着天花板。
    门外的声音好似来自很远很远的远方。而此刻,她依然是那个温室里的花朵,无风无雨。她欢快地跑在爸爸的身边,阳光洒在她的身上,如同精灵坠落凡间,温暖美好,活泼灵动。而站在一旁的爸爸脸上洋溢着笑容,满是和蔼。爸爸见她跑累了,便把她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她看到了自己突然变高了,看到了以往看不到的风景,就像“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一样,没错,爸爸是她心中的巨人。
    这么一想,她的脸上渐渐地挂上了浅浅的笑容。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的争吵声消失了。她听到了门被拍上的声音。她知道,此时此刻,一定又是父亲独自坐在外面,想着自己的凄楚与悲哀。
    如果说人在困难面前要乐观,要积极。那么在安稳的时候是不是就应该思考。
    关缥卉不会想,当年相亲相爱的两人为什么到如此田地。答案都很明了。
    有人说“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这话对于关缥卉来说,是屁话。这对于穷人似乎是没资格说的,没有钱就没有明天的饭,没有钱就没有办法治病,没有钱就没有办法上学。没有钱,寸步难行。而父母吵架的核心,永远都是——钱。
    关缥卉不禁在黑暗中捋了捋脸。
    ——为什么在别人眼中不值得一提的事情,在我们家却要被如此放大,果真是我们太卑微渺小了吗?
    她不禁心疼起了背影日趋佝偻的母亲,那样一个矮小的人,每天走在冰天雪地里,顶着风雪,艰难前行。转想父亲,曾经是多么帅气高大的人啊,现在却只能可怜地窝在家里,每天的天空就只有这90平米。四十多岁的繁华之年,却要过着六十岁的苍老世界。而且经常会因为钱的问题被自己的女人羞辱来羞辱去,这让一个让一个男人的心该萎缩地多么卑微。
    不知何时,关缥卉的眼角已默默地留下了眼泪。
    对楼的灯光暖洋洋幸福地打着,隔着黑夜,愈显特别。人影蹿动,欢快活泼,煞是温暖,让人好不艳羡。
    关缥卉心里又蒙上一层雾蒙蒙的纱。
    “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随……”一阵吉他声缓缓飘来。
    又是这样一个寂静的夜晚,又是这样一首简单的歌,却仿佛有莹莹星火飘荡进了心中。关缥卉在黑暗中瞪圆了眼睛,耳朵跟着放出了一丝无形的线,试着去探索更精致的音符,嘴里无声地念着“你在思念谁……”。恨不得五官的各个部分都张扬地发挥着作用,就像一个在冰天雪地里被冻得彻骨的人突然走近一所暖屋,本能地向让自己的每个细胞释放,去贪婪地汲取温暖。
    沐炎,是你吧。关缥卉暗暗想着。
    那个人的面孔就这样自然而然地浮现在了脑海里,形象却不同往日的冷漠,而是面带微笑,专注认真地坐在凳子上,温柔弹奏。
    那种悉心温柔就像一只温暖的双手,抚摸着宠物的绒毛般,舒心又柔缓。
    一时间那股悲伤的感觉像落叶一样层层溅退。似乎这个世界上有了一个懂自己的人,愿意与自己惺惺相惜的人。即使那个人不知道自己的伤感。
    “冷风吹,冷风吹,只要有你陪……”
    虽不知这曲子是为谁而弹,又是为何而弹,却在不知不觉中,明亮了一个少女的世界。
    作为帅哥,永远是可以被追捧的。
    沐炎一来到学校,就得到了无数花痴少女的娇羞眼神。他只装作不知道,淡淡地走过人群。不是他装冷酷,而是这种事处理起来太麻烦了。
    他甚至暗自庆幸,这帮小姑娘是娇羞的。
    然而他正阔步走着,一双雪白的手挡住了他,随即看到一张雪白通透的脸,女生较小温柔,却说话一点也不含糊。
    “沐炎!我喜欢你!”通过这六个字中间的颤音,是可以看出女生心里的忐忑的。女生娇羞的脸上,带上浅浅的红晕,如同初春的花蕾,粉红得煞是好看。
    可是沐炎对此却很是视而不见。
    “嗯……”说实话,沐炎对此很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抱以微笑,轻声说道“谢谢。”
    关缥卉刚从厕所回来,在走廊上看到这么一幕,不禁笑了笑。这笑容不知道为什么显得格外明显,让沐炎和告白的女生都扭过来看她。
    看到沐炎那张沉默冷淡的脸,不知怎么的,心里却想到了温暖。于是乎,关缥卉再看看表白的女生,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可是——这女生是——
    “你?”关缥卉略带惊讶。
    “我怎么了?”女生显然被关缥卉的笑声,娇弱的面庞尽是挑衅。
    “你不是黄可吗?”没想到那位痛经的女同学这么积极地来跟沐炎告白了,英雄救美果然是强效剂啊。如今看她唇红齿白的,肤色莹润,看样子也健康了很多。是个娇滴滴的可儿啊。
    “是啊?你怎么知道我!”女生仍是一脸厌烦。
    “你干嘛摆出那样的表情啊,上次你在厕所晕倒,不止是他救了你好不好,还有我啊!”关缥卉看向沐炎,沐炎仍是一脸平淡地看着她,不过很配合地点了点头。
    “原来是你啊!!”黄可的表情更是由小小的不满转到了显而易见的生气,“你能不能积点口德啊!”
    这话说的关缥卉是一脸迷茫,“我怎么了?”
    “我上次痛经的事,你是不是到处乱说了?还胡说八道说我堕胎后遗症什么的?”黄可丝毫不在意沐炎的表情。
    沐炎一见没自己什么事,表情淡淡地转身便走了。关缥卉看着他的背影,心里突然空空的。好似他根本不关心自己一样,但是转而又回想,他为什么要关心。于是平淡了许多。周围的空气好像因为一个帅哥的离开,变得冷了许多。
    她很快转过头来,看着黄可,目光冷冽,“你好好给我说说,我是怎么胡说的,又是跟谁胡说的。这种话你让第三个人知道了,你就不能只是随便说说了。”
    黄可本来理直气壮的脸,看见关缥卉的冷冽,带上了一份气馁,但很快收了起来,“是你救的我,对吧?我相信沐炎是不会乱说的,老师也不会乱说的,那乱说的肯定是你了吧?现在我们班同学天天拿异样的眼光看我,有的还当着我的面嘲笑我痛经堕胎什么的。你敢说这跟你没关系吗?”
    关缥卉若有所思,“听起来是有这么一点关系。”
    黄可听到关缥卉承认,更是咄咄逼人,“你可真有脸啊,女孩子家家的什么话都敢往外说?也是,说的不是自己的事,随便说没关系,对吧?”
    “不要把自己的事说的那么的可耻,你毕竟什么也没做不是吗?”关缥卉强忍着怒气,装作一脸漠然,轻挑眉梢。
    “我没做可是你做了,碎嘴跟个老太婆似的没脸没皮。你就需要向我道歉,然后去给我澄清。”黄可依然是那副倔牛欲撞墙的表情,语气间还尽是天经地义。
    这么有骨气,关缥卉也着实佩服,但心中实在是认为这是这个小姑娘不该拥有的想法,不禁动了怒。
    “你想得美。说句难听的话,”关缥卉鼻尖喘着粗气,却尽量减少呼吸的频率使它更为悠长凸显稳重,许久,吐出了四个字,“关我屁事。”
    正在黄可的眼睛瞪得像鹅蛋一样大,想要发作的时候,关缥卉制止了她接下来的暴怒行为,但她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接下来的话,会让黄可可控制的情绪,高涨到不可控制。
    关缥卉慢悠悠道“痛经还好,都是小事,有空管我,还不如想想怎么修正自己的形象,”她顿了顿,说道,“身正不怕影子歪。怨我,又何必呢。”
    “你……”黄可粉嫩的脸便得扭曲无比,像一只再也抑制不住情绪的母狮子,伸着爪子就像关缥卉挥来。
    镜头暂停。此刻让我们试着分析一下此姑娘的心理。
    大病初愈,怀着一颗忐忑的心情来到了学校。班里的同学好像听到什么似的,面对着自己,是那样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当然装的好的,可以谈笑风生得和自己说说话,而装的不好的,连背后议论的声音都格外响彻,一帮女生叽叽喳喳地说自己堕胎什么的,让人不听见都难。于是乎,此姑娘带着天生的娇羞敢怒不敢言。忍气吞声。
    但她也知道,所谓无风不起浪,舆论背后一定有怂恿着。找到元凶就可以报一报自己的仇了。于是乎,关缥卉的脸闪亮亮地出现在了她的面前。而且她出现的时候更是挑衅。
    虽然自己的痛经事件给自己造成了不小的绯闻事件。但其中令人感到温暖的,还是那一段英雄救美的佳话,她是被年级里赫赫有名的帅哥给抱起,然后给送到医院的。想起来都觉得甜蜜,情不自禁地爱上了某人。这何其正常。但是放在平常她万万不会想到要告白的,这次也是预想她的告白能冲一冲这倒霉的“堕胎风波”,让大家知道,她也是个追求爱追求青春与梦想的健康小女生。
    谁都不知道,她鼓起了多大勇气站到了沐炎面前,还是当着很多人的面。
    当然她失败了,但是她一直固执地认为,她的失败是因为还没有开始,所谓没有开始,就是因为有关缥卉的捣乱。
    于是,有多大勇气就有多大怒气,有多大怒气,就有多大力气。
    一个令人十分措手不及的巴掌就这么响亮亮地落在了关缥卉的脸上。
    一时间,关缥卉来不及震惊与反思,头脑都是乱花花的一片,放映出点点星光。一个鲜红的手印就这么地印在了关缥卉的脸上。
    关缥卉木讷地站在了那里。疼痛感与羞辱感顿时涌上心头,仿佛有无数燃烧的火苗从脚底窜来,烧的她站立不安,心里一片颤抖。
    周围哗然一片。
    虽然她们俩说话的时候,已经有很多观看女生告白的群众都鸟兽作散。但此声未免太过响亮,太过引人注目,太过抢戏,很多同学就在瞬间移了回来,速度何其惊人。不少刚把一只脚踏进教室的同学,都一在一秒钟闪电般地跳了出来。也有不少同学本来在玩闹,被这么一声给震回了头。
    “唉唉唉……打人了打人了!”有个男生往自己班里一探头,大声昭告,意味,快来跟我一起看。随之很多人很配合地过来看戏。
    只见门外所有的同学都呆呆地看往一个方向。而顺着他们的目光望去——
    一个高个子的少女一手捂住脸左脸,一脸迷茫,眉心却紧皱,眼神似乎在凝聚着仇恨的力量。另一个矮小的女生虽是一副娇弱的模样,表情却相当残酷,当然也有细心的人士发现,此女生眼神里带着很多恐慌。
    关缥卉一直觉得,自己做人还是很到位的。
    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这么被人不明不白地扇了一巴掌,还这么当众。所以她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是正常的。但是她被人这么扇了一巴掌还没还回去的话,就有点说不通了。虽说她也是个不喜动手的小姑娘,不过仔细回想的话,自己也不是不擅长暴力的。
    小学上学的时候,由于身高优势,顺利升级为班里女生的大姐大,手下管理着一堆小兵。当小兵一做事有些叛逆的时候,她往往会忽视自己是个老大,并不会去指示小兵二,而是亲力亲为十分生猛地去踹小兵一。当然,那时候由于身高问题,踹的都是小兵们的肚子,现在想来也实在是罪过。但也培养了她一个习惯,就是打人从来都是上脚不上手的。
    关缥卉从迷茫中走了出来,瞬间转为了震怒。但她她着实动手能力不是很强,她压根就没用这双纯洁的双手打过人,她尽力地让自己在愤怒中思考,她到底是上不上脚呢?上不上脚呢?上不上脚呢……
    就在她极其理智地思考的时候,一双手从后面拉住了她。她心里顿时一惊,通过这双手的力道,是个男人。难道要出现英雄救美的好戏了?唉,幸亏我刚才没有一冲过去给黄可一脚,要不显得我多不配合啊……这个人是谁呢?不会是沐炎吧?她带着惊讶与期待,回过了头——
    浩浩?关缥卉心里顿时转了好几转,咯噔一声,什么东西砸到了地上。
    “这位女同学,你好好的干嘛打人?”浩浩一脸严肃道,边说还扶了扶自己的黑框眼镜,意在显示自己真的很严肃。
    黄可虽强撑着自己的气场,声音却略发颤,道“这女的嘴里净是不干不净的东西。”
    关缥卉并没有说话,只是眼神发狠地看着她。
    浩浩看了一眼关缥卉,又越发凌厉地看着黄可,“不管她说什么,她都是我朋友。我都敬你是个女同学,女同学打女同学,实在矫情地可以,好在我们这位没跟你计较……”关缥卉听到这里突然打断了他,“我没有不计较,我只是在想怎么计较才比较合适。”眼睛里还冒着点点寒光。
    “你……”黄可的怒气又上来了,看来关缥卉说的话句句都很到位。
    浩浩站到了关缥卉的面前,挡住的欲要发火的黄可,“你再撒泼老师就来了,关缥卉可什么都没做,打人的是你,赖你身上不算多。你好自为之吧。”
    男生说话,就是比女生说话有分量,黄可虽生气,却不敢再在浩浩这么壮硕的汉子面前发作了。只得白着一张小脸,紧咬嘴唇,鼻子大放粗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