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如果爱情有天长地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章 初恋
    此时的斯米坐在吧台上,明亮的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台上挺拔优秀的少年,眼睛里是抑制不住的赞美,脑海思绪飘荡,嘴角微微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台上的,是她的少年,或者说,是她曾经的少年。
    有的人说,初中的他们是金童玉女,两人站在一起,煞是般配。
    男的从小个子就高,上了初中,比起那些发育不良的小朋友来说,更是一棵大树那么青翠挺拔,很是夺目。女生长得甚是好看,从小就生活在优越的环境,穿衣打扮都很时尚,举止得体,长相甜美,同样很是耀眼。
    白云飘飘,绿草青青。操场上满是少男少女,斯米和沐炎一如那些活泼青春的小情侣们,幸福地坐在草地上。
    斯米听到别人对他们的评价,脸上写满了少女的愉快,扑闪着美丽的大眼睛,看向沐炎,“他们都说我们很配诶!小炎炎,你高兴不高兴?”
    年少无知的少女们,总喜欢把男孩叫的亲切可爱一点。同样年少无知的少年们,也不知道这么一个“小”字加个叠词会显得他们多么的卡哇伊,多么的不帅气,愣是欣然接受了。
    少年一脸好看模样,却难掩青涩的稚嫩,看着女孩,笑意甚浓,揉着女孩的头发,说道,“你喜欢我就喜欢。”
    女孩幸福地笑了。拔了地上的几根草,在手里玩来玩去,“我喜欢的《虫儿飞》你究竟什么时候能学会啊?我都等了一个多月了。”
    少年笑着看着少女白嫩纤细的手辗转在青草之间,心扉荡漾,眼底尽是温柔,“不急,马上就能听了。”
    闻言,少女调皮地撇撇嘴,“你都说了好久了,一直不练,想什么呢。”
    “真的,这次是真的。”少年话里满是认真。
    几天后,中午放学后,少年拉住女孩,“我练好了,要不要听?”
    “要要要!”女孩的大眼睛顿时闪着亮光,写满期待。
    少年温柔地笑了笑,“坐下吧。”边说边往教室后面走去拿自己的琴。
    那是少年刚刚接触吉他不久,有着满腔的热情,却技艺不怎么高超,女孩喜欢《虫儿飞》,他便欣然决定要为她弹奏这首曲子。
    女孩满脸期待地看着少年坐下。
    缓缓地缓缓地,柔和的琴声响起。
    少年拨着琴弦,声声绵延悠长。低头满是认真,一如他当时的青涩。
    阳光普照,照在少年的脸上,为他镀了一层光晕,显得他如梦中的王子,迷幻又美好。少女不禁心动,想要融入少年的美好,于是唇齿微启
    “天上的星星流泪
    地上的玫瑰枯萎
    冷风吹,冷风吹
    只要有你陪……
    虫儿飞,花儿睡
    一双又一对才美
    不怕天黑,只怕心碎
    不管累不累
    也不管东南西北”
    少女的声音如袅袅青烟,婉转悠长,纯洁美好,直到最后的“北”字落下,声音仿佛还飘荡在空中,来回盘旋,最后如一缕缕丝柔渐渐远去。
    少年看着女孩姣好的面容,目光颤了一颤。女孩雪白的脸映出了桃花色,眼眸中如春水溢光般,潋滟着美好。少年顿时感觉嘴里一阵干涸,眼眸情意愈发浓重,凝视女孩间,情不自禁,手轻轻地放在了女孩的乌发上,将女孩的脸揽近了些,彼此呼吸越发浓重。他清晰地看见女孩的睫毛像蝴蝶翅膀般轻颤,晶莹美好。
    就这样,一个情不自禁,少年的唇轻轻地落在了女孩的唇上。甘甜顿时萦绕唇边。他试着去触碰更多,却不知该如何去做。轻起嘴唇,却如此羞涩,舌尖在女孩如花瓣的嘴上小心翼翼地触探,不知不觉间得到了更多。
    他的吻是如此青涩,笨拙却认真。
    一如他当年的琴声,一如他当年的心。
    思绪转回,一杯新酒放在了自己的面前,斯米眼睛大而迷茫,看向身边的来人。
    光转流利的空间,一个面容姣好的少年随意地站着,一手搭在吧台上,一手玩转着酒杯。
    少年眉毛粗浓,眼睛狭长疏朗,如夜里的猫头鹰,狡黠又英俊。修长的双手抚摸着透明的酒杯,透过杯里晶莹的液体,指尖婉转反侧,显得十分魅惑。
    少年嘴角微红,亦噙着一抹笑,眼神中满是光彩,“怎么来了这里?”
    斯米微笑,带着点撒娇,“有我爱的人啊。”
    “哦?”少年的笑意更深了,“他吗?”玩转酒杯的手指微微一抬,指了指台上的沐炎,“他吗?”
    “是啊。”她满是微笑。
    “专门从上海跑过来?”
    “是啊。”她还是微笑。
    “唉,不管你。”少年无奈地叹了口气,挑了挑眉,“明天就走了吧?”
    “是啊。”笑意少退,女孩沉默了一会,“明天早上的机票,后天还要上课。”
    少年不语,眼眸盯着手里的酒杯。又看了看女孩手里的酒杯,已是空了。不禁皱眉,“小女孩家家的喝什么酒?”
    女孩笑了笑,“你不也在喝吗?”
    “我是男的,你和我能一样吗?”少年语气少了刚才的戏谑,加了点严肃。
    “我相信,我在这里,他不会不管我的。”女孩的眼睛依旧是那么晶莹,仿佛有千万颗水晶,跳跃着纯洁的亮光。
    “你……”少年微微轻叹,“可真傻呀。”
    少女起身下了座椅,一手揽过少年的胳膊,撒娇念道,“哥……”
    斯亦南很是不放心地看着斯米,情不自禁地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