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如果爱情有天长地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章 心疼 上
    “对了,这位同学,怎么老是见到你,你是这学校的学生吗?”张浩想起来这两天斯亦南天天跑来这找卉卉,很是奇怪,要说是同学之前都没见过他。
    “我啊,我是跟你们同年级的啊,只是我之前一直不来上课而已”
    “竟然是这样…难怪”这样一来,斯亦南天天来找卉卉也就不奇怪了。
    “这事关缥卉知道吗?”
    “应该不知道吧,她没问我”如果被她知道了,不知道她什么反应。
    “你天天来找她,不感到烦吗?”两人的对话已经升级到涉及感情了,他两什么时候关系可以好到说这个?不过斯亦南不在乎这些,有人问他就答。
    “不会啊,我还特别期待每天跟她斗嘴”说到这,斯亦南还笑了下。
    张浩一听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但不点破,谁没有点秘密。男生跟男生之间即使不熟也能有默契。他也在暗暗的担忧,不知道斯亦南最后的结局会去是怎样,卉卉的事他也多少有从秋雨那听起过。
    各自道别回家时,斯亦南自告奋勇说要送卉卉回家,果断被她拒绝了,“我还害怕你把我载荒郊野岭去呢!”留下后脑勺就快步走去公交车站,斯亦南也理所当然的接受这个结果,摇摇头无奈的自己开车走了。
    回到家门口,又习惯性的看看隔壁的房子,依旧是黑漆漆一片,没有任何灯光,关缥卉叹了口气,又开始胡思乱想。满脸心事的她回到家刚坐下,她爸妈就又开始争吵,这次依旧跟钱脱不了关系。
    “现在你是要干嘛!店开了吗!”卉卉妈满脸的不耐烦,已经上了一天班的她,很是疲惫,说话的语气也不由的提高了些。
    “我已经在托人问铺面了,只要找到了就可以开店了”卉卉爸明显已经习惯了她动不动就发脾气,就算是他找她好生商量时也免不了一顿吵。
    “你以为有那么容易吗?现在一个铺面仅仅三万块钱够吗?到时候别再来跟我说不够钱要我来垫付!”
    “你把我当到做什么人了,我在你眼里就真的那么不堪吗?!”每次数落他就说是要找她要钱。要不是那场意外,他能过到现在这个样子吗?他也很恨自己的无能,恨自己不能给家庭带来幸福,可在意外面前,他又如何能控制得了,意外和明天谁先来,又如何能知道呢?
    待在房间的关缥卉摊坐在椅子上,带上耳机放到最大声,仰着头盯着天花板,脑子一片空白,她突然觉得活在这个世上有什么意思呢?爸爸是自己心目中的巨人,虽然这个巨人现在连走路都不利索,但这也只是暂时的,她相信她的爸爸会重新站起来,给她依靠。
    可是转头一想,沐炎连父母都不在身边,那他又该有多苦?噌的一下就站起来走到窗边,伸出身子探出头,隔壁的阳台里空无一人,屋子里也是漆黑一片,没有一丝亮光。
    关缥卉抬起头看着天空,深深的叹了口气,这无尽的天空中,包容了多少人的希望和埋怨,不管是好的坏的,天空都是无条件的接受着,每多一个希望它就多亮一颗星,每多一个埋怨,它就消失一颗星,还好,今天的星星蛮多,明亮的星星也不少,都在眨巴着大眼睛,看着夜空下的悲喜。
    已经过去好几天了,关缥卉没有看到沐炎的身影,连他的消息都没有,她整天就无精打采的上着课,要是在路上看到一个背着吉他身材背影都跟他相似的男生,就会激动的跑上去,然后发现自己认错人,脸上又不免露出失望的表情。觉得自己为什么要做这些无用的举动呢?这样做又能得到什么?还是当作什么都没发生吧!
    关缥卉若无其事继续上着课,努力让自己沉迷于学习无可自拔,转移注意力,在不知道实情的同学看来她很认真,只有她自己知道,她什么都学不进去,只是一味的麻痹自己而已。
    放学后,秋雨跟关缥卉肩并肩行走在校园里,秋雨知道她最近都心不在焉的,也大概知道她这样的原因,有些时候,纯洁的友情往往能掩盖生活中的不快,一个眼神,一个微笑,一句祝福,总能消除头顶上的愁云,很简单的就可以知道对方在想什么,需要什么,好朋友的作用往往都应该在这种情况下发挥出它的伟大精神。
    “最近看你心情不太好,我带你去玩吧,放松放松。”
    “不用啦,我没事的,你看我好好的呀!”随手就摆出剪刀手,给她来个媚眼。
    “得了吧你,你我还不知道吗?闷葫芦一个,什么事都不说,都藏在心里,还当不当我是好朋友了?”嘴上说着责怪她的话,心里却是心疼她的,她家里的争吵带给她多大的压力,她爸爸的腿疾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好,她妈妈辛苦的来回奔波,自己又无能为力的心情,全部压在她的肩上,秋雨也不知道该怎么帮助她才好,能做的就是陪在她身边,给她鼓励,给她关怀。
    “没有啦。秋雨是我最好的朋友,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关缥卉环着她的胳膊,撒娇似的摇来摇去,把头靠在她的肩上。
    秋雨的肩膀虽然瘦瘦的都是骨架,但那没由来的安全感让她很踏实,对于她来说,秋雨就是温暖的港湾,她要是有什么委屈了,就会向她寻找她的拥抱,汲取她的温暖。而秋雨往往都能及时的在她需要时出现。朋友是身边的那份充实,是忍不住时刻想拨的号码,是深夜长坐的那杯清茶。
    “我听说沐炎的家庭背景挺可怜的”秋雨假装不经意的提起沐炎,她知道卉卉想要多点知道关于他的事情。
    “喔?怎么说?”靠在秋雨肩膀上的她一听到‘沐炎’两字,眼睛闪了几下,但却没有表现出来。
    “她父母在他小学时就离婚了,因为他爸妈为了谁抚养他的权利争的不可开交时,她自己站出来说他要自己一个人住,从那以后,都是他一个人住在一栋房子里,没有依靠,真不知道他是怎么熬过来的?”秋雨还在佩服他的坚强时,卉卉就已经离开了她的肩膀,直楞楞的盯着地上。
    一个没有父母陪伴的孩子,独自生活在一座空房间内,多少个孤独的夜晚,他学会了勇敢;没有他们的陪伴,他学会了坚强;没有他们的日子,他学会了伪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