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如果爱情有天长地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章 暧昧
    窗外,是夜。墨色的虚空无一颗星星点缀,是无边无际的寂寥。都说如果一个人住,千万不要在下午时睡午觉,一觉睡到六七点等你一睁开眼,看着朦胧黑黑的天空,看着空荡的房间,会有一种被全世界遗弃的感觉,孤独在那一刻体现的淋漓尽致,其实在半夜不也如此吗?
    半夜沐炎迷迷糊糊的醒来,打开台灯,看到自己身上盖得紧紧的被子,再看看已经收拾干净的地板,转头看到放在床头柜的那杯水,静静的看着它。
    会是斯米吗?不,她不会来的。沐炎依稀记得有人来敲门,他拖着沉重的身子去打开门看到的那张脸,不是斯米,而是关缥卉。是她照顾我的吗?这个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傻女孩,他的心里衍生出感动,人总是在深夜时多愁,也在深夜中善感。不知何时,沐炎又沉沉睡过去。
    第二天是周末,早上醒来,关缥卉就早早的买了早餐去了沐炎的家,昨天他家的门没上锁,还好最近小偷不多,小心翼翼的打开门,问了一句“沐炎,醒来了吗?”没有人回答,她就猜到他还没醒,自顾的进去了,来到他的房门,关缥卉还与些许紧张,毕竟这是一个大男生的家,要是他一打开门看到一个裸男,那可真是大饱眼福了。
    “呸呸呸,关缥卉你这个色魔,人家还生着病呢,乱想什么”她摇摇头甩去那些胡思乱想,轻轻打开房门,走到床边看到沐炎还在睡着就不打算叫醒他,让他再睡会。静静的看着他,开始觉得很是幸福,脸渐渐红了起来,她在害羞,转身准备离开,就听到后面幽幽传来一句他的声音“你来了”她身体定住,不敢回头看他,怕被她看到自己脸红的样子,心脏开始快速跳动,背着他回了一句“嗯,抱歉,是我吵醒你了吧?”
    沐炎坐起身,状态明显好很多了,看着她的背影不由得觉得好笑,她在害羞吗?说“没有,我很早就醒了。”
    “那就好,我买了早餐,赶紧起来吃吧,吃完好吃药。”她微微侧着身对着他说道。
    “那可以拿进来这里吃吗?”看着就要走出房门的关缥卉,觉得他现在很想有人可以陪伴他。
    “当然可以”随后她走出屋去把早餐给拿进来,在客厅时,关缥卉调整自己的呼吸,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平静,要镇定,不能慌,在这里可不能丢人。
    再一次鼓起勇气,拿着早餐进入他的房间,发现床上已经没有他的身影,立刻就放松下来,把早餐放在书桌上,顺便整理了那些乐谱,突然从厕所传来水声,他这是在洗澡!关缥卉又开始脑补画面,双手扶着脸“啊,好羞涩!”这厮又开始乱想些不正经的了,“冷静,怎么可以如此污”突然又变得正经,但不超过三秒,“啊,不行,还是好害羞”关缥卉就自己在书桌前两个角色变来变去,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吃错药了,此时的沐炎洗漱完毕从厕所出来,就看到前方的满脸花痴的她在扭来扭去,突然就笑了出声“你这是在干嘛?”这一句话就像闪电劈在关缥卉的头上,让她虎躯一震,定定的站着不敢乱动,她懊恼的低下头,自己是在干嘛!丢脸丢到家了,不行,装也要装得漂亮。
    “啊哈哈没有啊,我在做伸展运动”刚抬起头准备忽悠过去,就看到下身穿着黑短裤,但是裸着上半身的沐炎,正在擦拭着湿了的头发,脸上又恢复了干净精神,那画面就足以让她心跳急速,面红耳赤。
    “啊!”吓得她捂住自己的脸,“你怎么不穿衣服!”虽说是捂着脸,但是大家都懂的,这时的眼睛可是没有闭着,手指之间还是有缝的,还是忍不住偷看。
    “抱歉,我刚洗完澡,我现在就穿”随后拿起衣服就穿上,就走到他的旁边看看早餐是什么?
    知道他穿好衣服才把手放下来,这时离沐炎好近,他就在自己旁边,可以问到他身上沐浴露的味道,清爽中还夹杂着专属于他的味道,关缥卉忍不住多闻了几下。
    早餐是皮蛋瘦肉粥还有一个肉包子,粥是给他喝的,包子是给自己吃的。
    “你喝粥吧,生病就该吃清淡点”拿起一个包在就塞在嘴里吃,来掩饰自己的害羞。沐炎看来她一眼就坐下来吃喝粥,喝到一半他抬起头很正经的对她说“你的包子好香,我想吃”
    正在啃着包子的关缥卉一听到这个吓得差点被噎到,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他正直勾勾的看着她手上的包,看着还特别可怜,这她哪受得了,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可是我已经吃了”
    “没事,我不介意,我就咬一口”那张脸真诚无比。这时关缥卉彻底凌乱了,他这是要和自己共享同个包子吗?这就是传说中的间接亲吻吗?!努力的克制住自己内心的激动,不能表现得过于明显,“咳那好吧,不介意就好”把包子伸到他面前,转过脸不打算看他,怕自己一时冲动。
    沐炎大大的咬了一口肉包子,在他吃的时候,关缥卉还是忍不住偷看他,暗自在偷笑。吃到肉包的沐炎一脸的满足“好吃”看来他应该是喜欢吃包子的,这点她细细的记在了心里。
    最后也不知道关缥卉是怀着多大的心情才把接下来的包子吃完,一点小事就可以让她的情绪波动,这会少年就是她的软肋。
    沐炎吃了药,就坐在毛毯上靠着床边,面对着阳台,看着外面的风景,眼睛里满是深邃。
    “过来陪我坐会”沐炎主动提出让她陪他,她知道沐炎很渴望温暖,长期自己独居,偶尔也希望有个人陪他说说话,于是不加思索的就走过去在他旁边坐下。